“唐悦,一直就想见你,可一直没能见到,我是连青青,连青洋的双胞胎姐姐。”连青青笑着介绍着,她伸出纤白的手,漂亮的指甲上,抹了大红色的指甲油,和她的红唇十分相配。

  “你好。”唐悦伸出手,与她的手轻轻的握了一下,唐悦的手从小也没做过什么活,十指纤纤的,干净的指甲上,什么都没涂,泛着健康的粉色。

  两手交握,两人的手,都十分的好看。

  连青青很娇媚,声音甜甜的,娇软的,她的目光里,都透着娇媚,哪怕同为女人,也能感觉到,连青青是一个很有魅力的人。

  更别说连青青很有才华,听说,还是一个珠宝设计师。

  “原来你们第一次见啊?”沈云飞就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

  “可不是,论年纪,唐悦还是我的姐姐,同父异母的姐姐,只相差半岁的姐姐。”连青青莞尔一笑。

  “按辈分,你是得叫我一声姐姐。”唐悦目光清正,眸子闪了闪,听着连青青的话,就想起了连和对妈妈张华莲的背叛。

  如果不是妈妈拼死生下她,连和他……

  唐悦想了很多,最终,她收回视线,转身开门,她道:“青洋,你和你姐姐许久未见,想必有很多话要说,我就不打扰了。”

  话落,唐悦抱着长耳兔子,前脚刚进门,武新后脚就将连青洋拦住了。

  “小悦姐,晚上我们说好一起去吃f国大餐的。”连青洋瞧站唐悦的背影喊着。

  唐悦:“……”

  ‘砰’

  武新直接就关门,将连青洋关在了门外,让连青洋吃了一个闭门羹。

  “青洋,你一直说小悦姐对你很好,如今看来,她对你一般般啊,还让你吃闭门羹。”连青青似为连青洋抱不平,她道:“青洋,走,姐请你吃f国大餐。”

  “不吃。”连青洋不喜的隔开了连青青的手,他狠狠瞪了沈云飞一眼道:“沈云飞,我们来切磋一下。”

  “这马上就吃晚饭了。”沈云飞听到f国大餐,瞬间就肚子饿了。

  然,连青洋可不管这么多,拉着沈云飞就开始切磋了起来。

  因为有白清的蹙促,让连青洋的身手好了很多,原本和沈云飞只能打个平手,如今,却能轻松的赢了沈云飞,一直把沈云飞打趴下了,连青洋又在沈云飞的脸上补了一拳。

  “连青洋你够了啊,打人不打脸不知道吗?”沈云飞只觉得一动嘴都疼,嘴角还流着血呢,他之前还觉得自己身手不错,碰到一些小毛贼之类的,根本就不放在眼里。

  如今,这才多久啊。

  武新,他打不过也就算了,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嘛!

  可连青洋,一直就和他水平差不多的,两个人就是不分伯仲的,如今,却单方面的碾压他了,沈云飞心里不平衡啊,更别说连青洋居然还打他的脸。

  沈云飞心底的怒火升腾而起,两个人再次打了起来。

  连青青劝了几句,劝不动之后,便打开门,在屋子里的沙发上喝着咖啡了,反正他们两个人平时也就这么打,连青青觉得这很正常。

  “沈云飞,你的脸……”连青青估摸时间差不多了,走出来一看,沈云飞趴在地上,一张脸被打成猪头一样,趴在地上疼的嗷嗷直叫。

  连青洋还算好,左脸青了一块,扶着墙站着。

  “沈云飞我告诉你,别随便把我的行踪告诉别人。”连青洋警告的说着。

  连青青瞬间就沉下脸道:“连青洋,我们是姐弟,我是外人吗?”

  “连青青,我们也就那点血缘关系了。”连青洋嗤笑着,随手擦了擦唇角的血渍,当初连青青做的事情,他永远都不会忘记。

  “哼,不管怎么样,我也是你姐。”连青青沉下脸,扶着沈云飞就进房间了。

  沈云飞都是外伤,去医院也不过是消毒,还不如在家里消消毒就算了,真去医院,顶着这张脸,沈云飞也不好意思。

  他们一走,连青洋就去敲唐悦的门了,他委屈巴巴的道:“小悦姐,我被欺负了,你也不理我。”

  门,瞬间就开了。

  连青洋趁机挤了进去道:“我就知道小悦姐关心我,小悦姐,你看,我这脸都青了。”

  “你把人家都打成猪头了。”唐悦撇了撇嘴,将刚刚煮好的鸡蛋拿了出来,剥了壳后,就往他的脸上敷了,她说:“连青洋,你们还是龙凤胎呢,连青青来了就来了,用得着和沈云飞打成这样?你又不是几岁的小孩子,抢不过东西,还打一架?”

  唐悦瞧着他脸上的淤青,不由的念叨着。

  “小悦姐,我本来就想过来陪你几天的,谁知道她会来啊。”连青洋的言语之中,根本没把连青青当成亲姐姐。

  唐悦有些疑惑,想问什么,最终还没没问出口。

  “小悦姐,连青青她可不像表面那样,你要小心些,离她远一些。”连青洋忍不住叮嘱着,又看向一旁的武新道:“武新,保护小悦姐的任务,你可一点都不能松懈,你要寸步不离的守着小悦姐,千万别发生什么意外了。”

  连青洋的话让唐悦不由的翻了白眼,同时,心底却觉得,连青洋和连青青姐弟一定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不然的话,姐弟的关系,怎么会差成这样?

  这哪是亲姐弟,这和仇人差不多啊。

  另一边。

  “疼。”

  “青青,你轻点啊。”

  “哎呦,连青洋也真是,下手这么狠,我这么帅气的脸啊,我还怎么去见人啊。”

  沈云飞自抹药的时间开始,就一直没停止过骂人,特别是连青洋。

  “青青,连青洋对你也太过份了,你可是亲姐,他叫一个同父异母的姐姐,叫的这么亲热,对你却这么冷淡,太过份了。”沈云飞数落着连青洋。

  连青青叹了一口气道:“青洋就这性子,我这个做姐姐的,可不和他计较,不过,我真的担心。”

  连青青的眉宇蹙在了一起,她的脸上化着精致的妆容,这担忧的情绪一表现出来,沈云飞立刻问道:“担心什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