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5章错失

  三师叔想要开口阻止,笑话,这些陨石是他们守了好久才等到降下,错过这一次,恐怕几几百年难得一次了,怎么能轻易给别人?

  而且,这次来抢陨石的还有不少别的门派人,捡了就跑了,虽然这一带是他们派的地盘,但天降之物,他又不能真不让人捡。

  别的门派都得了陨石,唯独他们地主,却因他一个人的安危,失去所有陨石,他怎么对得起门派?

  但他想要说话,却又咳了起来。

  唐爱莲笑着看了一眼三师叔,又看看那七个正将陨石往外拿的年轻人,似笑非笑。

  熊师弟甚至将他师父百宝囊里的陨石也拿了出来。

  大师兄低头:“我师叔不知贵宠是有主之物,只是见猎心喜,请仙子原谅。”

  其他几人齐声道:“请仙子原谅。”

  唐爱莲点了点头:“行,我就收了你们今天得到的陨石,放过你们了。”她伸手一弹,一颗疗伤丹弹入了止咳个不停,说不出话的三师叔的口中。

  三师叔想吐不敢吐,只一犹豫,那丹药已经化成一股暖流进入身体各处,胸口的闷重感立马消了不少。心中顿时震憾:她居然有这样立时见效的疗伤丹!

  只是,用了别人的疗伤丹,就更不好阻止后辈们交出陨石了。

  唐爱莲一伸手,七人手中的陨石全部朝着她手中飞去进入了她手中一个储物袋里。

  拿了人家的东西,唐爱莲只装一把高人,她咳了一下,说:

  “你们记着,这个世上可不是有点功力就能耗横行无忌的,天道无常,你们得小心,天道有常,你们也不能随意干扰。所以,出门在外,要低调,否则,对你们的修行不利!”

  话说出口,才想起这话似乎是凤鸣送给她的格言。

  “是,谢仙子教诲!”七个师兄弟妹齐声说道,喊得最大声的,就是之前跟唐爱莲抢夺陨石的马师妹。

  唐爱莲暗自翻了个白眼,很干脆地拿出一把飞剑,踏了上去,大黑连忙跟上,主仆二人飞上天空远去,很快就在天目派众弟子的眼中成为一个小黑点不见。

  三师叔直到看到唐爱莲御剑飞行,才醒过神来,这个魔头终于走了。他的百宝囊保住了。

  但马上地,他又醒悟到了什么,不禁顿足捶胸地哭了起来。

  七师兄弟妹不禁面面相觑:难道,三师叔是在心痛那些陨石?

  熊师弟上前扶住师父:“师父,那些陨石去了也就去了,反正如今的山门也没有人会炼器,不过是拿来换点世俗的钱财罢了。”

  三师叔哭着抹着泪:“你们啊,仙缘在眼前都被你们错过了,你们都不知道啊。”

  众师兄弟妹这才知道,师叔(父)居然是为错失的仙缘而难受。

  紧接着,众人都懊恼起来,是啊,当时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神仙在眼前,最应该做的事是求一份仙缘呢?

  居然眼睁睁地错失了仙缘!

  于是,其他七人也跟着捶胸顿足起来

  唐爱莲哪里知道这些人居然会因为错失仙缘而捶胸顿足。她今天的收获,实在是太令人满意了,两千五百多块陨石啊,能炼器的她会留着,不能炼器的,暂时也留着,以后可以换大钱。这可是比黄金还贵重的东西啊!

  而且,这么多的宝贝,全部都没有丁点业力。

  唐爱莲回到家里,周九夫的电话就到了:“阿莲,你那个朋友的预测太准了,陨石雨已经发生了,就在今天中午三点一分。他们几个都在我这里呢,你要不要过来?”

  唐爱莲今天本有点累,但她还说说:“好吧,我马上过去。”

  几个老家伙都是有点兴奋,陨石雨应验了,那是不是意味着,国家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了?

  特别是林春诚,他不是有点兴奋,而是非常兴奋,他以后将有用武之地了。他的抑郁症没治就好了大半,兴奋地拉着唐爱莲说个不停,他现在是唐爱莲的病人,唐爱莲还只能听他说。

  一直到天黑,唐爱莲才回到家里,几个老人还不想放唐爱莲走,想让唐爱莲在周家住一夜,唐爱莲只要以累了为由,又有周老夫人说情,几个老人才放过了她。

  不过,周老爷子很够意思,在东郊一带给她批了一块大约有两百多亩的荒地给她筹办希望园。

  唐爱莲一看那块地就喜欢上了,这个地方,现在看着偏,但在后世,这里也将成为比较繁华的地带呢。

  接下来,就是先建围墙,后搞建设了。因为是属于福利事业,无论是当地政府还是当地农民都十分支持。唐爱莲今汪书海当了这个建设希望园的总指挥。

  只是,幸好,经费问题又出来了。

  两百多亩地,虽然只是荒地,但唐爱莲为了避免以后的麻烦,要求当地农民每户签字,签一个给一户补偿款。按照国家政策,这些地只用给三年的青苗费,

  但是,前世唐爱莲见多了这种征地的事,征地的是时候只按政策给了青苗费,不给补偿款,后来地值钱了,农民就去闹,为了预防后患,唐爱莲按照每亩地五千块补偿款,两百亩地,总共花了十万块。

  农民们高兴死了,恨不得多给一些地,挨着的一些地的生产队找上唐爱莲,让他们也将他们的荒地征收。唐爱莲只好又去找人,最后,征收的地从两百亩增加到了一千亩。不过,唐爱莲只要荒地。这样,补偿款就到了五十万。

  这样一来,唐爱莲手头又紧张起来了。

  必须赚钱啊。

  唐爱莲决定,去一趟黑市。

  她打了个电话给常子龙,让他陪自己去一趟地下黑市。

  常子龙二话不说就赶了来,两人一起去了黑市。

  两人开着希望园的吉普车,到了l市一个偏远的古镇,常子龙轻车熟路地找了个旅社先入住了。

  “我们得先住下来,黑市要晚上才开放,到了里面得小心,那里的人有些是带了手枪的。”常子龙说。

  居然有带枪的?

  这说明,这地下黑市很危险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