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0章骑虎难下

  众人都想着,这个女孩子到底是什么人?

  而且,这个女孩象是叙述别人的事一般说着秦大小姐要将她抓住给她四个随从轮流“泄火”这样的事,怎么看怎么诡异。

  唐爱莲继续说着:“我的随从自然不会让秦大小姐的人来抓我走,在那两个男人扑上来要抓我的时候,一脚一个将他们从我身边踢开了。”

  唐爱莲说到这里,朝着那两个躺在地上的人说:“喏,他们现在还躺在那里装死呢。”说着,她眼中射出极细的两点念力,刺向那两人的眼睛。

  众人看向那两人,而那两人也正好睁开眼睛,又马上闭上了。于是,众人都明白了,这两个男人,一直在装晕!

  秦大小姐想要插嘴,唐爱莲却压制住她,不让她说话。

  她继续说道:“秦大小姐派了两个随从扑上去抓我,引得担心我安危的随从去对付她的两个随从之后,又命她另外两个随从来抢我的货。我自然不会让轻易让她将货抢走,就把货收了起来。

  秦大小姐见我收起了货,又命令那两个还站着的随从来打我们,但那两人似乎有点害怕我的随从,不敢上来打人,只以言语挑动我命,想让我们先动手。

  但我向来以理服人,见他们没有上来打人,也就约约束我的随从,除非对方动手才能还手,否则就不能动手。这不,正在僵持之际,你们就来了。”

  唐爱莲说罢,看向周围的人:“大家说,我说的可是事实,可有跟事实不符的地方?”

  众围观的人本不想说话,都唐爱莲的威压也随之而到。

  唐爱莲淡淡地扫了围观的人一眼:“大家最好说实话。”

  众围观群众哪里还敢再保持沉默?一个个争相开口:

  “她说的不错。”

  “她说的是事实。”

  “不错,她没撒谎。”

  “她说的很对!”

  “是的,我看到的就是这位姑娘说的。”

  “是事实!”

  “事实!”

  ……

  秦大小姐目瞪口呆,这个市场上,人们向来是明哲保身,从来不会给别人作证,可眼下是怎么一回事?

  这些人,居然一个个争相给这个女人作证!

  这些人疯了吗?

  这下,她就算想说不是都不行,因为众口一词:唐爱莲说的都是事实。

  唐爱莲转向敬哥和荣哥:“敬哥,荣哥,你们都听到了,我们没有打架,只不过,是在别人打过来的时候才还手而已。请问两位,我这样做错了吗?

  如果我这样也错了的话,那是不是应该任由别人拿走我的货物也不反抗?只要反抗,就被冠以打架之名没收货物,这街市,以后还有人敢来卖货吗?”

  众人听着唐爱莲这话,心中齐齐一震,之前还是被唐爱莲威压所迫,不得不出面作证,但在唐爱莲说出这番话后,这些人却都被说动了。

  是啊,真的被人强买不敢说,说了被人打也不敢还手,货物被人强抢了也不敢动,这里还是个公平街市吗?被人打了还手就要被当作打架而被没收货物,谁还敢来这里卖东西?

  那些卖货的人个个都挺身而出:

  “是啊,这位姑娘说的不错。”

  “这位大小姐带着人强买别人的东西本来就不对。人家不卖,还说要强抢人去轮流泄火。”

  “动手抢人货物,人家怎么能不反抗啊。”

  “我说这位姑娘就是反抗得对。”

  “你们管理者也应该弄清楚宿谁是故意闹事的一方,不能一见打架就是没收货物货款。”

  “就是,人家反抗也没有反抗错,遇上这种事总不能都等你们来处理,等得来黄花菜都凉了。”

  “就是,这姑娘根本就没有出手打人,都是那秦大小姐逼得太紧,她那随从护主,从将人踢开。”

  “就是,要罚也只能罚秦大小姐,不能罚这位姑娘。”

  “是啊,没收这位姑娘的货物是不对的。”

  ……

  这下,连两位管理者也都目瞪口呆,什么时候,来街市卖东西的人不怕他们了?

  明明平时,都是他们说一是一,说二是二,而今天,他们居然站出来说,没收这个姑娘的货物不对?

  常子龙看着这些人,心中也是感动,对这条古街,他来过不止一次,却是第一次发现,这里的人居然也有血性。不都是为了赚钱,什么都不顾的人吗?

  唐爱莲站在那里,看着众人挺身而出为她说话,或者说,为自己说话,她一点都不感觉奇怪,因为,她拨动了他们的利益那根线。

  从打架就被没收货物这件事来说,这个街市的管理者故意弄了这个漏洞,让来街市卖货的人心头揣着一把火。

  什么时候,他们如果拿到了好货来这里卖,就得提防着,会不会有人故意来捣乱,弄个打架什么的帽子扣到头上,被管理方没收货物。

  之前,他们肯定见别的人被这样设计过,而且,秦大小姐应该也这样设计过别的卖家。

  因此,秦大小姐出现的时候,他们才会用同情的眼光看着唐爱莲,甚至,当管理者出现时,他们眼中的同情更甚。

  敬哥荣哥面面相觑,他们今天的确是来配合秦大小姐来没收唐爱莲的货物的。

  秦大小姐在前,故意以嚣张大小姐的姿态,以极低的价格强买唐爱莲的货物,甚至出手激怒唐爱莲的随从,造成一个双方打架的局面,然后管理者就出面,没收双方的货款货物。

  这都怪唐爱莲拿出来的宝贝太珍贵了,又正好是他们所需要的东西,但要花钱来买,他们又不甘心,那个价钱也实在太贵,因此才出此下策。

  平时,他们也不是没有用这种拿过卖家的货物,卖家再强横,也不敢跟管理方作对。而且,也没有人为了别人得罪他们,为他们出头,加上平时他们看上的东西没有那么珍贵,那些人也就自认倒楣。

  只是,这个女孩带着一个随从就敢捋他们的虎须,这还罢了,他们还不好说话,因为,这个女孩几句话就鼓动得这段街上的人都给她作证,并附合她的话。

  此时,他们已是骑虎难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