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4章泄火

  被踢了一脚装了半天死的一个保镖劝秦大小姐:“大小姐,看老大的态度,他应该是有事想要求那个女人,您不要担心,有敬哥在,不会让您吃亏的。”

  “是啊,大小姐,敬哥对您那么好,之前两次都配合着将没收的好货送给了您,现在也不过是为了哄那个女人一下,所以才暂时让我们在这里休息一下罢了。”

  “唉,我这不是不服气吗?”秦大小姐恨恨地说:“你们说说,那个女人有什么好,老大为什么要巴结她?”

  “应该是想要她身上的宝贝吧?”一个保镖说。他解开了他的领口:“我怎么觉得,这屋里好热的感觉。”

  “想要她身上的宝贝直接抢不就行了,哪用得着这么麻烦。反正,她今天也算是跟我们打了架,反正有打架双方的货和货款都必须没收这个条款,还怕什么?”

  秦大小姐也感觉热了起来,她将外面的大衣脱了下来,露出里面的紧身绒衣,玲珑惕透的身体一展无遗。

  四个保镖纷纷看向秦大小姐。

  “你们看什么看,再看,我挖出你们的眼珠!”秦大小姐作出威胁的样子,只是,在四个狼人的眼里,居然也觉得满是可爱的样子。

  实际上,秦大小姐也并不感冒男人看她,相反,她还挺了挺胸膛,胸前的雄伟居然跳动了一下。令四个男人鼻血长流,很快就从保镖随从化身狼人。

  如果他们面对的是普通的女人,而不是他们的老大,恐怕,他们已经扑上去了。

  “这个——”一个狼人又偷看了大小姐一眼:“我觉得老大应该是想弄清楚她身上的培元丹从哪里得来的吧?”一个保镖自以为是地说。

  “恩,我猜也是。毕竟,那培元丹可是武者梦寐以求的宝贝,谁不想要啊。不过,我觉得大小姐才是我梦寐以求的宝贝。”狼人保镖说。

  这话一说出口,其他三狼人马上看向了秦大小姐,点了点头:“是啊,再好的宝贝都不如大小姐。大小姐才是我们心中宝贝。”

  “我怎么觉得,大小姐今天特别美?”一个狼人忽然说道。

  “去,大小姐本来就美!天天天都美!”另一个狼人眼珠不转地看着秦大小姐。此时,他忽然想上女人了,如果眼前的女孩不是大小姐,他都忍不住了。

  “大小姐今天用了什么香水,真香。”一个狼人说着,从左边凑近了秦大小姐去闻她身上。

  “真的吗?我闻闻。”另一个狼人也凑了过来,从右边去闻秦大小姐身上的香味。

  “恩,我也闻到了。大小姐,你用什么香水啊?”第三个狼人凑过来,在秦大小姐的后脖子处闻着。

  秦大小姐白着眼睛扫了几个一眼:“你们说什么屁话,本小姐本来就是香的,还用得香水吗?”

  “对对对,大小姐不用香水也是香的,跟那个什么香妃一样。”

  那个领头的狼人从秦大小姐正面走了过来,将头直接伸到了秦大小姐的脸上去闻,闻着闻着,就亲到了秦大小姐的嘴唇上。

  “阿彪你让开!”

  秦大小姐伸手想将阿彪推开,却感觉身体似乎很软,手臂无力,一向身体孔武有力的她居然无法将阿彪推开。

  而且,她感觉这个阿彪今天似乎特别顺眼,而且,他的身材好性感啊,他的喉结也好性感,他的眼睛好有侵略性,她喜欢他看着她,想要侵犯她的样子。

  阿彪伸出大手,将秦大小姐的小手抓住了:“大小姐,你的手好软。大小姐,你不热吗?阿彪帮你把衣服脱了。”

  “大小姐,你热不热,我也帮你脱。”

  “大小姐,你热不热,我帮你脱掉外裤。”

  “大小姐,你热不热,我帮你脱掉鞋子。”

  “大小姐,我帮你脱……”

  秦大小姐感觉到不对,但是,她头脑有点迷糊,全身都没有力气,她推开了抓着上衣的手,又感觉下面被拉下来了,抓住了裤头,衣服又被人掀开,有人在脱她的套头毛衣时,连她的头脸都蒙住了。她想将衣服拉开,她的手又被人拉住了。

  之后,秦大小姐的眼睛就什么也看不到了。

  那四个狼人就任由她的头被她的套头绒衣蒙住,连她的手一起缠住,只感觉全身一凉,身上衣服很快都离了体,四个狼人八只狼手都伸到她身上,上上下下,前前后后,都处都有手在她身上抓揉。

  四个狼人开始还忍耐着,后来,再也忍耐不住,终于,阿彪第一个将大小姐放到了桌子上,挺身而出,压了上去。

  身体被撕裂的一刻,疼痛让秦大小姐清醒了过来,她失声而叫,但叫出的声音很快就被人吞没了。

  秦大小姐拼命想要挣扎,但哪里抵得过四个狼人的压迫?她的手脚都被人控制着,嘴巴也被人堵着,她想喊喊不出,想动动不了,想看看不到,只感觉一个强壮的身躯压在她身上,大肆鞭鞑着她的花园。

  从声音,她听得出来,正在她身上肆意驰骋的男人是她的随从。

  她只希望这一切快点结束,但是,她不知道,这只是开始。

  花园被人纵横驰骋的同时,她的身上还有几只手在不断地抓揉着,令她在痛苦的同时,又不断增加着从未有过的特殊感受。

  渐渐的,她不由自主地迎合起来。

  唐爱莲和街市老大正在屋里谈着先天丹的价格,忽然,听到关着那秦家大小姐的房子里传出一声短促的大叫,但那叫声很快就被吞掉了。

  唐爱莲的眼皮顺下,她知道,小白出手了。

  那个秦大小姐居然敢抓了她给她的手下泄火,她向来喜欢以其人之道还治其身,那就让她自己给手下泄泄火吧。

  敬五全身有如火烧,心中的愤怒难以抑制,血红的眼睛看看老大,又看看唐爱莲。

  在屋里的除了唐爱莲都是成年人,听到声音,就知道那个屋子里正发生着什么。

  “老大——”敬五哀求。

  他想要去制止。虽然,明知道现在就算去制止,有些事情也已经发生了。但他就是无法就这么放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