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9章私奔

  外婆一听唐爱莲要去找儿子,马上就不拦了:“行,阿莲,可辛苦你了啊,等找到你舅舅,外婆给你发奖状奖金。”

  唐爱莲哭笑不得,外婆把她当孩子呢。

  “行,我把大舅舅找回来,到时候外婆给我发个大封包。”

  安排好家中事,唐爱莲便上了往东南方向的火车。

  她在想着,怎么才能找到大舅舅呢?如果见到人,她肯定能感应得出来血脉之力,但隔得太远,无法感应啊。

  还是到了离b市六百里的地方之后,再使一次追踪术吧。

  车子终于到了唐爱莲的目的地。她下了车,准备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安静使追踪术。毕竟,这个年代若是被人发现她使法术,会被当作封建迷信抓的。

  只是,刚刚下了车,还没出站呢,就发现一幕让她愤怒的景象:两个少年男女正奋力奔跑,朝着唐爱莲刚刚下的绿色火车跑来,他们的后面,追了四五个男女。

  追者之中一中年男子一边追还一边大喊:“别跑,前面的同志,请拦住他们!他们搞私奔!”

  私奔?这年头农村常有包办婚姻的存在,男女私奔虽然不常见,倒也不是没有。

  私奔虽然不被祝福,但也没有人愿意管那么闲事。

  追人的一个青年男子大叫:“前面的同志,快拦住他们,他们是小偷!”

  之叫私奔没有人管,但一听说是小偷,这个时候的人思想境界都很高,众人之中马上就有不少人出手了,又是追又是拦的,很快地,那对少年男女就被抓住了。

  唐爱莲的念力一扫,却感觉不对,那对少年男女长得眉清目秀,目光清澈,满脸正气,根本不象小偷。

  果然,被抓住的少年奋力挣扎:“我不是小偷,我们不是小偷,放开我们!”

  少女愤怒地大叫:“放开我,你们是人贩子,你们抓我回去是要卖了我。”

  众人一听这些人是人贩子,顿时警惕起来,领头拦住那对少年男女的中年男人朝那帮人严肃地问:“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那抓人的中年男子连忙将少女的嘴巴堵上,这才对众人团团作揖:“多谢各位帮忙。我是这女孩的叔叔,这个女孩子已经许配了人家,双方早就同意了。

  可这小子却不经过家里的同意,花言巧语把女孩子勾着带跑了,家里人都着急着呢,我们只是带他们回去。

  如果他们真心相爱,我们大人也不会阻拦,但这样私奔,对女孩子的名誉实在不好,而且还影响家里的女孩子婚嫁。所以我们才迫不得已将他们带回去。”

  众人听到中年男人的说法,看向少年男女的眼光就变了。

  如果说,只是因为两人谈恋爱不被家里人祝福而私奔,人们会同情,但如果说,是有一方背弃原来的婚约跟人私奔,那就被人鄙视了。

  因此,原本还有人想要上前说两句的观众,也都纷纷不再管,自顾走了。

  两个男青年将少年挟持着,两个妇女将少女挟持着,往车站的站口走去。

  两个少年男女拼命挣扎,却是无法挣脱那四人的挟持。

  只是,刚刚走出站口,就被人拦住了。那少年男女一看有人拦住,顿时挣扎起来,眼中冒出祈求的神色,被塞了手巾的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

  抓人者当中的领头人中年男子抬头看着眼前的女孩:“你拦着我们干什么?”

  拦着这五人的自然是唐爱莲了。

  她下意识地觉得,这两个人有古怪,而且,她看那个女孩,怎么有点熟悉的感觉?因此,便跟了上来。

  走近了之后再看那少女,她的心中居然乱跳起来——这个女孩的血脉,居然跟外公外婆有相似的东西。

  也就是说,这个女孩,应该就是外公外婆的后人。这才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外公外婆到处找大舅舅没有找到,而她还没认真开始找呢,居然就遇到了很可能是自己表妹的女孩。

  唐爱莲盯着那中年男人:“你们是公安吗?”

  那中年男人皱着眉头:“你是谁?你拦着我们干什么?”

  唐爱莲依然问道:“你们是不是公安?如果你们是公安,请出示证件,如果不是,请你们放开这两个人,你们这样乱抓人是犯法的。”

  “你——”

  抓住那女孩一只手臂的一个中年妇女叫道:“我们是这个姑娘婆的叔叔和婶婶,她叫金好,是我们的侄女,这是我们的家事,你一个女孩子管什么闲事?”

  她一边说着,一边就想将唐爱莲推开。

  唐爱莲哼了一声,一把将那女人推了一个踉跄。那女人马上大叫起来:“有人打人啦,快来人啊,城里人欺负我们农村人啦!”

  “住嘴!再乱喊乱叫先把你送公安去。”唐爱莲吼道:“你们说是她的家人,她承认了吗?谁知道,你们是不是人贩子。”

  中年女人一时被她吓住,居然真的住了嘴。

  少年男女看着唐爱莲,眼神中带着惊疑。

  唐爱莲忙在女孩的耳边传音道:“我叫唐爱莲,我会救你,千万别承认他们是你的家人。”

  那女孩睁大着眼睛看着唐爱莲,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

  中年女人大声嚷道:“我们本来就是她的四爷四奶,全村的人都知道,我们不是人贩子!”

  她回头看向带来的其他人:“你们说说,我们是不是金好的四爷四奶?”

  另两人连忙回答:“是啊,他们就是金好的四爷金得顺和四奶顺螋。”

  这里的农村有一个习惯,女人嫁人后,原来的闺名就都不用了,另取一个嫂名,一般都是从男人的名字里取一个字,然后加上一个嫂字。

  这个四奶的男人是金得顺,便取了男人名字里的顺字,加上个嫂字,就成了她的名字——顺嫂。

  “你们是不是她的家人,你们说了不算,由她自己说了才算。”唐爱莲突然拉开那女孩嘴里的毛巾:“你说吧,他们是不是你的家人?”

  金好嘴里的毛巾一被取下,马上以极快的速度说道:“不是,他们不是我的亲叔叔,他们要把我抓来卖钱。我也不是私奔,是我妈让我去投奔我大姨!长生哥是我来送我上车的。”

  她怕,下一刻又被人塞住嘴巴拉走,所以说得很快。一边说着,一边奋力挣扎,想要挣脱那两人的控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