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1章多管闲事

  长生鄙视地看了金得顺顺嫂一眼:“你们真不知道?”

  金得顺顺嫂惊诧着:“你小子乱说的吧?”

  长生哼了一声:“我没有乱说,我爷爷跟得胜爷爷那年被日本鬼子抓走,做了十几天的挑夫。有一天,他们趁着有游击队偷袭日本鬼子的时候逃跑了。

  他们在路过一个名为大官庄的地方时,正好遇上日本鬼子偷袭大官庄。他们在逃命的时候,遇上一个抱着孩子的中年女人因急于逃命,腿上被流弹射了一枪,跌倒在地,走不了路,抱着孩子等死。”

  唐爱莲听到这里,心中一动:她的外婆不就是因为日本鬼子扫荡村庄,她因为刚生下孩子比较蛸虚弱,才将儿子交给了一个老乡抱着突围吗?

  那个老乡,应该就是长生爷爷遇上的那个占了中年女人了。

  “那个女人见到我爷爷他们,求我爷爷他们救她,我爷爷想救,得胜爷爷却说那女人中弹了,救了那个女人,他们自己也跑不了,拉着我爷爷逃跑了。

  但我爷爷跑了几步,又想到一点,那女人跑不了,日本鬼子来了肯定是死路一条,但那孩子死了却可惜了。于是,他又跑了回去,急急地对那妇女说:“把你的孩子给我,若你能逃脱,就去宋家庄找宋千山要回你的孩子,若你没去,孩子我会养大。”

  那女人一听他那样说,马上将孩子给了他,刚想要说什么,我爷爷就抱着孩子跑了。”

  长生看着金好:“我爷爷救了那个孩子回到宋家庄之后,那个女人一直没有找来,我爷爷原本想着自己养大。

  但得胜爷爷想到自己结婚五年没有孩子,就问我爷爷抱走了孩子,说是要把他当成自己的亲儿子养着,那个孩子就是你爸爸,他的名字祥生,还是我爷爷取的。这些事,还是家里为我们订亲时候,我爷爷才说的。”

  长生叹气:“本来,当年得胜爷爷抱走你爸爸的时候,还跟我爷爷保证过,要把你爸爸当作自己的亲生儿子,哪怕以后有了儿子,也同等对待。

  可没想到,得胜爷爷去世后,长嫂奶奶就开始虐待祥生叔,宠着自已生的两个孩子欺负自己的大哥大嫂侄女侄儿。

  金好和阿梦都是读到初小就不让念书了,说是女孩子读书多了也是帮别人念,不如早点出工赚工分。金春是个男孩子,去年八月才十岁就不想让他读书了,是花婶死命要求,才得报了名读书。

  可大强叔和槐花姑呢?他们明明读书不行,小学留级,初中留级,连高中都在留级,都已经差不多满十六岁了,还没有出过一天的工!

  就算这样,你们还是不满意,想要将阿好卖了给大强叔说亲,祥生叔不同样,居然在大年三十将金好一家人赶出了家门。

  整个村庄的人都知道,得胜爷爷死得早,是祥生叔一家在养着他继母和两个弟妹,你们还敢说,是她的爷爷奶奶在养着金好他们一家子吗?”

  金好想到平时奶奶和叔叔姑姑对他们使唤,冲口而出:“他们根本就是拿我们一家人当佣人使。”

  唐爱莲没想到,大舅舅一家的命居然这么苦,多年来赚工分养着养母一家人,把一切都奉给了养母,还被养母在大年三十赶出家门。

  更糟心的是,自己的孩子,还差点被卖给一个大她三十岁的老男人!

  她心中的怒火,也熊熊燃烧起来。

  金得顺终于从祥生不是堂哥亲生儿子的事情中清醒过来。

  忽然,他想到了什么,脸色猛然变得惨白。

  金得顺想到了,祥生不是堂哥的儿子,堂嫂多年无子,偏偏那次他酒后将堂嫂按在床上弄过那么一回,没多久堂嫂就怀了双胎。

  之前,他虽然知道那对龙凤双胎是他的儿女,却不知道,那祥生也不是堂哥的儿子。

  那是不是说,其实堂哥是没有生育能力的男人?

  堂哥自己知道吗?

  堂嫂嫁进金家多年没有生孩子,堂哥却从来没有嫌弃过堂嫂,那是不是说,堂哥其实很清楚,他自己没有生育能力呢?

  否则,他为什么抱了那个男孩回来当自己的亲儿子对待?

  而且,回想起来了,堂嫂怀孕,似乎堂哥并没有多少喜色,反而一脸愁相,相反,孩子生下来没两月,堂哥就去世了。

  这一切都说明,堂哥其实知道,龙凤双胎孩子不是他自己的!正因为知道,又不好闹出来,让人知道他其实没种,加上他腿脚有点残疾,所以,他才那么自卑郁闷至死。

  也就是说,他的堂哥金得胜,其实是他害死的!

  一时间,他呆呆地站在那里,说不出话来。

  “这么说来,金好爸根本就不是金好奶奶的孩子,还替她养大了一双儿女,那点恩情,早就报了,还是双倍报答的,你们还有什么资格左右金好的婚事?”

  金得顺眼光闪烁,他现在自己都有点方,哪里还去管别人?

  顺嫂却并不打算就这么放过金好:“不行,就算不是亲生的,金好奶奶养大了金好爸爸,金好爸爸就一辈子都是金好奶奶的儿子,就得管金好奶奶一辈子!金好妈那个婊子——”

  “啪!”一声响,打断了那个女人的话。

  那个女人以及其他四人都发蒙了,顺嫂更是捂着自己的脸一脸懵逼:这个女孩居然打人?如果换了别人打她,她肯定要扑上去撕了,但眼前的女孩打了她,她居然不敢动!

  唐爱莲双眼冰寒:“再开口骂脏话,你就永远不要说话了。”

  如果她没有感应错,这个金好是她的表妹,那金好的爸爸就是她的大舅舅,金好妈妈就是她的舅娘了。

  她怎么能允许别人骂自己的舅娘?

  “你敢打我?”顺嫂不敢相信,就要扑上来跟唐爱莲撕打,被金得顺拉住了:“别闹了,这里是车站,你说话注意点,别乱骂人。”不知为何,他有种感觉,这个女孩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很令人害怕,这个女孩,不能招惹!

  而且,知道了祥生不是他的长嫂的亲儿子,还帮着长嫂养大了表面上是堂哥的实际上是自己的一双儿女,他现在也感觉理亏啊,也不知道怎么办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