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5章自生自灭

  金好长生一听,才知道师父原来是怕他们被人惦记,所以才紧忙紧火地要他们拜师传功。心中对师父更感激了。

  两人先敬了茶,然后唐爱莲依然是以神念传功。这种传功方式虽然损耗念力,但却能让徒弟最快领会功法精要。

  而且,记忆在头脑里,还可以随时翻看。唐爱莲的神念留在他们的脑海里,如同他们有危险,她也能随时得知。

  将两人留在空间里熟悉功法,唐爱莲自己出了空间,坐在车上。

  正好,前面到了岔路口,唐金问:“主上,走哪边?”

  唐爱莲郁闷,只好又进了空间,将金好拉出来指路。

  金好一出来,长生也跟着出来,两人坐在车上,心头还在震惊着:原来,这个世界还真有神仙,而他们的师父,就是神仙!

  “金好,你爸在哪做副业?先去接你爸回家吧。”

  谁知,金好却摇头:“我也不知道我爸在哪做副业。”

  其实,这个时候被称之为做副业,实际上就是打工。

  如木匠、砌匠、石匠、瓦匠,蔑匠等等各种手工艺人,出门帮人做事,每个月拿钱回生产队记全工分。

  也有的不是手工艺人也照样出门做事,纯粹卖苦力或者当手工艺人的助手。

  金好的爸爸不是手工艺人,就属于最后面这种。

  “不知道啊——”

  唐爱莲拨了金好一根头发:“停车,咱们就用一下追踪术吧。”

  唐爱莲拿出一张追踪符,将金好的头发放入,折好,一边介绍:“追踪符要用到近亲的头发,最好是他本人的。不过要他本人的要回到家才找得到,金好在这里,所以就用金好的了。”

  唐爱莲一边说着,一边将纸折成一只鸟,一个念头过去,点了一下,那纸鸟便飞了起来。

  金好和长生都感到神奇,不过,今天见到听到的信息太过震惊,他们已经已经被震得有点麻木了。

  唐爱莲马上交代唐金:“开车,跟着纸鸟走。”

  车子再次启动,随着纸鸟而行。

  纸鸟飞啊飞,居然飞出了大道,朝着山上飞去。

  唐爱莲只好吩咐唐金开车带着金好和长生走,自己下了车,踏上飞剑,跟着纸鸟飞行。

  长生和金好又一次被刷新震惊:师父还真是神仙,居然可以在天上飞!

  唐爱莲跟着纸鸟飞啊飞,越飞,她心中越感觉不对劲。舅舅做副业,怎么可能往深山里跑?

  飞了一阵,纸鸟终于落在了半山腰一个山洞前。

  唐爱莲念力一扫,发现那山洞口被用几块石头摆了一个最简单的迷踪阵,里面的人出不来,外面的人也进不去。

  这种仅仅是几块石头连一级阵法都不是的迷踪阵,对唐爱莲来说自然是挥手可破。

  破阵后,唐爱莲念力探入,一见到里面的景象,她心中就是一阵火起:山洞里的地上铺着一些干草,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正倒在草堆上,正在昏睡着,脸色发红,显然正在发烧。

  只是微一感应,唐爱莲就能感觉到,这个男人身上,有着跟母亲相似的血脉,正是自己的大舅舅无疑。

  而且,他的相貌跟简外公的相貌非常相象,只要两人站到一起,就能肯定他们是亲父子。

  只是,唐爱莲的念力一扫,就知道他没有灵根,也不知道,没有灵根的他怎么生得出一个单水灵根的女儿来。

  唐爱莲烧了一张通讯符,给唐金发了一个信息,将山洞的方位告诉了他,让她带着金好他们进山里来。

  她自己则是先给大舅舅喂了一点药井水,因为,她发现大舅舅的生命力已经很弱,再不及时增加生机,很有可能就此慢慢熄灭生命之后而死去。

  金祥生睁开眼来,就看到一个天仙般的女孩蹲在他的前面,手中拿着一只杯子。

  “这是——”他一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又沙又哑。

  “先别说话,再喝点水吧。”唐爱莲将杯子又递到他的嘴边。

  金祥生喝了一杯水,这才感觉好了一点,张口问道:“你是谁?我怎么在这里?”

  唐爱莲心说,我怎么知道你为什么在这里。

  “我是你女儿请来专程找你的,你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这里?你最后的记忆是在哪里?”

  金祥生闭目想了一阵:“我刚刚领了工钱,想要去镇上买米,对了,有人拍了我的肩膀一下,我一回头,就有一阵烟喷到我脸上。然后我就陷入了黑暗之中,刚刚才醒来。”

  “几号领的工钱?”

  “三月十五号。”

  “那就是昨天了。”她看了看舅舅身上的衣服,虽然穿着棉衣,但还是冷得病了。想想看,这么冷的天,在这山洞里住了一夜,又没有被子,没冷死已经不错了。

  唐爱莲拿出一颗从储物柜的药柜里拿的风寒丹药:“把这个吃下去,你的病就好了。”

  金祥生吃了药,马上感觉全身都发起热来,不一会,就出了一身汗,身上的病霍然而愈。

  “对了,你刚才说,是我女儿请你来的?她怎么知道我被人带到山上关起来了?”

  他想起来了,他其实醒过一次,只是,这个山洞怎么也走不出去,只得又倒到了草堆上,睡了过去。

  “因为,就在昨天,金好的奶奶收了一个老男人的一千块钱,要在后天把你女儿金好嫁给他,金好的未婚夫长生连夜来告诉金好,你妻子让他们两人连夜出发,去s市投奔金好的大姨,结果在车站被她四爷带人抓住了。”

  唐爱莲将火车站她感觉不对,拦住了那些人论理,一直到刚才以追踪术找到山上,除了收徒和认亲的事全部都说了。

  金祥生大惊:“这么说,我被关到这里,全是那个老同搞的鬼?就因为我在大年三十宁可被赶出家门,也不答应把女儿嫁给他,所以他把我关到这里,跟我娘勾结强娶我女儿?”

  唐爱莲点头:“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应该是这样的。”

  “这个死老同!”金祥生猛地起“床”要去找“老同”算帐,不想起得急了,一个踉跄,又差点跌倒。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