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0章打耳光

  长嫂没想到,这个唐爱莲居然什么都知道。而且,自己是要去祥生住的地方——生产队的保管室去大闹的,却被这个姑娘给拦在这里,什么肠肚子都翻了出来,这算什么回事?

  长嫂眼珠一转,眼现恶毒:“我说你一个大姑娘,在这里拦着我们是怎么回事?你就看上了我儿子,也不能这样拦着我们吧?”

  众人一听这话,就知道这个长嫂又想使坏了。这个姑娘看起来也就跟阿好差不多大吧,姑娘的名誉被弄坏了,就算恢复了,也会留有污点啊。

  只是,长嫂话音未落,就听得“啪”的一声响起,长嫂的脸上顿时高高肿了起来。

  唐爱莲盯着长嫂的目光如刀:这个老女人真是找死!原本她还没有打算说破她的丑事,只想着将大舅舅跟她把关系断绝就行了。

  因为,她只要说了,她和两个儿女就在村里呆不下去了。

  唐爱莲倒不是担心长嫂自己,而是不想坏她那一双儿女的前程,毕竟,被爆出他们是奸生女,他们的身份上就永远打上了母亲**这个污点。

  但现在,她决定,将这个女人的丑事揭出来。反正,她那一对儿女长到这么大居然都没有做过什么事,也不是什么好鸟。

  “谁,谁敢打我?”长嫂转着头,到处寻找打她的人。

  唐爱莲并没有现身在她前面打她,因此,她并不知道,那一巴掌是唐爱莲打的。

  一直缩在后面的顺嫂却忽然指着唐爱莲叫了起来:“是她,肯定是她打的。”

  旁边的阿林妈却喊了起来:“你们谁看见那位姑娘打人了?她离长嫂还远着呢,怎么打啊?”

  众人一想也对,两人离着一丈多的距离呢,要打长嫂耳光,也得过来打吧?可人家姑娘站在那里都没有动过呢。

  “那,是谁打的长嫂?”

  “不会,长嫂坏事做多了,被神明惩罚了吧?”

  “说不定啊,是祥生的老祖宗来打人了。”

  “是啊,她拿着祥生就没有当过儿子,祥生从小就被她搓磨着长大。”

  “可不是,把大儿子当畜生使,把小儿子当手心里的宝!”

  “不是自己的孩子,不心疼呗。”

  众人看向长嫂的目光都变了。

  长嫂欲哭无泪:“你们——”又转身指着唐爱莲:“你为什么打我?如果你是阿好的表姐,我就是你的长辈,你居然打我?你大逆不道!”

  唐爱莲鄙视地看着她:还大逆不道呢,你又不是我什么人!

  顺嫂眼珠一转,指着唐爱莲说:“我看她刚才做了打人的手势。还有,在火车站的时候,她也没有碰着我,我就感觉没力气了,抓不住金好。”

  在火车站的时候,顺嫂和另一个女人抓着金好,唐爱莲只是以念力刺了一下她手臂上的穴道,令她感觉无力而已。

  金得顺听到这话,这才明白在火车站的时候,金好怎么就挣脱了两个女人的控制。他当时还怪老婆轻易放了金好呢。

  而且,他回想起来,原本他们得到老同派人报的消息,连夜赶去县城火车站,都已经如愿堵住了长生和金好,只要将她抓回来关上两天,等第三天的吉时一到,就可以将她送到老同家,老同给的那一千块钱就属于自己儿女的了。

  可是,就因为这个女孩,他的一切计划都泡汤了。

  他盯着唐爱莲,忽然就有些心惊肉跳起来:这是个什么样的人?难道,她跟老同一样,是那种人?

  唐爱莲冷冷地:“行了,大家不用怀疑,是我打的,因为,她该打!”

  众人听了唐爱莲这话,看向唐爱莲的眼光都变了,能凌空打一个人,这得多有本事?

  顺嫂一听唐爱莲承认了打人,等于承认了火车站也是她在使鬼了,她马上就要扑上去撒泼:“你这个——”

  “啪!”

  顺嫂的一边脸也肿了起来,火辣辣地发疼发热。她捂着脸,看着金得顺,眼中无限委屈地:“怎么你也打我?”

  原来,这一掌是金得顺打的!

  金得顺恨铁不成钢:“我这是打醒你,免得你骂出不该骂的话。”

  他看着唐爱莲:“这位姑娘,虽然你自称是金好的表妹,但金好跟老同的婚事是她奶奶定的,老同可不是一般人,这门亲事,不好退啊。”

  是的,老同不是一般人,他非常清楚。

  其实,在火车站看到唐爱莲开着小车走的时候,他就开始担心了,金好有人罩着,恐怕再想把她卖给老同就有些为难。

  而且,这个姑娘一看就是有本事的人,金祥生的亲生父母,恐怕也不简单,如果能攀上关系,也许对一双儿女以后和很大的好处。

  可惜,他们一开始就打了金好的主意,这关系,恐怕攀不成了。

  但他若是敢去找老同说,原来帮他定的姑娘不能嫁给他了,他肯定会迎来老同的严厉报复。

  老同那个人,可不是他能招惹的啊,一个不好,他一家子就算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也许,让这个姑娘去跟老同对上,说不定,连老同先前给他的订金都不还退了。

  唐爱莲一眼看穿了金得顺的心思,她才不上当呢:“好不好退,那是你们的事。谁惹出的事,谁去处理。只要不是我舅舅和舅妈或者金好自己订的亲,我们都不会承认。”

  金得顺一听急了:“那到时候老同来接人,我们可管不了。”

  唐爱莲眼中猛然迸出电光:“谁都没有权利为别人的女儿定亲,谁答应的,那就让他去接谁的女儿吧!”

  金得顺被唐爱莲的目中电光一刺,居然从心眼里生出一股子恐惧的情绪来,再不敢看向唐爱莲。

  顺嫂一听让唐爱莲说谁答应的就让去接谁的女儿,又急了:“我可没答应过。”

  唐爱莲不屑地看了她一眼:“你没答应过,可有人答应了。”她的眼光,不经意间就扫了金得顺一眼。

  顺嫂一见,又急了起来:“不行,嫁给老同的女人都死了,真把我女儿嫁给老同,她会死的,我的女儿绝对不能嫁给老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