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1章队长来了

  唐爱莲眼睛一眯:“既然嫁给老同的女人都死了,为什么你们还要让阿好嫁给老同?”

  众人似乎这小想起,是啊,嫁给老同的哪个女人能活过几年,都死了。

  明明知道嫁给老同等于没命,自己的女儿不能嫁,却将人家的女儿嫁给老同,这金得顺夫妻两个也太毒了吧?

  金得顺没有说话,因为,他心中也在紧张:金好有这个女子护着,到时候,老同会不会真的要他的女儿?

  有人“切”了一声,说:“你们放心吧,不是非常漂亮的女人老同才不会要呢,得顺的女儿那么丑,老同才不会要呢。”

  唐爱莲心中又是一动,不是非常漂亮的女人不要?拥有灵根的女人一般来说都长得非常漂亮,是不是可以这样说,那个老同要的,其实是拥有灵根的女人?

  如果是平时,有人说自己的女儿丑,顺嫂肯定跟他没完,但此时,听到别人说她女儿丑,她反而高兴了:“对对对,老同只娶漂亮女人,我女儿他不会要的。”

  就连金得顺也放下了心来。

  只是,他的目光一转向唐爱莲,心中又绷紧了:老同不要自己的女儿,可他想要的金好,这个女子不会给。

  而将金好嫁给老同,是他联系的,也是他代长嫂答应的!只要他不能将金好送给老同,到时候,老同还是会找到他头上来!

  唐爱莲看了众人一眼:“我舅舅的养母虐待了我舅舅几十年,又完全不顾我舅舅的女儿金好的幸福,要将金好卖给一个克妻而且比她大了三十多岁的老男人。就因为我舅舅舅妈不同意,就在大年三十夜将我舅舅一家赶出了家门。

  因此,我舅舅要跟他的养母断绝关系。断绝关系需要村长或是队长作见证,你们谁帮个忙叫村长或是队长来?”

  跟这一家子吸着舅舅的血还要害舅舅女儿的所谓家人断绝关系,这才是唐爱莲过来堵住这帮人的目的。

  这件事,她在坐车回来的时候,就已经跟舅舅商议过了。

  唐爱莲猜测,那个老同能给金好下追踪标记,极有可能是个邪术师,也不知道他功力怎么样?

  她修的是顺应天道的巫,积累功德才是巫修进阶的法门,因此,巫修的攻击手段比不上仙修,阴谋害人的手段,比不上玄术师。

  但巫师的精神力,却不是仙修和邪术师能比的。

  她不会在没有准备的时候就去跟对方对上。甚至,她还想过,如果对方不强夺金好,她就暂时不动他,等她将舅舅一家安全送走再说。

  “断绝关系?”长嫂跳起来凶恶大叫:“那怎么行,这天底下,哪有子女跟父母断绝关系的?那是不孝,要天打雷劈的!你这个——你怎么敢——”

  她怎么能让祥生跟她断绝关系?断绝关系了,谁帮她干活,她和一双儿女吃啥?

  她是绝对不能让祥生跟她断绝关系的。

  如果是平时,如果是别人,如果金祥生一家子在这里,她早就打上去了。

  但眼前的这个姑娘,让她感觉害怕。

  她恨不得活撕了唐爱莲,但刚才唐爱莲那凌空一掌,却让她不敢妄动。

  顺嫂一听要断绝关系,却是没什么想法,她在乎的只是金好的婚事:“金好的亲事是早就定下的,就算今天断绝关系,也必须履行金好跟老同的亲事!”

  她心心念念想的,就是把金好卖给老同,她自家能得到两百块钱!这可是她独得的,连长嫂都不知道。

  当然,她心中更怕的是老同得不到金好,就要她的女儿代替,虽然刚才别人说她的女儿长得丑,但实际上,她还是感觉,懂看的人就会觉得女儿长得不错,说女儿长得丑的,只是不懂看女儿的好罢了。

  金得顺听着“断绝关系”几个字,脸色神色凝重:“金祥生可是在我们金家养大的,你们一来就想把他带走?”

  他跟长嫂想的一样,金祥生一家子,说是他一双儿女的奴才也不为过,真让他脱离了关系,他一双儿女怎么办?

  不说别的,眼前老同的事就为难啊,原本,老习惯说的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长嫂撇开金好的爸爸妈妈给金好定亲就有点名不正言不顺,若是断亲了,就更没有理由将金好嫁给老同了。

  唐爱莲扫了长嫂和金得顺顺嫂一眼,拿出一张一元的票子:“谁去帮请来,这一块钱就是他的。”

  一听说有钱,人群中一些人都有意动,但看看长嫂,又都站着不动。显然,那长嫂平时的为人横蛮霸道,没人敢去找队长。

  站得远远的一个十多岁的男孩眼珠转了一下,马上退后,退到巷口就不见了。

  长嫂见没人去叫队长,哼了一声:叫队长来又怎么样?你一个外乡人,还能让队长帮着你?更何况,谁会帮着你一个外人去叫队长啊。

  唐爱莲皱眉:“这里发生买卖人口这么大的事,都没有人来管吗?那好,我们去报公安,告你们拐卖人口,告这里的村长队长不管事!

  不一会,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匆匆走了过来:“发生什么事了?”实际上,这里闹得这么大,他怎么可能不知道?

  只是,他讨厌长嫂,只要是长嫂的事,他都不想出头管。但听了唐爱莲的话之后,他不管也不行了。

  “好啦,队长来啦。”

  “队长来了就好啦。”

  “队长来了又有什么用?他能拿长嫂怎么样?”

  “就是啊,清官难断家事,谁不知道,长嫂这么多年不把大儿子当人看,他又能怎么样?”

  “现在不同啊,祥生不是长嫂亲生的。”

  “养恩大于生恩,还不是一样。”

  ……

  队长宋大朝眼光扫了众人一眼,众人的声音马上息了下来,他看了唐爱莲一眼,这才转向长嫂。

  他的眼中就闪过厌恶:“怎么又是你,你不是把祥生一家在大年三十赶出家门了吗,怎么还来找他一家子的麻烦?”

  “宋队长,这次真不是我闹事,是这个小贱——这个小姑娘拦住我们,还打了我一巴掌,你看看我这脸,都肿了起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