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2章舅舅卖女?

  宋队长看了看长嫂的脸,见她的脸的确肿得厉害,便转向了唐爱莲:“这位姑娘,你是什么人?来到我们宋家村有什么事?为什么要打她?”

  唐爱莲见他还算客气,便将整件事跟队长说了一下。末了说:“宋队长,这个女人从小虐待我舅舅的事相信你也清楚吧?

  谁家亲生父母会让自己的儿子八岁下田,十二岁就养家?

  哪个妇女生了孩子就不再出工,连自留地都不管,三十郎当岁就一直靠着养子养的?连她生的一双儿女也靠着养子养?别说整个村子,就连整个公社都找不出吧?

  又有哪个父母会在大年三十将养子一家赶出门的?既然赶出了家门了,我舅舅就不再是她的养子,跟她没关系了,断绝关系又有什么错?

  这世上又有哪个奶奶动不动就污蔑孙女跟人私奔,要坏孙女名誉的?

  又有哪个亲奶奶会将亲孙女卖给一个嫁过去就注定会横死,且已经死了很多个妻子的老男人?

  我舅舅若是不跟她断绝关系,不说金好,恐怕以后金喜金春他们也会被她卖掉吧?”

  宋队长对长嫂这个泼辣横蛮不讲理的女人,也是非常头痛,只是,断绝关系这种事,他却是有点为难:“这断绝关系可不是小事,是你舅舅托你办的?”

  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来:你真是祥生的外甥女?

  他动了跟金得顺一样的念头,如果这祥生的父母有本事,留着祥生,也许能为村里谋些好处。

  “我舅舅就在保管室里呢,不是我舅舅托我过来,我敢乱开口?”

  唐爱莲似乎看穿了队长的心思:“如果队长为难,那我就走正常的法律程序,到公安机关去告长嫂和金得顺拐卖人口,等长嫂坐了牢房,我再帮舅舅提出划清界限,断绝养母子关系!”

  这个时期,只要犯了错误,他的家人为了不跟犯错误的人同流合污,提出划清界限,还真是能够断绝关系的。

  长嫂一听,登时怒了,向着唐爱莲扑了过来:“你敢告我,我先撕了你!”

  只是,她刚刚扑到唐爱莲面前,就被唐爱莲一脚踢了出去。长嫂被踢出十几米远,扑在地上,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

  唐爱莲冰冷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再敢动手,我就算杀了你,也是正当防卫。”

  这一次,长嫂跌倒在地,都没有人敢扶她起来。

  这个女孩,太凶残了吧?

  就连队长,看向唐爱莲的目光也带了点审视。

  一听要报公安,金得顺也急了:“你说什么拐卖人口,我们这个是正当定亲,哪是什么拐卖人口——”

  唐爱莲冷笑:“你是金好的爹?还是金好的娘?”

  金得顺一指长嫂:“她是金好的奶奶!”

  唐爱莲锐利的目光一迸:“金好的奶奶就可以拐卖人口?”

  “奶奶帮孙女定个亲,怎么能算拐卖人口呢?”顺嫂也急了。

  “定亲?”唐爱莲冷冷地看着这几个人:“这世上哪有奶奶给孙女定亲,能隐瞒着孙女的,甚至就连儿子和儿媳也不让知道的?”

  “这——金好奶奶不是在大年三十的时候告诉过她父母了吗?”金得顺也有点理气不足了。

  唐爱莲逼视着金得顺:“可金好的爸爸妈妈同意了吗?”

  怎么可能同意把自己闺女嫁给一个大她三十岁的男人,还是一个没有父母没有兄弟姐姐,传说害死过几条人命的光棍老男人。

  “我舅舅舅娘不同意,你们就把他们一家子赶出家门,我舅舅为了不饿死,就只好出去做副业,然后你们就阴谋合作,趁着我舅舅在外面做副业一时没有办法回家,将他的女儿以一千块钱的价格悄悄卖给老同。你们说说,这不是拐卖人口是什么?”

  金得顺和顺嫂顿时说不出话了。

  唐爱莲轻蔑地看了金得顺几人一眼:“老实告诉你们,你们收了别人的钱,只要我舅舅一告,你们全都逃不脱法律的制裁!”

  众人听着唐爱莲的话,都倒抽了一口冷气:一千块钱!

  这个时候的农村,一般正常的彩礼少的十几块钱,多的上百块钱,加上办酒,有两百块钱就能囊括娶亲的所有费用了。

  就是有些山里娶不到老婆,从人贩子手中买个老婆,也不过两三百块钱。

  一千块钱,这都能买上几个女人了啊。

  谁家收一千块的彩礼钱?说不是人口买卖,那是什么?

  就连宋队长也目瞪口呆:这可是真的买卖人口啊!

  村里出现人口买卖,他这个队长也脸上无光啊。

  他愤恨的目光瞪向金得顺:“你做的好事!”

  金得顺被吓住了:“不是,不关我事,是金祥生,是他自己卖了闺女!”

  众人都大吃一惊:什么,是金祥生要卖了闺女?

  唐爱莲先也是吃了一惊,舅舅卖女?但她马上就想明白了,这是金得顺想的嫁祸舅舅的办法呢。

  这金得顺还真是个货色,他卖了舅舅的人,得了卖人的钱,这祸,还让舅舅来背。

  只是,也得看她答应不答应!

  她冷冷地:“你以为,你血口喷人,把锅设计给别人背,别人就会相信,你没有参与买卖人口?”

  “我说的是真的,祥生还按了手印呢。”金得顺手忙脚乱地掏着口袋,掏了几下之后,拿出一张纸:“这就是契约书,你们大家看吧。”

  队长拿过那张契纸,念道:

  “本人因家庭困难,特将女儿金好以一千二百元的价格卖与岩背村老同,生死不问。立契人:金祥生。”

  金得顺指着那手印:“你们看,金祥生按了手印的。”

  长嫂却是诧异地瞪着金得顺:不是说一千块钱吗?为什么是一千二百块钱?

  金得顺给了长嫂一个眼色,长嫂这才将诧异的神色压了回去。却不知,这一切都被宋队长看在了眼里。

  众人听着队长念出那契约,都议论起来:

  “真是祥生自己卖的女儿?”

  “不可能吧?他怎么能把女儿卖给一个比自己还大十岁的老男人?”

  “可是,一千二百块钱啊,一辈子都赚不到呢。”

  “是啊,那么多钱,卖了女儿,马上就有钱了。”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