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3章真言术

  宋队长拿着那张契纸,眼神不定,他看向唐爱莲:“姑娘,你怎么看?”

  “呵呵。”唐爱莲冷笑:“如果我舅舅肯答应将女儿嫁给老同,又怎么会被长嫂在大年三十晚上赶出家门。”

  众人一听唐爱莲这话,又都觉得不对了。是啊,金祥生真答应卖女儿,就不会被长嫂在大年三十赶出家门了。

  金得顺忙说:“那是因为,之前没有说给那么多彩礼,这钱是后来才定的,祥生见老同肯给那么多钱,又想着女儿反正都得嫁人,所以就同意了,还立了契约。”

  众人一听,这么说也有道理啊,女儿反正都得嫁人,能为家里挣来一千二百块钱也不错。

  有些有女的人家甚至都有些羡慕金祥生了。

  唐爱莲看着金得顺:“你说是我舅舅卖女,那为什么契约在你身上?”

  金得顺回答得很顺:“因为我是见证人啊,所以,这契约就由我保管。”

  唐爱莲冷笑一声:“契约由你保管?钱也有由你保管?”

  金得顺脸色大变:“你这姑娘,说什么钱,我什么时候——”

  唐爱莲一伸手,就见一张存折从他的口袋中飞出,到了唐爱莲的手中:“这是昨天开的存折吧,一千块钱,上面是你的名字。”

  “还差了两百块钱,在这里!”她忽然欺近顺嫂身边,在她身上点了一下,从她的口袋里掏出一叠钱:“不多不少,正好两百块钱。”

  “那是我的钱。”顺嫂一见钱被搜走,想要扑上去抢回钱,却发现自己竟然动不了。只急得满头冒汗,只得大叫着:“还给我,你这个贱——”

  “啪!”

  顺嫂“人”字还未说出,脸上又挨了一巴掌,嘴角马上流出血来。

  “你的钱,你家里很有钱吗,两百块钱随手收在口袋里?”唐爱莲一手举存折一手举着两百块现金:“一千二百块,都在这里了,金得顺,你给大家解释一下。

  你不是说我舅舅卖女儿了吗?为什么,合约在你手上,钱也在也你手上?

  我舅舅是三岁的孩子,还是四岁的孩子,不仅合同要给你保管,连钱也给你保管,还存到了你的名下?”

  金得顺见存折和现金都已经暴光,怎么都说不出个理由来。他干脆也不找理由了,说:“我怎么知道祥生为什么要给我保管,你去问他啊。”

  “呵呵,你是认为,反正我舅舅回不来,所以任由你编排,还是断定你跟老同把我舅舅藏得好,我无法找到他问吧?”

  金得顺心中格登一下:她怎么知道我跟老同把祥生藏起来啦?难道,她找到祥生了?

  一想到祥生有可能被找到了,他就心荒了。

  若是金祥生知道,自己把他闺女卖给了老同,还推到他头上,他会不会杀了自己?

  金得顺马上又反应过来:不对,她肯定是诈我的!

  老同明明说过,他在洞口前面布置了仙法,任何人都无法找到藏着金祥生的那个山洞。

  所以,这个女孩在诈我!

  金得顺抬起头,看着唐爱莲:“你这个姑娘怎么能乱说话呢?祥生那么大个人,我怎么可能将他藏得起来?”

  唐爱莲见金得顺到这个时候还在硬挺,冷笑一声:“你还真是不到黄河不死心啊。你为了你自己的儿子,还真是处心积虑啊。

  一方面,卖掉我表姐大赚一笔,一方面,又将我舅舅绑架,关在山洞中无衣无食,任他自生自灭。

  等他死后,那他的几个儿女都任由你儿子搓圆搓扁,只能永远给你的儿子当奴才了。”

  众人一听唐爱莲这话,都是大吃一惊:金得顺将金祥生绑架了?还关在山洞里任他自生自灭?

  还有,这个姑娘怎么说任由得顺的儿子搓圆搓扁?他有什么资格去将祥生的儿女搓圆搓扁?

  要说将祥生的子女搓圆搓扁,长嫂和她的儿女还差不多。

  金得顺一听唐爱莲这话,脸色剧变:“你扯什么——”

  唐爱莲压制着金得顺的灵魂:“怎么,我说错了?若不是我恰好奉了外公外婆之命来找舅舅,我舅舅就被你们困死在山洞里了。

  尽管这样,我舅舅也已经被你们关在山洞里过了一天一夜,我找到那里的时候,我舅舅已经因为又冻又饿了一天一夜,在山洞里发着高烧,若是我没有找到他,他差点就死在山洞里了。”

  金得顺的灵魂被压制,只感觉头越来越重,他本能地挣扎着,脸色越来越惨白:“不可能,你怎么可能找到得?老同明明说了,他下了仙法,没有人能够找得的。”

  众人听着他这话,都啊了出来:这个金得顺,难道真的将祥生给关在山洞里了?

  这个时候才三月天,天气还冷着呢,没有吃饭,在冷死人的山洞里,病了才正常,不病才奇怪呢。

  如果不是这个女孩找到他,在山上再关上几天,恐怕祥生还真被他给关死了。

  众人看向金得顺的眼中,带上了恐惧:这是个多狠毒的人啊!

  唐爱莲直接在金得顺的灵魂里下了一下真言术,一边还用言语引导,她的声音直接在金得顺的心上响起:

  “说吧,昨天就是你和老同把他打晕了送到山洞里的。因为他知道了大强和槐花是你跟长嫂生的,因为他活着,你的儿子就不能独占家产,所以你要他死!”

  金得顺喃喃地顺着唐爱莲的话说:“对,昨天是我把祥生打昏的,是我跟老同把他关在山洞里的,因为他知道了大强和槐花是我的亲生儿子,因为他活着,我的儿子就不能独占家产,所以——他必须死!”

  金得顺的脸色变得狰狞,心中的魔鬼被释放出来,声音也忽然变大了:“所以,他必须死!哈哈哈,他被我压着给我的儿女做牛做马,他被我利用了一辈子。

  而且,只要他死了,他的儿女还要给我的儿女利用一辈子!金好能卖钱,金春金喜金秋他们照样能卖钱。

  就算死了,也还要给我发生最后的作用,我离开山洞前,把他卖女的合约拿出来,拉着他的手按下了手印。

  哈哈哈,那是他卖女的合约,他卖女儿,我收钱!哈哈,除了我,你们谁能想到这么好的办法?哈哈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