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4章断绝关系

  唐爱莲还是第一次用真言术,没想到效果倒是不错。

  众人听着他他的话,一个个都震惊得无法形容。

  什么,祥生真是被得顺打昏,还送到山洞关起来的?

  什么,大强和槐花是得顺跟长嫂生的?

  什么,得顺想要祥生死,是为了让他的儿子独占家产?

  这个消息太大了!大到大家一时都无法消化。

  金得顺说完之后,忽然醒过神来,他居然把什么都说了出来,不禁急得眼睛翻白!

  他倒也有些急智,发现自己闯了祸,干脆是突然被扼住了脖子的鸭子一般,眼睛翻着白,伸长脖子呃了一声,然后直直地象一根木头一般倒了下去。

  不过,唐爱莲才不管他现在怎么样呢,因为,早在他开口说实话的时候,她就已经拿出了录音机,将他的话录了下来。

  宋队长也在发呆,因为,他也有点承受无能啊。

  今天这一场事,不但暴露了祥生不是长嫂亲生的孩子,还暴露了大强和槐花不是长嫂跟得胜的孩子,而是得顺跟长嫂的孩子!

  而且,得顺还将祥生关到山洞里任他自杀自灭,将卖金好的事推到他头上。

  这都算什么事啊!

  此时,天已经黑了下来,虽然还有蒙蒙的光,巷口有人家屋里煤油灯照出的光,但众人却感觉,这天沉得厉害。

  一片沉默过后,一个高大的女人背影悄悄地猫下腰来就想溜走,她一动,她旁边的两个人也猫下腰来,想要一起溜走。

  但一个声音却将她叫住了:“长嫂,你就这么走了?你不会是听到金得顺暴露了出你们的通间关系,暴露出你的大强和槐花是私生子女,所以想要收拾金家的东西,连夜离开宋家庄?”

  不错,那个想要偷偷溜走的黑影正是长嫂。

  早在听到唐爱莲说出金得顺“你为了你自己的儿子,还真是处心积虑啊”这句话时,就知道,她跟得顺的奸情败露了。

  但她又抱着侥幸心理,也许她说的儿子是他家里那个呢?

  但后来得顺说出的真话,却是让她再无半点侥幸。因此,才想着悄悄溜走,不想却被唐爱莲发现了。

  她干脆站直了身子,指着唐爱莲就骂:“你这个姑娘家家的,怎么说话这么难听?我跑什么跑?

  你没看到得顺已经疯了吗。他说的话怎么能作数?

  我行得正坐得端,我的两个孩子是我跟金得胜生的,你想你舅舅独占家产,也不能这样诬蔑我的大强和槐花。”

  唐爱莲不怒反笑:“笑话,你们做得,别人连说都说不得?你说你行得正坐得端,那也容易啊,城里有一种验血的办法可以验证血脉,只要把你的儿女和金得顺的血拿去化验,就能确定他们是不是亲的父子关系了。

  只是,你敢吗?”

  众人看着长嫂的方向,实在是天黑了,已经看不清楚人,但大家平时都是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人,因此,实际上每个人都知道谁是谁。

  长嫂听到唐爱莲说可以验血确定是不是亲生父子,心中就慌了。她自己清楚,得顺就是她的两个孩子的亲生父亲,她怎么能够让他们去验?

  唐爱莲又说:“怎么,你不敢?你怕,怕验出你的儿子跟金得顺是亲父子关系?”

  长嫂硬着头皮说:“我们哪有钱跟你去城验那个血,反正我家大强和槐花就是我跟那死鬼得胜生的。”

  唐爱莲的压力压向了长嫂着:“呵呵,那你自己说说,你是怎么跟金得胜生的?”

  她给长嫂也施了一个真言术,直接在她心上说:“说吧,把一切都说出来。”

  “我说,我说。”长嫂的灵魂能量比金得顺差了不少,直接就开始说了起来:“金得胜根本就没有生养能力,我怎么能跟他生孩子?”

  唐爱莲紧问一句:“那你是承认了,你的孩子大强和槐花不是金得胜的孩子,而是金得顺的孩子了?”

  长嫂诚实地回答:“都说了,金得胜没有生育能力,去医院看过几次,也吃了不少药,都没有办法好,孩子怎么可能是他的。得顺才是孩子的父亲!”

  一直不敢肯定的众人,在长嫂肯定了得顺才是她两个孩子的父亲之后,神色马上就变了。

  只是,不待众人议论,唐爱莲又紧接着问:“金得胜是不是金得顺杀的?”

  众人想要议论的心马上又被拉住了:得胜会是被长嫂杀和得顺杀的吗?

  有了外心之后的女人伙同奸夫杀男人的案例太多了。

  长嫂马上反驳:“不,不是他杀的,他怎么可能杀他呢?他是个胆小鬼,整天怕着被他堂哥发现我生的孩子是他的。”

  唐爱莲的话直逼灵魂:“那金得胜是怎么死的?快说!”

  长嫂说着实话,又叹着气:“他发现了孩子不是他的,自己想不通生病死的。”

  “那就是说,他实际上是因为你们两人**生子而活活气死的?”唐爱莲冷着声音问。

  “是——”

  她这个是字还没有落下,忽然就有一个人扑了上来:“你这个老狐狸精,居然勾引我当家的,还生下了孽种,我打死你这个狐狸精!

  亏我还帮你那么多,把你当亲姐妹,你居然这样对我,我打死你个狐狸精,你个偷男人的死寡妇,你个黑心肝烂下水的臭女人,我打死你——”

  “别闹了!”宋队长大叫一声,所有的哭闹声都停下了。

  宋队长猛然回头,血红的眼睛看着唐爱莲:“你到底是谁?怎么你一来,就搅得我们村不得安宁,你说吧,你到底想怎么样?”

  他气啊,发生人口买卖,将人关到山洞里欲图害死也罢了,如今又弄出了个**生子,还气死亲夫?

  这村子里往后的名誉也算臭大街了,以后村里的小伙子还娶媳妇儿,闺女嫁人都会被人挑啊。

  这事必须捂住。

  唐爱莲冷笑:“好笑,你们村发生丑事,难道是我造成?

  难道,长嫂偷人是我让她偷的,生下私生子,是我让她生的?

  难道,得顺和长嫂两人气死得胜,是我让他们气死的?

  难道,是我让得顺将我舅舅关到了山洞里,任他自生自灭,差点死去?

  难道,是我将金好以一千二百元的价格卖给了岩背村的老同?

  难道,金好逃跑投奔大姨,又是我带人去火车站抓她,在火车站闹得你们宋家庄买卖人口的事尽人皆知?

  宋队长,你自己想想看,是我搅得你们村不安宁,还是你们村本就含着脓胞疮,只在暗里流着脓?我这一来,给你挑破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