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5章别装了

  唐爱莲的声音,直接在宋队长的灵魂里响起,将他炸得无力承受。他无力地道歉:“对不起!”

  他知道,他迁怒了。实在是,今天的事实在太让他承受无奈。

  他叫了一声:“宋大树,你带几个基干民兵将得顺和长嫂先关押起来吧。”

  唐爱莲却上前一步:“慢!”

  宋队长无奈地:“你还要怎么样?总不能今天就将他们送到公社去吧?天黑了都。”

  唐爱莲摇头:“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希望,队长出面,先将长嫂跟我舅舅一家断绝关系的事给办了!”

  宋队长恨声地:“她坐了牢,你们再断这个关系不迟!”

  唐爱莲轻蔑地冷笑一声:“宋队长,是你傻还是我傻?

  今天断绝关系,只是就他长嫂长期以来虐待我舅舅舅娘以及我的表妹表弟们,还以一千二百元钱卖掉我表妹金好,才要求跟她以及她所生的两个私生子断绝关系的。

  如果等她坐了牢,我舅舅一家就受她连累了。”

  一直没有出声的长嫂的儿子大强忽然大声喊道:“都是那个赔钱货害了我娘,还想要不连累那个赔钱货,你做梦!”

  唐爱莲一直没有将精力注意到那一对龙凤胎,只是因为他们一直不说话,因此没将他们当回事。

  没想到,这一直躲在母亲背后的小子居然也敢出声反抗了。

  唐爱莲锐利的视线扫过去,虽然天很黑,月光很暗,但金大强还是感受到了唐爱莲的视线盯着自己。

  也不知为何,那一瞬间,他居然有些沾沾血自喜起来:他终于引起这个美如天仙般的女孩子注意了。

  只是,他很快就知道,引起仙女的注意,是要付出代价的。

  “啪!”清脆的耳光声响起。

  下一刻,金大强就捂住了脸,不敢置信,他居然被打了。

  唐爱莲盯着金大强的方向:“既然没有人教你,只好我代替你家里的人教教你,怎么说话了。”

  金大强被打了一巴掌,捂着脸站在那里,居然不敢再吱声。

  而听金好说过平时刁蛮任性的金槐花,金大强的双胞胎姐姐见到弟弟被打,却只是往人后缩了一下,连声都不敢吭。

  长嫂见儿子被打,却是马上气悲愤了:“你这个——你怎么能乱打人?”

  “他该打!”唐爱莲根本不理长嫂,转向宋队长:“队长,你看看,现在可以替我舅舅跟长嫂断绝关系了吗?”

  见宋队长还愣着,唐爱莲又说:“长嫂早就已经红杏出墙,且生下了一双私生子女,我刚才过来的时候,我舅舅就已经发话,代替他的父亲将他和一对私生子女逐出家门——”

  长嫂一听要赶她和一双儿女逐出家门,顿时急了,被赶出了金,她要去哪里?总不能去金得顺家,让他安排吧,顺嫂肯定会活撕了她。

  不对,现在她已经想要活撕她了。

  因此,她和儿子女儿坚决不能被赶出家门!

  她连忙喊道:“我同意断绝关系。”

  唐爱莲立刻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了三张纸,那是她早已准备好的三份断绝书。宋队长一见,原来人家早已准备好了要跟长嫂母子断绝关系,心中更郁闷了。

  让长嫂先签字按下手印。又有宋队长和在场的人也按了手印。

  唐爱莲拿着断绝书,跑到了舅舅屋里,让他签字,盖了手印,然后给了舅舅一份,另外两份,一份给了队长,请他放在队里留存,另一份给了长嫂。

  自此,唐爱莲的大舅舅算是跟养母一家断绝了关系。两人本就没有血缘关系,这一断,以后也不怕她和她的儿女会连累到大舅舅了。

  “宋队长,接下来你要处理长嫂和金得顺吧,他们两人先意图卖金好,不,是已经开始了买卖人口,因为,钱已经收了,甚至还派人抓捕金好,所以,他们已经犯了买卖人口罪。

  另外,金得顺将我舅舅关到山洞之中,意图将我舅舅冻饿而死,犯了杀人未遂罪。至于他们两人的**并生下私生子的罪恶,相信金家人会有解决的办法。否则,以后谁敢嫁进金家?

  相信队长一定会将他们送往公安机关,反正,公安机关一定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绝对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宋队长一噎,他原本还想说,这事能不能私了,但唐爱莲将两人的行为提升到犯了买卖人口罪和杀人未遂罪的高度,他还能再要求私了吗?

  难道,宋家庄真要出两个劳改犯了?

  这可是整个宋家座庄的污点啊!这个村子出了两个罪犯,以后村里的男娃子女娃子找对象都难。

  宋队长恶狠狠地目光看向了金得顺和长嫂:“大树,你带几个基干民兵将得顺和长嫂关押起来,不许任何人探视,若有差池,你这个基干民兵班长就不要当了!”

  基干民兵以前是持枪民兵,现在虽然枪支被收上去了,但基干民兵依然是高于普通民兵的存在,而基干民兵班长,更是队长之下的第一人。

  “是!”宋大树一听队长的话,自然是非常重视,他带着几个人上前,先将长嫂踢倒在地,然后拿出绳子绑了起来,至于另一人得顺,还想装晕,两个民兵却是很清楚,直接将他绑起来:“行了,别装了。起来走路。”

  今天晚上,这两人别想有床铺睡觉了。

  不对,是他们两家人都没法好好睡觉了,甚至,连宋队长也没法入睡了。

  唐爱莲的念力注意着,将两个念头分别放在了两人身上,监视着他们,以免让他们逃跑。

  唐爱莲回到保管室,屋里煤油灯如豆,满室温馨。

  金好金喜和金春金秋或坐或站围着床上的父亲说话,他们的母亲正在一边煮饭,一边还不时回头看看丈夫和儿女。

  其实,金祥生吃过唐爱莲的丹药,完全能够起床,但妻子儿女都不让他起来。于是,他就这么躺在床上,安然地享受着妻子儿女的照顾。

  这一切,美好,安宁。

  只可惜,这么美好的夜晚注定不会平静,她知道,那个老同肯定会来这里,将金好抢走。只是,不知道老同在什么时间会来?

  不管怎么样,她都要守护好这份美好。她给他们临时的家布置上了一个二级防护阵。

  信步走到村头,离村三里远处有一条小河,唐爱莲走到河边,看着水里只有一条线般的月亮。

  想起月亮,那是初一初二不见面,初三初四一条线,那么,今天是初三了么?

  想起上个月的月圆之夜,她还在抢陨石呢。

  忽然又想起,这段时间各种事情层出不穷,那些陨石,她还没有认真看过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