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796章 我来带人走
  第796章我来带人走

  唐爱莲拿了一块陨石出来,正是那块墨绿色的空间石。

  她当初抢到这块陨石的时候,就发现过,这陨石里面有个空间,只是,不知道这个空间是什么样的。

  唐爱莲的念力一探入,就大为吃惊。

  这个空间大约有十平方公里,里面有山有水,有田有地,分明是一方五行俱全的小世界!

  唐爱莲大喜过望,她之前有个想法,虽然,她并不想离开这个世界,但自己功力高了之后,这个世界肯定会容不下她。

  自己离开之后,家里人遇事怎么办?

  她甚至想过,要把自己的空间留下一个,只是,她的空间都是她自己修炼出来的,想要剥离下来,根本就不可能。

  而且,就算真的剥离下来,自己的功力也肯定会大减。

  但有了这一方微型的小世界她就不怕了。

  不过,想要将这块陨石练制成一方小世界,还得要学会炼器才行,这样的宝贝谁见了都会觊觎,绝对不能交给别人练制。

  她将空间陨石收进戒指,又拿出了另一块陨石,这是那块从第二块大陨石切割下来的铁陨石。

  被唐爱莲切割下来的这块,名为庚金,是炼制法器的好材料,哪怕在修真界,也是极为难得的炼器材料。

  一块拳头大的庚金就能卖上几万块灵石,而这一块庚金,有脑袋大。

  而且,这只是她远古前世里的记忆,也许,现在会更贵呢。

  看了一阵陨石,唐爱莲心中痒痒的,这些大部分都是炼器的好材料,可是,她不懂炼器啊。

  不过,她倒是选了几块玻璃陨石出来,虽然不能炼器,但这种没有什么用处的陨石,用来做一些首饰倒也不错。

  反正,她的精神力强大,直接以念力来看雕刻就好。

  只是,当她正沉浸进雕刻之中的时候,忽然有什么东西划过了她的脑海。

  咦,舅舅家的阵法居然被人触碰了一下。

  她迅速收起陨石,朝着舅舅飞奔。

  下一刻,她就出现在生产队的保管室门口,只见一个身材矮小长相猥锁的少年站在保管室外,正踮着脚朝着保管室内偷窥。

  唐爱莲一伸手,就将那个矮男给拎了起来:“你是谁,来干什么?”

  那矮男人一个不慎,被人拎了起来,马上破口大骂:“你,你这个臭婆娘,你放下我!”

  唐爱莲怎么可能放开他?这个人身上,有一股邪恶的气息,不,他就是那个想要娶自己表妹的邪术师吧?如果真是他,倒是没有什么可忌惮的了。

  不过,这个人一看,就只有十七八岁的年纪,而那个要娶表妹的人有四十六岁,肯定不会是他。

  但就算不是他,这么晚跑自家舅舅屋子外面偷看,还那么鬼鬼祟祟的,肯定也跟那个邪术师有关,因此,绝对不能轻易将他放走。

  于是,她将他就那么拎着,突破阵法进了屋子。

  “嘭!”

  一声大响,那个矮男人被唐爱莲砸在保管室的地上。只听到一阵咔咔的骨裂声,应该是哪里的骨头裂开了。

  屋里的温馨被打破了,除了床上的舅舅,其他人都站了起来:

  “表姐!”

  “表姐!”

  “表姐!”

  “阿莲!”

  “这是——”

  唐爱莲指着地上的矮男人:“舅舅舅娘,表妹表弟们,你们谁认识这个人?”

  “这是——”众人看向唐爱莲,有点不解,她把这么个人拎回来干什么?

  “我回来的时候,这个人正鬼鬼祟祟站在屋外,朝屋里偷看。”唐爱莲解释说。

  鬼鬼祟祟朝屋里看,难道是想偷东西?可谁不知道,他们家被长嫂在大年三十夜净身赶出屋门,连件衣服都不准拿,这屋里的东西,都是东家给点,西家凑点才有的。

  别人施舍的东西,能有多好,还用得着来偷吗?

  既然不是偷东西,那就是偷人了?

  众人的眼神马上就不好起来。

  “咦,他不是跟着老同的那个老姜头?吗?”舅娘忽然叫了起来。

  舅舅认真看着那人,点着头:“不错,他正是老同身边的那个老姜头。”

  “老姜头?”唐爱莲看着那少年,应该还不到十八岁,怎么叫老姜头?

  金祥生皱着眉头解释:“呃,他叫魏国志,表面上是老同的养子。因为他总是长不大,就象一团老姜,所以大家都叫他老姜头。他的真实姓名反而没人喊了。”

  他转向老姜头:“你来我家干什么?”

  老姜头原本的五官长得有点对不起观众,此时被唐爱莲那一砸,感觉全身都疼死了,五官都挤在一起,他想翻身起来,却痛得钻心。

  他咬着牙:“你们既然认识我,就该知道我是什么人,居然敢这么对待我,你们不怕死吗?”

  “噢,你倒还威胁上了?”唐爱莲朝着那人的胸口一脚踩了上去:“你的命还在我的手上呢,居然还敢威胁我舅舅,老实回答我舅舅的话,你来干什么?”

  老姜头恶狠狠地瞪了唐爱莲一眼:“我当然是来带我父亲的新娘走了。”他指向金好:“你赶快准备一下,现在就跟我走。”

  众人都没有想到,那个老同居然今天晚上就来接人,脸色都变了。

  金祥生猛然翻身起床:“你说什么?你来接我女儿走?”

  金好大声喊道:“不可能!我又没同意嫁给他,我不会跟你走!”

  金好的母亲宋怡芳丢下正在炒的菜,拿着锅铲就跑了过来,用锅铲指着老姜头:“想带我的女儿走,你做梦!”

  金喜金春金秋也扑上去抓着金好,似乎怕她被带走,朝着老姜头大喊:“不许带我大姐走。”

  “我大姐不会跟你走,你自己走吧。”

  “你凭什么带我大姐走?”

  “凭什么?”老姜头被唐爱莲踩在脚下,居然都不害怕,依然忍着疼痛嚣张地说:“就凭我是老同的儿子,就凭你们的奶奶收了我父亲的一千二百块钱,买卖既成,她已经是我阿大的人!”

  被踩在地上依然敢呛声,可见这个老姜头平时是个多么不霸道嚣张的人。

  儿子没本事却这么嚣张,那么仗的肯定就是别人势。也从另一个方面说明了,他的父亲有让他这么嚣张的资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