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9章斗法

  老同有心要吸收这个混沌天灵体,又不舍得直接将他打坏,否则,直接发个五行法术,就能将对方打成重伤甚至杀掉。

  他却不知,就因为他这一丝不舍,想要将唐爱莲抓活的,却是迟迟拿不下唐爱莲!

  其实,这也是老同小看了唐爱莲,因为敛息诀的原因,只要唐爱莲不用灵力,他就不知道,唐爱莲不但是个体修,还是个修仙者,更是一个巫修!

  唐爱莲没有好的打斗功法,每每遇到一个人,总是喜欢跟对方先打斗一番,将对方的招式学过来。

  因为,她感觉得到,她最少也要等一九九九年山门打开,才有可能离开凡俗界,进入修真界。现在才一九七六年,她最少要在这个世界停留二十多年。

  更何况,她还没有决定,要不要去修真界呢。

  因为,她毕竟是以巫修为主,去了那一界,想要建立功德可就不容易了。

  但若不去,又对凤鸣不公平。

  这事,只能到时再说。

  在这世俗界,她肯定得

  在凡俗界,遇上各种来挑衅的,她不能总是用灵魂能量来压制,那样很容易暴露自己的修士身份,最好的方式,就是让人认为自己是个古武高手。

  因此,她现在是只要有机会,就抓住机会学习。

  不过,她这样也非常危险,现在是仗着自己体修修为高,才能跟对方游刃有余地打斗。

  如果对方使出金丹后期的灵力,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打得过对方——她还从来没有跟金丹后期修士用法术打过架。

  甚至可以说,她根本就没有用法术打过架!

  不过,应该不至于会输吧?毕竟对方丹田受伤,虽然是金丹后期,但只要对方不用灵力。她就有把握能胜对方。

  金祥生等人虽然在阵法里面,却能看到外面的情形,见唐爱莲跟老同对上,每次都非常惊险地躲过,都非常焦急,但他们却都被唐爱莲关在阵法里不得出来,因此,只能在心中焦急,却帮不上一点忙。

  实际上,他们就是出来也帮不上忙,甚至,还会拖累唐爱莲。

  打了有十多分钟之后,老同终于发现了不对,为什么,明明眼看能抓住了,对方却总能在最惊险的时刻逃过他的手。

  难道,对方在戏弄自己?

  “喂,你不会已经达到先天了吧?”老同一边攻击,一边发问。

  他加大了攻击的力度。

  “什么叫先天啊?”唐爱莲装傻。

  老同发现,他的力量一增加,对方的力量也随之增加。

  “难道,你不止先天,你达到返璞境了?”老同怀疑地问。

  可是,不对啊,对方才十七八岁吧,能进入先天已经非常不容易了,怎么可能进入返璞境?

  “返璞境?返璞境是个什么东西?”唐爱莲心中好笑,返璞境算什么,老子现在是归真境!

  老同明白了,看来对方的功力,恐怕还真的是返璞境。他干脆全面放开,全力攻击。

  可就算他完全放开了打,对方虽然总是出险,却每次都能躲过去。

  老同又一次被惊到了:这个女孩的功力,远比他想象的高。

  看来,仅用身体的蛮力,很难打赢她,必须动用灵力了。

  唐爱莲见他眼光闪动,知道他想要动用灵力了,便说:“这里打得不痛快,不如,我们到山上打吧,以免等下有人来阻止。”

  唐爱莲说罢,也不等老同回答,便率先朝着西山那边飞奔。

  往西大约十多公里的地方,就有一片荒山。老同也打得性起,开口同意:“好,那就走吧!”

  离开了村庄,他正好可以动用法力。

  两人一前一后,朝着西山奔去,很快就奔出了几里地。

  等到宋队长听说唐爱莲跟老同在晒谷坪打架,带着人赶到时,晒谷坪已经失去了两人的踪影。

  唐爱莲先启步,抢先了老同一里多路,老同想要追上唐爱莲,便提起了灵气,反正这里没有人,不如用灵力将她抓住,直接回七星山。

  是的,他住的地方并非岩背村,而是七星山。

  只是,他在岩背村里也有一座房子,房子的大门上有个箱子,跟信箱一样,只能投入,没有钥匙不能拿出,任何人有事求他,都可以将信投入信箱里。

  久而久之,众人便将他归入了岩背村的人,而实际上,他住的地方在岩背村后面不远处的一座由七个山头相连组成的七星山上。

  老同想要在路上就抓获唐爱莲,带回七星山,却不料,他将灵力运于足上,居然也追不上唐爱莲。

  到了此时,他才吃惊起来:那个女孩,真的只是个体修吗?

  不到十分钟,唐爱莲已经飞奔到了西山的荒坡上,隐入树丛中不见。

  老同后一步赶到西山,却不见了唐爱莲的踪影,他大声喊道:“出来吧,你如果不出来,我就去杀了你舅舅一家,用你表妹疗伤!”

  下一刻,唐爱莲从一丛松树后走出:“你敢动我表妹,敢杀我舅舅,我灭了你!”

  说到“你”字,唐爱莲左右手持一把短刀就扑了上去。

  舅舅是外公唯一留世的儿子,是简家真正的继承人,她怎么能够让他受到威胁?

  唐爱莲手中的短刀其实是两把飞刀,是在修真界那个守护灵石矿的金丹修士储物袋里得到的,一共有一百零八把。

  这些飞刀,最先,她只能用两把,后来慢慢增加,现在,一百零八把飞刀,都已经能够同时运用。

  就在刚才,她利用提前到达瞬间的功夫,她已经进入空间,将装着一百零八把飞刀的腰带捆在了腰间,每一把飞刀,都被她加上了念力,随时可以出动,但她手中,却只有两把飞刀。

  其他飞刀,她打算作为底牌来用。

  同时,她识海里的念力已经凝聚成锥状,随时准备发出攻击。

  她知道,今天这一仗,对她来说是一场硬仗。但她必须打,还得要打赢。否则,不说舅舅一家走不了,连她自己,也有可能送在这里,成为对方疗伤的养份。

  所以,这一仗,她必须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