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6章古月出事

  唐爱莲心中微动:你们已经给了很丰厚的报酬了。她的识海里,绿色性光又增加了不少。

  “哎呀,都已经过去了,不用给了。”

  “那怎么行!我们要是不给报酬,那不成了忘恩负义之人了吗?”胡扬大声说。

  唐爱莲“无奈”地:“你们实在要给,就给点现金吧。”

  “什么,给现金?”作为一个隐世家族,最不缺的就是现金,最缺少的就是天材地宝。

  但胡扬转念一想,就自为是地明白了。

  胡扬感激地看着唐爱莲:“我知道了,你是好人,你怕给我们增加负担。行,那就给你现金。可是,这现金给多少合适呢?这可是救命之恩啊。”

  唐爱莲自然不能说具体的数目:“让他们自己随便给点就行了。”

  实在是因为她已经从他们身上得到了丰厚的回报,收点现金,不过是让他们心理上有点安慰罢了。

  “行,我回去后跟他们说。”想了一下又说:“我回去后,一定跟族长说说,不要再派用联姻这种方式。胡卫红,以后都不会成为你的敌手了。”胡扬爽朗地说。

  对手?

  唐爱莲微笑:“胡卫红啊,还不能成为我的对手。”

  胡扬忙说:“啊,对对对,她跟你比,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啊,也不对,怎么能把她跟你比呢。算了,不提她了。以后有时间到我们胡家玩。”

  唐爱莲微笑:“你们胡家啊,我肯定会去的。我徒弟就是你们胡家人呢。”

  胡扬以为自己听错了:“你徒弟?”

  “是啊,你们胡家有个在外界自称古月的男子,就是我的记名徒弟!”唐爱莲不在乎提前告诉胡扬。因为,胡家她去定了。

  敢动她的徒弟,那个什么胡家主,她绝对不会放过。

  “古月?”胡扬还是不清楚,他们家谁在外面自称古月。

  唐爱莲脸上的神色有点神秘:“他的身份跟你们是胡大小姐一样。”

  “啊?”胡扬大吃一惊:“你说的是胡家家主的前妻子古月?”

  “前妻子?不是私生子吗?”

  胡扬的脸色有些愤慨:“古月才不是私生子呢,他不仅不是私生子,而且,还是胡青的嫡长子。这件事,胡家知道的人还真不多。”

  胡扬说出了古月母亲的故事。

  胡青是在外面读书时认识古月母亲古雅韵的,两人相恋,并在西方的教堂里举行了婚礼。

  两人在那边刚结了婚,胡青就接到家里的信说是老母亲病重。胡青赶回胡家村时,却发现家里张灯结彩,原来家里已经为胡青订下了宋家之女,逼着胡青娶亲。

  胡青不同意娶亲,并言明自己在外面已经娶亲,胡父母将他关了起来,他逃出去找古雅韵,却发现古雅韵已经卷了他的全部财产逃跑了。

  胡青愤恨回家,娶了宋家女,并生下了儿子胡安,女儿胡丽。

  十年后,遇到出外办事的胡青遇到十岁的古月,怀疑是自己的儿子,跟踪古月找到了古雅韵。

  但古雅韵坚决不跟他走,直到他以古月威胁,才跟他回到了胡家,但她的条件是,住胡家村可以,但不住胡青的家。

  就这样,古月母子就以胡家旁支的名义住在胡家村。

  众人见古月长相跟胡青实在太象,都怀疑是胡青的私生子,族人都以为古月是胡青家主偷情跟古雅韵偷情生下的古月。

  后来,族人见古雅韵对胡青从来都是丝毫不假辞色,又怀疑,是胡青**古雅韵生的古月。因为,古雅韵太漂亮了。

  不管怎么样,众人都将古月当成了胡青的私生子,却不知道,实际上古月是胡青的嫡长子。

  唐爱莲不由为古雅韵和古月的命运感到悲哀,也为胡青的不负责任感到恼火。

  “既然他不是私生子,他的父亲为什么不为他正名?却让他背着一个私生子的名声?”唐爱莲又问。

  胡扬不屑地说:“还不是因为宋家势大!”

  “古月为了逃离胡家,十五岁就虚报年龄跑去参军,十三年前失踪,三年后回来时带了一个百宝囊,里面有不少天材地宝。宋夫人将他抓起来拷问,他开始死都不说,后来宋夫人以他母亲的性命威胁,他才说是他师父送的。”

  胡扬忽然又想起唐爱莲说古月是她徒弟的事:“不会,你不会就是他说的那个送他宝贝的师父吧?可是——”

  可是不对吧,这个唐姑娘现在最多也就是十七八岁,十三年前,这个女孩才五岁吧?五岁当人师父?

  唐爱莲点头:“不错,我就是他口中的那个师父,他拜我为师的时候,我才五岁多。”

  “还以为,他说的师父是——”

  古月曾经说过,他身上的宝贝是师父送的,还说过他的师父很强大,只是,没有人相信他而已。

  “以为他说的师父是假的是吧?”唐爱莲哧笑一声:“我刚刚出生不久就被师父找到,每师父每天强行灌顶,可以说是出生就开始修炼,我五岁时,已经修炼了五年,为什么不可以收徒?”

  想到今天唐爱莲在对抗凤家护村阵法时的强大,手弹利箭、雪压火雨、力抗雷霆,护住了必死的一行人,胡扬的脸色,变得莫明变幻起来。

  如果古月有个强大的师父,那么,他的行情大大看涨啊。

  胡扬刹时想了很多。

  这次来凤家,才知道凤家的强大,根本就不是胡家能惹的。

  她是奉了家主的命令来送亲的,族里的人都知道,胡家只是想跟千年隐世家族交好,就连她之前也以为是这样。

  但这几天得到的结果,却是胡家一直在算计凤家!

  甚至,胡家老家主的女儿胡风,早就进入了凤家当卧底。

  这次,凤家肯定不会轻易放过胡家。能放过她和手下的性命,是唐爱莲说情的结果,当然,也是因为她只是一个送亲的人而已。

  不知道,胡家家主得知这个结果后,会怎么办?

  她父亲虽然不是家主,但却是最德高望重的族老,应该不会就这么放任她,将她丢在凤家不管。

  她看了看唐爱莲,又想到唐爱莲说的古月是她记名弟子的事。她的心中,忽然就作了一个决定。

  她严肃地对唐爱莲说:“古月出事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