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5章执念

  完事后,李新野跪在唐爱莲的面前,向她忏悔,她太美好了,让他情不自禁。说来说去,都不是他的错,而是唐爱莲的错。

  她除了原谅,也没有别的办法。

  唐爱莲发现月事没有来的时候,惊慌地去找李新野。

  李新野脸上的惊喜一闪而过,他抱着她,安慰她:“别怕,我们先结婚吧,结婚了也可以考大学。”

  她无奈之下,只能答应了。

  唐妈妈听到她要在这个时候嫁入李家,她坚决不同意:“你马上给我准备去读大学,否则,就永远别回娘家!

  一边是养育自己的母亲,一边是心中所爱,而且,还是腹中孩子的父亲,她要选择谁?

  唐爱莲伤心绝望,眼泪不断流下:“妈妈,我可能上不了大学了,我,我,我有了!”

  唐妈妈愕然:“你有了?你有了什么?”但她紧接着就明白了女儿说的是什么,她暴怒了,捡起一根扁担就打她,打得非常狠。

  从她疯狂的眼神中,唐爱莲看得出来,妈妈想要她腹中的孩子死,她想把她的胎儿打下来。她左躲右闪,护着自己的腹部,直到奶奶发现过来拦阻,她才冲了出去了。

  她就那么嫁进了李家,当然,只是按照农村小时摆了酒,没有领结婚证。原本还说好,结婚后也可以一起上大学,但当录取通知书来后,李新野却劝她“夫荣妻贵,我读跟你读一样。”

  她遗憾地放弃了上大学,在家赚钱供李新野读书,养李家人,在李家当牛作马几十年,直到李新野带着刘青玉回来,索要她的公司,她名下的房产。

  就在她要点然打火机,引爆液化气的时候,一个声音在心中响起:“阿莲,阿莲醒醒!”一种危机的感觉降临心中,她猛然清醒过来:她在度劫!

  如果不是最后被白天玉叫了几句,恐怕她已经点燃了液化气,然后死亡。

  在心魔劫中死亡,她就是真的死了。

  她心中冷汗直冒,她刚才在度心魔劫,上辈子没有读大学嫁进了李家,已经在她心中形成了执念,这个执念不消除,下次再遇心魔,恐怕就没有这么好运了。

  看来,她得想办法消除这个执念了。

  她压下猛跳的心,查看丹田。

  此时,五寸元婴们经过雷劫之后,一个个都非常饱满,而且,正从下丹田往上钻,最后占据了她的中丹田!

  而且,她还发现一点,她可以对这些元婴进行微调,身材,脸蛋,气质,自己觉得怎么好看就怎么调,一直调到最完美为止。

  她不知道的是,她在对元婴进行微调的身体,她的身体也在随着元婴的变动而变动,她的元婴变得完美的时刻,她自己的身材和脸蛋也变得跟元婴一模一样。

  这就是凝婴时期的变身,任何人在凝结元婴时,都有一个改变自己身体相貌的机会。都说修真界多美女,就是因为凝婴时,可以有这个改变的机会。

  唐爱莲并不知道她有这么个机会,只是单纯地看着可以将元婴调整得更美,因此便对元婴进行精雕细刻般的改变。却不知道,就因为这一改变,让她的自己的身体和相貌也变得更美了。

  就在唐爱莲和凤鸣在阵法里凝结元婴的时候,外面她的灵宠们却跟人发生了冲突。

  如果唐爱莲在这里,肯定能认识,这些人,正是龙组的头龙首和特组的头特首带来的人。

  他们虽然没有象隐世家族一般早早得到消息,有人要度飞升劫,但凤祖度飞升劫时的动静,他们却是发现有异。

  从发现到决定来看看,就花了两个多小时的时间,直升机飞过来,又耗费了不少时间,因此,等他们赶到现场时,度飞升劫的凤祖已经度完飞升了,只剩下唐爱莲和凤鸣正在度元婴劫。

  远看到阵法之中的两人,特首一时没认出来,但龙首却是一眼就认出来其中的女子是唐爱莲,当然,此时的唐爱莲全身焦黑,他是通过她没有收敛的气息认出她的。

  另一个少年,想到唐爱莲曾经说过凤鸣是她的未婚夫,因此也推测出另一个应该就是凤鸣。

  龙首心中暗恨,真没想到啊,那么大的阵仗,居然是这两个小家伙搞出来。而这两个家伙,都不是他龙组的人!

  他忌妒地看了特首一眼,凤鸣属于特工组的,唐爱莲迟早也会加入,特工组,便宜他了。

  特首见龙首的神色中带着嫉妒,心中微惊,龙首为什么会在看到这两个少年男女之后忌妒他?难道,这两个是他的人?

  他再次拿着望远镜细看那两个人。

  那个女孩,他肯定没见过,不过那个少年男子似乎有些熟悉。再认真看了一阵,忽然就想到了一个失踪好几年,一回来就要了结婚批准还请假闭关的人——凤鸣。

  是凤鸣要度劫了吗?

  特首终于肯定,两个度劫的人之中,那个少年就是自己组里的人,凤鸣!

  他冰削般的脸上居然难地得露出了一丝微笑:“原来,是凤鸣在度劫啊。”

  他盯着唐爱莲,眼神中尽是兴奋:“他旁边那个黑不溜丢的女孩,就是他的新婚妻子吧?看来,我们特工组又增加一员了。”

  他可是听黑七说过,凤鸣回来时带了个未婚妻回来,准备结婚,还让黑七跟他要结婚批准书。

  龙首看不得他得瑟的样子,哼了一声:“谁说她要加入特工组了?她心气可高的很呢,能看上你的特工组?”

  特首顿时奇怪了:“你认识她?”

  龙首顿时得瑟起来:“认识,当然认识,我们已经认识了好多年了。对了,她得到过龙神的接见呢。”

  特首这次是真惊诧了:“龙神接见过她?”

  龙首头一昂:“自然,我们可是好朋友。”

  龙首自己也是个金丹修士,他很明白,筑基是不用度劫的,丹劫弄不起这么大的阵仗,那么,只有一个可能,他们度的是元婴劫。

  能跟元婴修士成为朋友,那是他的荣幸。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