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3章讨公道

  胡青先是愤恨,后是丧气,接着便沉默了。

  一个声音忽然响起:“你其实是想借着胡卫红来达到当上胡家主吧?”

  三人齐齐抬头,就看到一个年轻英俊的三十来岁男子正大步流星地走进了胡家客厅。他的身上,散发着强大的气势,而他的脸上,却带着一股怒气。

  “古月?”

  原来,居然是古月回来了。

  胡忠心中大惊,外面不是有自己的人守着吗?他是怎么进来的?他怎么敢回来?看他周身的气势,他似乎又突破了?原来是先天四层,现在已经先天五层了吗?

  这个天赋,实在的逆天啊,再给他几年,肯定能超过自己!

  胡忠惊恐的是,这个古月是怎么知道,自己的意图在家主之位的?

  不错,他的确是想要胡青将家主之位传给胡卫红,然后他再一步步控制胡卫红,最后再让胡卫红将家主之位让给他,那样,他就轻易达到了成为胡家主的目的。当了家主,他就可以将自己在外面生的儿子接回来.胡卫红在他手中,就只是一块敲门砖而已.

  可他从来没有在人前透露过自己的野心,这个古月居然知道他的目的!

  这个人,不可小看!而且,他这个时候回来,肯定是跟胡卫红争家主之位!

  胡卫红一见古月也是脸色大变,古月不是逃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家主之位向来传男不传女,除非没有儿子了!

  古月也是老家主的私生子,他回来了,这家主之位,还有她的份吗?

  胡卫红气急败坏地指着古月:“你不是逃走了吗?你还敢回来?”

  身材高大的古月站在胡卫红的面前,哪怕收敛了气势,也给她形成一种迫人的压力。

  “这里是我的家,我为什么不敢回来?”

  “你,你偷了家族的功法,你还敢回来,你就不怕族规的惩罚?”胡卫红喊道。

  古月转向眼带激动地看着他,却一声不响的胡青:“你也这样看吗?”

  胡青摇头:“我——你——你娘——”

  “这是家主生前给定下的罪名。”胡忠抢着说道:“古月如果问心无愧,为什么要逃走?既然逃走了,那就是畏罪潜逃。”

  “呵呵!”古月呵呵笑着:“我若不逃走,难道等着别人将我害死?我没有做就没有做,就算胡宋也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我偷了家族的功法!

  再说,家族的功法,嫡支的嫡子女都可以不加限制地学习。我身为胡家的嫡长子,就算看了家族的功法,也不为罪!”

  “你撒谎!”胡卫红大叫:“你不过一个不被承认的私生子罢了,你居然敢说,你是胡家的嫡长子?”

  不知为何,她的心中很慌。因为,直觉告诉她,古月说的是真的!

  就连胡忠,也很意外,他一直以为,古月只是胡青的私生子,而且,还是没有得到胡青承认的私生子。

  之前,胡忠没有将他放在眼中,就是因为,古月的私生子身份虽然在族中流传,却一直没有得到胡青承认。甚至,连姓氏,都一直没有改过来,进入胡家庄十几年,依然还是跟着他的娘姓古。

  胡青只有一个儿子,却一直没有承认这个私生子,他猜测,两人相貌相似,也许只是巧合,古月,根本就不是他的私生子。

  但此时,听到古月自称胡家的嫡长子,他的心中忽然一颤:胡青没有承认他的私生子之位,是不是因为,他不是私生子,而是嫡长子?

  一想到古月有可能是胡家的嫡长子,胡忠就感觉不好了,因为,古月,比胡宋还要难对付。

  之群胡宋是因为有宋家撑腰,他不敢争。

  胡宋死了,宋家主也废了,他以为时机已经到,可以通过胡卫红争一下,为此还不惜在胡卫红面前暴露了他跟胡卫红的父亲关系,鼓动本就有野心的胡卫红来争这个家主之位。

  可现在,古月却跳出来宣称,他是胡家的嫡长子?

  难道,他又要蛰伏下去?

  古月听着胡卫红的话,却并不辩驳,而是看着胡青:“我的好父亲,你就没有什么要说的吗?”

  胡青抖着嘴唇:“我、我对不起你们娘俩。”他盯着古月:“你把你娘藏到哪去了?”

  “一句对不起,就能抵销你停妻再娶的错给我母亲造成的伤害吗?”古月看着胡青的眼神中带着恨意:“至于我娘,她不想见你!”

  “停妻?再娶?”胡忠惊恐地看着古月。

  胡卫红大喊:“不可能,我爸怎么可能跟你娘结过婚?”

  古月依然紧盯着胡青:“怎么,敢做,不敢当?”

  胡青忽然就生气:“我怎么可能不敢当,是你娘,是你娘一直不肯见我,甚至,不肯承认我们的关系!”

  “那你自己说,我娘她为什么不肯承认跟你的关系?”古月冷冷地说。

  “我、我、我——”胡青我了半天,却说不出话来。

  古月说:“当年,你追了我娘三年,我娘才答应嫁给你,可你跟我娘的教堂举行婚礼之后,家里一封信,就将你叫了回去。我娘苦等你不到,等了三个月,却等来你的喜帖,通知我娘来参加你的婚礼!”

  胡卫红听着古月的话,一时也哑了:这个胡家主,居然真的跟古月的娘举行过婚礼?如果他说的话是真的,那古月还真的是胡家的嫡长子了。

  她还怎么争家主之位?

  中国向来是长子继承制,有古月在,别说她这个被胡青认回来的私生女,就算胡宋还在,也争不过他。

  只是,之前,他为什么不争?

  难道是因为那个时候有胡宋在,而胡宋有宋家主撑腰,他自知争不过,所以就干脆不争?

  这么说来,他也是知道胡宋死了,才回来跟她争这个家主之位。看来,这个古月也只是一个怂蛋罢了。

  自以为看出真相的胡卫红,朝着古月丢过去一个不屑的眼神。

  古月接着说道:“我娘一个女人,怀着孩子,丈夫忽然要跟别人结婚,还给她送去喜帖,你要她怎么想你?

  我娘是个要强的人,但她还是不敢相信你会停妻另娶,她悄悄混进了胡家庄,看到的,却是你胡家正在大族旗鼓准备你和宋小姐的婚事。我娘只能绝望离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