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6章回来吧

  “你敢说我娘的婚书为假?”

  古月愤怒地朝着胡忠逼去,却被古雅韵拉住了:“我儿别急,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她根本不看胡忠,而是看着胡青,等待着他发话。

  “这个婚书当然是真的。”

  胡青从自己的口袋中拿出一个玉盒,打开,里面放着一方折叠得非常好的绢书,打开来,上面也是一份婚书,跟古雅韵手中的一模一样。

  只不过,胡青手中的那份,显得旧了一些,大约是他经常拿出来看的原因吧。但保持完好,也说明了他将婚书看得很重。

  古月将两份婚书摆在桌上,冷冷地问胡忠:“你现在还想说,这婚书是假的吗?”

  婚书,男女各持一份,两份摆在一起,胡忠想再说是假的,都说不下去。

  胡忠只能责问:“你既然跟老家主有婚书,为什么这么多年都不拿出来?而宁愿背着一个坏女人的名声,让你儿子也承担着私生子的名头?

  你难道不觉得,胡宋和古月明明是兄弟,一个成为人上人,被从小作为家主培养,另一个被当垃圾自生自灭,你不觉得太不公平吗?”

  古雅意这才看向胡忠。

  她打量了胡忠一阵之后,这才说道:“你是为自己打抱不平吧?

  你跟胡青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弟,胡青从小被当作家主培养,而你却不被承认,从小被族卫养大,成为自己亲弟弟的族卫,被呼来喝去。

  所以,你心中不平,才想着要窜缀胡卫红来争家主之位,甚至,趁着胡宋死亡,古月不在家的机会,带着一班族卫来逼着老家主将家主之位让给胡卫红吧?

  实际上,是你自己想当家主吧,胡卫红若真当上了家主,哪怕家族的事务全部由你作主,你也不会满足,应该是打算着,等胡卫红当上家主之后,你就给她找个婆家嫁出去,然后让她将家主之位让给你吧?”

  胡忠惊恐地看着古雅意。

  他一直以为,古雅韵这个女人说好听点是个儿孤高自许,说难听点就是自视甚高,不合群,其实还软弱好欺。

  换个女人,若是被宋夫人和胡宋那样欺负,肯定会哄好老家主,让老家主替她作主。可她呢,全是端着身份,一味地将老家主推开。

  可现在看来,这才是个厉害的女人啊,宋夫人和胡宋千方百计要害他们母子,他们母子看视被欺负得很惨,却一直都活着,现在还堂而皇之地走进这里,跟他交峰。恐怕一切都在她的掌握之中吧?

  他是已逝老家主的私生子,跟胡青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弟这事,应该没有人知道才对,她是怎么知道的?

  胡忠盯着古雅韵,忽然就感觉恐怖起来。

  其实,胡忠是已逝老家主的私生子,跟胡青是同父异母兄弟这事,是唐爱莲看出来之后,告诉古雅韵的。

  胡青和胡忠有着相似的血脉,但他们的血脉又比亲兄弟少,所以,她才断定,他们应该是同父异母的兄弟。

  而从胡忠的反应来看,他自己应该知道。反而是胡青,他眼中的诧异一闪而过,看来,他并不知道自己还有个异母弟弟。而且,这个异母弟弟还在图谋自己的位置。

  不过,胡青只是诧异了一下,又将目光放到了古雅韵身上:“夫人,你回来为夫身边可好?”

  古雅韵心中微动,却傲娇地扭开头:“休想。”

  胡青叹气:“夫人要怎么才回为夫身边?只要你回来,你要我怎么都可以。你不在我身边,我不放心!”

  古雅韵低头想了一下,说:“要我回来也行,第一条,你必须将宋夫人休掉。”

  胡青一怔,要休掉宋夫人可不容易啊,宋家主虽然废了,但宋家还有其他人。

  “我可以将她另院别居。”

  古雅韵强硬地说:“我不会跟人共夫,哪怕仅仅是名义也不行。”

  胡青一咬牙:“行,我会跟宋家人说,解除跟宋琴的婚姻,让宋家人将宋琴接回去。”

  古雅韵没想到他会答应,难道,他不顾家族利益了吗?

  胡青看着古雅韵,温柔得能滴出水来:“我心中一直只有你一个。当年家里把我骗回来,就要我跟宋小姐结婚,我坚决不答应,并说了,宁死不娶。但母亲把我给关了起来。

  后来,母亲见我不妥协,就以她自己的性命相威胁,说,如果我不答应跟宋小姐结婚,她就在我前面割喉自尽。我知道母亲的性子,若不答应,她绝对做得到血溅喜堂。

  我无奈之下,只得答应。我原本的想法,只是权宜之计,就算结了婚,也绝对不碰宋小姐,再跟她请求,得到她的谅解,先做一对假夫妻,再去将你接回来。

  可我没想到,他们居然给你发去请帖,更没想到的是,他们在我和新娘的酒水里下了药,那一晚,糊涂成了事,有了胡宋。

  后来,我曾经多方寻找,一直没有找到你,直到那一次,见到冻僵的你和月儿,我才将你们带了回来。

  这么多年,因为你不肯见我,更是坚决不承认我们的关系,我不能光明正大的关心你们,只能派人暗中保护你们母子。

  只是,后来我中了毒,权力渐渐移到了胡宋手中,想要照顾你们也变得有心无力,所以,雅韵,我实在对你不起你们母子。

  但有一点,雅韵,我敢发誓,我的心中,真的只有你一个人,而且,直到现在,我的心中依然只有你!除了新婚之夜,我这些年也一直没有跟宋夫人住一起。”

  “什么,你中毒了?”古雅韵声音有点惶急。

  胡青见她还关心自己,心中顿觉一甜:“放心,那毒只是让我的功力下降,对生命没有危险。我跟宋琴一直没有领过结婚证,所以,从法律意义上来说,我只有你一个夫人!雅韵,回我身边来吧!”

  古雅韵听着胡青的表白,心中也有些感动,只是,一瞟到胡卫红,眼中又冷了:“你心中只有我一个人?胡宋你说是新婚之夜被下药,那胡卫红又是怎么来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