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0章阴沟里翻船

  胡青深呼吸了一下,压下心中的愤怒,淡淡地说:“宋老弄错了,我胡青没有私生子私生女一说,这是我的原配给我的生嫡长子胡月。”

  “原配?”宋太上长老目光一凝,盯着胡青的目光象是一把刀:“你的原配不是我宋家女宋琴吗?哪里又来一个原配?”

  胡青懔然不惧:“错,我早在外界读书的时候,就跟古家女在海市教堂举行过婚礼,有婚书为凭。”

  胡青说着,拿出了自己的婚书打开放在桌上。

  “所以,我的大儿子胡月,就是我的嫡长子,而不是什么私生子。”

  “胡说,你跟我宋家女儿分明是明媒正娶!”宋长太上长老愤怒了。

  胡月冷冷地说:“我就不信,你们宋家要把女儿嫁给我父亲,没有进行过调查。”

  宋太上长老一滞,当年将宋琴嫁入胡家,怎么可能没有调查,又怎么能不知道他在外面读书时已经娶妻?

  只是,当时的宋家需要跟胡家联姻,只要胡家明媒正娶,将宋家女迎入胡家,

  “在明明知道我父亲有妻子的情况下,将女儿嫁给我父亲,难道你们宋家人不知道,先到为君,后到为臣的道理吗?

  更何况,我父亲跟宋琴,并未领过结婚证,所以,我父亲的妻子,只有我母亲一个。”

  这话里的意思:你们宋家女,只配给我父亲作妾!

  从宋家闯阵而入,宋太上长老又嚣张地宣称胡家是宋家的后花园,胡月就知道今天的事不能善了。

  人家都欺到头上了,说他仗师父的势也好,他今天就是不想忍!师父出手也不好,不出手也罢,他都不愿意做个缩头乌龟!

  “你胡家欺人太甚!”宋太上长老大怒,伸手就要去抓胡月。这一次,他先天六层的气势全开,势要给胡月一个下马威!

  古月一见宋呈动手,哪怕明知道不敌,也准备起身迎敌。

  只是,他才刚刚站起,就见到一个白影一闪,就发现宋家太上长老的手捉住了。

  捉住宋呈的人是之前一直站在唐爱莲身后的一对十六岁左右金童玉女之中的白衣少年。

  之前宋家太上长老只扫了一眼,就没有去管了,因为,那一对金童玉女虽然长得漂亮,却没有一点气势,象是普通的随从,因此,没有加以注意。

  但此时,他却发现,他看走眼了,这个少年抓住他的手腕,他居然动惮不得!

  他可是先天六层啊!

  “你——你放开我!”宋家太上长老怒叫。

  胡青之前也以为唐爱莲带的这对随从只是一般人,没想到,一出手将让宋家太上长老宋呈制住了。

  他之所以任由儿子这么大胆挑衅宋家太上长老,也是因为有古月的师父在,最好是儿子激怒宋家人出手,古月师父势必会维护他。

  可他没有想到,仅仅是古月师父的一个随从,就能秘杀宋家的太上长老宋呈。

  宋呈的四个随从一见自家太上长老被那个长相妖美的少年抓住,顿时怒了,一起扑了上去:

  “放开我们太上长老。”

  “你居然敢抓我们太上长老?”

  “找死!”

  “握草——”

  小青见这些要围攻小白,闪身上前,只听得“嘭”“嘭”“嘭”“嘭”四脚,那四人无论是后天大圆满还是先天高手,都被小青一脚踢开。

  而且,无论从哪个角度踢的,最后全部都是踢到院子里,一个叠一个,象叠罗汉般叠在院子里。

  而且,这些人叠在那里,居然还老老实实地叠在那里不散开——他们都被踢中了穴道,动惮不得。

  宋家太上长长老羞成怒:“这些人不是你们胡家的人吧,你们胡家,现在就只能依靠外人了吗?”

  唐爱莲的声音悠悠响起:“小白你太弱了啊,抓个人还能让他说话,你看小青多干脆!”

  小白顿时涨红了脸,说道:“主上说的是。”

  下一刻,他就将手中的太上长老丢了出去,恰好扔在那四人的最顶端,压得最下面的一个年轻人翻着眼睛昏了过去。

  唐爱莲抬了抬手:“行啦,宋家人已经知道错了,他们都闭上嘴巴静思自己的过错去了,胡老家主,你可以继续刚才的事啦。”

  胡青顿时大喜:“对对对,继续刚才的事,胡刚,开祠堂,立家主,处置判徒。”

  一听到“判徒”二字,胡卫红顿时感觉不好了,她大声叫道:“我父亲不是判徒!”

  好容易找到了自己的父亲,还是个高手,原以为,以后都有个大靠山了,谁知道,这个大靠山,马上就要倒了。

  这怎么能行?

  胡卫红朝着唐爱莲大叫:“唐爱莲,算我求你了,救救我父亲吧。”

  唐爱莲撇了她一眼:“刚才是谁说,我不是胡家人,不能管胡家事的?”

  “不不不,您是家主的师父,您当然能管胡家的事。”胡卫红口不择言。

  胡家众人听着她这话,顿时都愤怒地看着胡卫红。

  就算是家主的师父,也不能管胡家的事吧?

  “你放心,你们胡家搞红搞绿,只要不欺负到我徒弟的头上,我都不会管的。不过,只要让我知道有谁欺负我的徒弟,我也不在乎以强凌弱!”唐爱莲似笑非笑地说。

  她这话也是说给胡家人听的,她不会管胡家的那些家务事。但前提是,不要欺负她的徒弟。

  宋家人一听,心中便有些怪太上长老不该朝着胡月出手。

  宋家太上长老一听唐爱莲这话,顿时后悔了,如果他当时不出手对付胡月,自己五人是不是就不会在这里叠罗汉?

  谁知,他刚刚这样一想,唐爱莲又说道:“当然,我徒弟的父母妻儿,也在我的保护之列!”

  宋家人一听,顿时都死心了。就算太上长老对付的不是胡月,也肯定是胡青,那是也胡月的父亲啊。

  他们今天就不该听宋家主的话,在接到胡忠传出去的信后,跑来胡家为他的女儿撑腰。

  当然,为宋琴撑腰只是一个借口,另一个重要的目的,还是来压服胡家的新家主,继续为宋家服务。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