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6章撤职查办

  “难道,唐知青交了副业钱?”他问。

  阳大队长点头:“是,唐知青是几年一次交的。在她来的第二年春节,一次**了。我把她交的钱,于当年过年前请人换成了物资,发给了社员,每家发了十斤大米,十斤面粉,还有两斤腊肉,两斤糖,两丈布。这些东西价值约一千多块钱。”

  方冰妍马上抓住了辫子:“她不是一去近五年吗?而且,你不是说,他们是一起去的吗?那就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人。两人只交了一千多块钱,还说你不是包庇她!”

  她看了其他人一眼:“再说,这几年出外做副业的人每个月交的是四十块钱!”

  阳大队长却是面无表情点着头:“你说不错,可唐知青从深山出来后,又在今年春节的时候发给了黄土坪的社员每户六十斤大米,六十斤面粉,十斤猪肉,十斤糖,十斤果,还有三丈棉布。

  这些东西值多少钱你自己算算,够不够他们两人这些年的副业费!”

  方冰妍初初一算,没粮票买的大米要四五毛钱一斤,按四毛多一斤算,六十斤就是二十五块钱;面粉也一样也是二十五;

  十斤猪肉,市场上约一块到一块六,按最低一块来算,就是十块钱;

  糖和果,一起算十块吧;布,棉布一尺要四到六毛,按四毛算吧,三丈就是十二块。

  这几样东西合计就是八十二块钱。黄土坪现在是八十一户,妈呀,这一次就发了六千多块钱!

  一个做副业的社员每月交四十,一年交四百八十元,十年才四千八百元,可人家一次就拿了六千六百多块钱!加上第一次发的,一千多,加起来就是八千块钱。

  这两人每月要交八十,一年也就九百六,五年也是四千八百元。

  可人家交了近八千块,差不多两倍了。

  “算清楚了吧?他们交的钱,就算全部按今年的副业费每月四十元算。他们交的钱足够他们交八年的副业费!”

  “这不能你说多少就是多少吧?而且,他们交的钱,你们也不能就这么分了吧?”方冰妍不死心地问。

  凤鸣以看死人的眼光,冷冷地扫了方冰妍一眼。方冰妍顿时如坠冰窖。我的天,这个人太可怕了。

  但现在的她,就算垂死挣扎,也要挣扎一下。因此,顶着凤鸣的冷眼,依然倔犟地昂了昂头。

  阳大队长淡淡地看了方冰妍一眼,说:“让社员出去做副业,本来就是为了改善社员的生活,社员交的副业费不发给社员,留下来干什么?

  而且,怎么处理社员交的副业费,是我们黄土坪的事吧?至于我们黄土坪有没有发这么多,你也可以去黄土坪去问社员,看是不是发了这些东西。

  当然,我当年怕黄土坪发东西太多,会引起别的村感觉不公平,因此,我曾经交待过,让他们不要说出去。但我相信,以利益引诱,总会有人说实话。

  而且,我们的帐本上,也会一笔一笔记得清楚。社员领取东西的时候,也都签过名的。”

  阳大队长一开始就只知道,一件想要所有人都不说是不可能的,因此,他早就做好了准备:没有人问,这事就过去了,如果有人问到,就说是唐知青交的副业费。

  最后,封主任又让人通知黄土坪的队长,将黄土坪的帐本,特别是分发给社员物资的登记本拿来。

  生产队长也知道,他们村今年过年发了那么多东西,早晚会有人来查,也早就作好准备,将社员领取物资的登记本拿了来。

  看着那些社员各种字迹的签名,封主任相信了:“行了,我相信阳大队长是个好干部,也相信唐爱莲同志是个千方百计改善人民群众生活的好同志。方冰妍,你诬告阳大队长和唐爱莲同志,撤职查办!”

  方冰妍一听到撤职查办四字,顿时绝望了。她去告状,是为了发财,可谁告诉她,她居然把赤脚医生的位子也给丢了。

  “不能啊,我们整个大队,就两个赤脚医生,你撤了我,谁来当这个赤脚医生?”方冰妍说到这里,心中又有些安慰,她这可是技术工种,不是所有人都能代替她的。

  封主任冷笑:“我就不信,没了杀猪佬,就要吃连毛猪了。你们这么大个地方,就培养不出一个赤脚医生?你还是老实说吧,是谁让你诬陷唐知青的?”

  “我——”

  方冰妍还不想说,因为,那人说了,只要她做了这件事,无论成功与否,都不得说出她来,成了,有一千五百块钱,不成,也会给她两百块钱。

  说了,那她就什么也得不到了。

  听说要换赤脚医生,阳大队长却是有点为难,赤脚医生,不是短时间内能培养出来的。

  方冰妍能当上赤脚医生,那是因为她跟老赤脚医生有点亲戚关系,那老人才收她当徒弟,别人想学不容易。

  他们大队倒也曾经送过几个高中生去培训,但培训过后,那些人就往城市里跑了。最少,也跑乡卫生院去了。

  在农村,能留下来的往往只有祖传中医。一根银针,什么病都治,满山的药材,不花多少钱。

  唐爱莲心中一动,说:“本地的赤脚医生,我可以暂时代替,并且,在我走之前,尽量培养几个优秀的赤脚医生出来。”

  “不可能,你怎么可能会医术?”方冰妍气急败坏地差点喷到唐爱莲面前。

  凤鸣冷冷地挡唐爱莲的面前,却不看方冰妍,而是朝着封主任和阳大队长说:“我可以证明,阿莲是一个非常高明的中医生。她一岁开始拜隐世高人为师学医,而且,她有中医的行医资格证。”

  他看得出来,唐爱莲想当这个赤脚医生。她不想当兵,而且,他已经是属于部队的人了,妻子不进部队也好。

  至于进工厂,阿莲更加不会去,就一心一意等着七七年度的高考,去读大学,消除上辈子没有读大学的执念。

  而且,他这次送了爱莲下来,自己肯定得归队了,不能陪在她身边,他又不想让她去干农活,让她在这里当个赤脚医生也不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