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9章臭飘万里

  听着这些议论,红英的脸上非常愤怒,唐爱莲连忙拉住她的手:“你刚才还劝我别急,怎么自己倒急起来?难道你就这么不相信师父?”

  红英怎么能不急:“可是,师父,那个铁老头的病连市医院都治不好。”

  周子安却撇嘴:“市医院的医生怎么能跟我们师父比?”

  红英恍然:“是噢。”

  她干脆跑了出去,维持起秩序来:“大家让让,对,往旁边点,这边,抬这边来。”

  抬着病人的两个大汉一见红英,皱了一下眉:“神医呢?”

  红英指挥着他们将病人抬进卫生室:“我师父在里面呢。”

  两个长得差不多的大汉将铁老头抬进去,后面还跟着着两个大汉,这四个大汉都是一米八九的身高,相貌还都带着凶恶。他们的后面,还跟了一大帮人。

  红英指挥着那两个抬人的大汉,将人移到卫生室的床上。

  两个汉子对眼前的唐爱莲视而不见,焦急的眼光地四处寻找:“神医在哪里?”

  唐爱莲早已换上白大褂,带着口罩从里面走出来:“你们不用焦急,这房里的人太多,大家先出去吧。家属留一位下来照顾就好。”

  周子安和红英便将众人劝了出去,最后,屋里只剩下了唐爱莲和子安红英。

  唐爱莲这才开始检查病人,只见他脸色腊黄,眼窝深陷,双眼无神,口中的气息若有若无,眉心已经带上了稍许死气。

  这样的病人,分明已经到了最后时光,若唐爱莲不管,最多就是明天的事。

  红英很有些气愤:“师父,这个铁老头分明是肚子生龟呢,这病——”这病明明没救了。

  生龟,是农村人肚子里长肿瘤的另一种称呼。唐爱莲念力一扫,便知是胃癌晚期。

  因为还是第一次开门,因此,唐爱莲也没有让两个徒弟上前把脉,而是自己先把了脉,然后又看了舌,以念力扫描了病人的病灶部位。

  又问那家属铁老头平时的症状,然后才对那家属说:“你愿意出多少钱来治好你的父亲?”

  铁大原本就对父亲的病已经绝望,只是有人专门去家里告诉他们了,大队卫生室来了个神医,能治好他父亲的病。他不能不来,实际上,他根本就没有抱希望。

  “只要你能治好我父亲,你要多少都可以!”

  “你还是说个数吧,你能出多少?因为我要根据你出的钱来用药。你出的钱越多,我用的药越好,如果你没钱,我也会尽力救你的父亲,但用的药肯定没有那么好。”

  铁大眼睛一亮:“你的意思是说,我父亲的病,能治好?”

  唐爱莲奇怪:“你把父亲抬来,不就是希望我能治好他的病吗?怎么又不相信我啦?”

  “无论我出多少钱,你都会救活我父亲?”

  唐爱莲点头:“我刚才说了,我会根据你出的钱来决定用药。你只要量力出钱即可。”

  铁大松了一口气:“我把家里能带的钱都带上了,一起就只有五十二块六毛五分。”他说出这话之后,自己都感觉不好意思。

  唐爱莲心中苦笑:五十二块六毛五分,连药屑都买不到吧。不过,这铁老头长期卧床,

  从铁大的神色来看,他应该是真的没钱了。

  唐爱莲考虑了一下,说:“你父亲的病,化掉他的肿瘤不是问题,问题是,他的身体亏得厉害,必须补。没钱的话,很难补啊。”

  铁大扑通一声就给唐爱莲跪下了:“神医,请您一定救救我父亲,我虽然没钱,但只要你救我父亲,我们四兄弟都会非常感激你,以后您有什么事,跟我们说一书,水里来火里去,我们都不皱眉头。”

  唐爱莲看得出来,这个铁大真的是个会感恩的人,便给子安丢了个眼色,子安连忙去扶他起来:“你先起来,我师父会尽力帮你的。”

  唐爱莲先以针灸刺进肿瘤,加以念力,断绝肿瘤的生机,然后去倒了一杯水,暗中加入一滴带着生机之力的灵液,拿出一颗从空间阁楼的药柜里拿出来消化肿瘤的丸药,递给红英:“喂他服下。”

  红英拿着水将药喂了下去。

  那铁老头喝下服用药后,很快就醒了过来。一见大儿子在旁边,便知道,儿子定是又将他送来看病了。

  不待他说话,唐爱莲便对铁大说:“你快扶你父亲去上厕所吧。”

  铁大奇怪,他父亲都没有说要上厕所呢。而且,父亲已经躺了这么多天,怎么还能站得起来。

  但医生的话必须听,他连忙过去将父亲扶起,铁老头居然搭着他的手站了起来。

  更见鬼的是,铁老头一站起来,就感觉肚子响了起来,忙说:“铁大你快扶我去上厕所。快!”

  幸好,离大队部五十多米远的地方就有厕所,而铁老头急于上厕所,扶着儿子居然走得飞快。

  外面守着的人还在等着看笑话呢,都知道,这病人快死了,会不会被这知青一治就死掉吧?

  这铁家四兄弟,性子都不怎么好,平时从来不吃亏,谁惹着他们家一个,他们就四兄弟一起上,整个大队都没人敢惹他们。

  但他们却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对父母非常孝顺。

  也不知谁去找来的这铁家兄弟,分明是要借他四兄弟的手来整治这个知青啊。

  可笑话没看到,却看到病人居然出来了,而且,不是抬着出来的,而是由他大儿子扶着出来的。

  刚才跟老大一起抬着父亲来的其他三个儿子一见父亲出来,连忙上前扶住:“阿大你怎么样?”

  “你们给老子让开,老子要上厕所。”铁老头吼了他们一嗓子。

  三人连忙让开,待父亲在铁大的搀扶下进了厕所,三人面面相觑:市医院的医生说,父亲也就三天的事了,让他们趁着还有一口气把人接回家,千年屋他们都已经准备好了。

  今天正好是第三天,父亲这不会是回光返照吧?

  三人一时不得法,进又不好进,走又不好走,就站在厕所门口。

  忽然,从里面飘出一股恶臭来,三人獯得赶快跑了。就连在厕所里的铁大也跑出了厕所,站到旁边的一株大樟树下狂吐。

  这臭味飘出来,周围好远的人闻到了:

  “什么东西这么臭。”

  “刚刚不是铁老头进了厕所嘛。”

  “铁老头拉的粑怎么这么臭?”

  “他不是好多天不吃饭了吗?怎么还有粑拉?”

  “臭死人了。”

  “不会遗臭万年吧?”

  “不会说话别乱说,这是臭飘万里”

  连卫生室门口都有臭味飘过来,之前怎么都劝不开的人,这一下被铁老一泡屎臭走了。

  唐爱莲拿出一支线香点燃,香味散开,才将那臭味驱除干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