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6章出走

  唐爱莲的念力一直监视着方冰妍和独眼龙所做下的一切。

  她完全有能力救下方冰妍和独眼龙,但她为什么要救?看着两个想要害自己的人一起同归于尽,又不用背因果!

  天亮后,方冰妍的母亲到大队部报案,于是,方冰妍跟独眼龙一个下毒一个使刀两人抱着同归于尽的事就传遍了整个黄岭大队,甚至整个房林公社。

  独眼龙那天煽动一帮人来大队卫生室“医闹”的事终于真相大白,原来,他是为他的情人“讨公道”来的!

  当然,人们更多津津乐道的是方冰妍跟独眼龙的“女干情”。

  案情很简单,公安从群众嘴里问出了“医闹”的真相,查出了那碗独眼龙没吃完的面条里面的毒,看到了方冰妍胸口上的还插着的刀,很容易就将经过推测出来了

  公安想要将两人分开,却发现独眼龙将方冰妍抱得非常紧,想要将方冰妍胸口的刀拨出来,又发现独眼龙抓得非常紧,除非将独眼里的手砍开,否则,无法拨出来。

  最后,只好将两人一起放进一具棺材里,抬去埋掉了。

  从那之后,唐爱莲的“神医”之名倒是因着方冰妍和独眼龙的事被传得更远,来黄岭大队卫生室看病的人也越来越多。

  最后,周子安和红英也要看病,唐爱莲不得不又招了两个人,来帮着做些杂事。

  周子安和阳红英的医术在实践中进步神速,三个月后,中医六法治病,他们都已经基本掌握。

  也有人来捣乱,但都不用唐爱莲出手,铁大兄弟就能将人赶走。

  自独眼龙那夜摸来卫生室的事情发生之后,唐爱莲就让小金和黑子白天晚上都在卫生室里,而不是一到晚上就让它们进空间修炼了。

  一只金猴一只黑狗每天跟着周子安和阳红英一起学习,一起采药制药,居然也学着给人治病,也成了两名“兽医”。

  唐爱莲为它们准备了很多成药,它们查看过病人之后,会直接成药中找出适合的药,给病人。

  一些孩子甚至主动让这两只看病,当然,它们看过之后,唐爱莲会再次帮他们看,检查两只找出的成药,对症了才给病人。

  三个月的时间过去,这三个月,凤鸣都没有出现过一次,连信都没有寄来,唐爱莲知道,他肯定又开始执行任务了。

  这天,唐爱莲将两个徒弟叫到前面,提了几个医学案例,他们都不出差错,便说:“你们已经跟我学了三个月,中医的医术应该学得差不多了,从今天开始,你们就出师了。明天开始,师父就出外云游,这个卫生室就交给你们了。”

  周子安和阳红英面面相觑,别人学医,哪个不是跟着师父学个几年甚至十几年都不一定能行,可他们居然只学了三个月,就说他们能出师了?

  “怎么,不相信?你们是不是相信师父,还不是相信你们自己?”

  周子安忙说:“不是的师父,我只是感觉,跟着师父的时间太短了而已。”

  阳红英也说:“是啊师父,才三个月呢。”

  唐爱莲摇头:“我带了你们三个月,已经很不错了,我其他的徒弟,就只是直接传给他们医学知识,都没有带过一天呢。”

  她收的那些巫医徒弟,如木笑笑宁静等人,都是一指点眉心,直接传了功法,就让他们自己去消化,自己去实践。

  上次她刚回希望园之后,就抽了几个来检验,他们的武功自不必说,医术也是非常厉害,已经可以独立行医了。平时,希望园里的人有个头疼脑热的,都是由他们几个在治疗。

  只是,现在还不到时候,她无法开私人医院或是药房,暂时还用不到他们而已。

  而周子安和阳红英,能跟在她身边学习三个月,的确很难得了。

  “可是,师父,您走了,那些奇病重病,我们没法治啊。”两个徒弟心中都有点惊慌。

  “别怕,本来这个大队的卫生室,就只是治些普通病,大病重病,应该到县里市里去治。更何况,你们的本事,只要不是绝症,都能治好。而绝症——”唐爱莲叹了一口气:“你们就不要收了。”

  她想离开,也是因为,这个大队卫生室就这么大,可慕名而来的人却越来越多,虽然说,她能积累更多的功德,这段时间,她的性光在绿色的性光最中心,生出了一颗青色的心。

  虽然青心只有黄豆大,但性光本来就难以进阶,能够多出这颗青心,已经是她在黄岭大队卫生室积累了庞大的功德才得到的。

  但她还有更多的事要去做。

  比如,目前对她来说最大的事——塘岭大地震快来了。

  她必须去那里,通知那里的人转移,希望能通过自己的努力减少一些伤亡。救人的功德,永远是第一的。

  唐爱莲拿出了几瓶丸药分给两人作后备:“这是我师父炼制的药,用途都写在瓶子上了,这里面用的药材大部分已经绝种,所以,这种药也是用一颗少一颗了,不到万不得已,不要用这种药。”

  两人心中都是激动,这是师门秘药啊!甚至,连治疗癌症的药都有。

  “师父,您不是说,您走之后我们就不收绝症病人吗?”

  “傻瓜,这是给你们拿着以防万一的。”

  又拿出几张一次性通信符给两人:“如果遇到难事,可以写字条夹到符中烧掉,师父就能接收到你们的消息。”

  “这是,符纸?”周子安大吃一惊,早就知道师父很神秘,没想到,师父连符这种东西都有。

  不会被人说是封建迷信吧?

  “恩,这是通信符,一定要收好,不要说出去,否则,被人发现就不好了。”唐爱莲交代。两个徒弟都是她精选出来的,她相信他们,但不相信别人。

  这个时候虽然没有前几年那么严格,但若是有人告了,还是有点麻烦。

  两人连忙保证:“不说不说,连父母都不说,打死都不说出去。”

  “好了,我要走了,你们都不用送我。”唐爱莲说着,招呼着黑子和小金准备走。

  只是,她刚一出门,眼前就有一个高大的阴影盖了过来,唐爱莲的眼睛瞬间就睁得溜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