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1章鉴定三痴

  对别人来说,潜入海底寻找那些散落的瓷器再打捞的过程,是一件很麻烦的事,要花很多时间。

  但对唐爱莲来说,在海底打捞真的很简单,将念力分散,所及之处,直接以念力摄取就行。

  一些大件点的瓷器,念力不好摄取,就派出傀儡动手去取。

  几十个傀儡,在水里搜取,因为是唐爱莲自己的念力控制,而且每个傀儡都有念力,基本上就是直接在海底捡拾,捡一件就装入唐爱莲给的储物袋百宝囊或是戒指。

  很快就将那些散落的瓷器搜索一空。

  就所有东西都拿得干净,这一次,唐爱莲走得很干脆,心情也变得爽多了。

  算算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天一夜。

  第二天黑夜降临的时候,唐爱莲已经出现在莲华酒店。

  见唐爱莲那么快就回来,白器晚还以为她没有找到沉船呢。

  “师父,其实您可以拿几枚培元丹出来拍卖,那宝贝肯定能拍出高价!”就白器晚所知,培元丹非常受欢迎。

  “培元丹啊!”唐爱莲摇头:“我可不想被别人盯上,虽然不怕,但麻烦!”

  哪怕是古武界,她都不会怕,但如果被国家机器盯上,她是真的有点嫌麻烦。本国的还罢了,有龙首特首在,如果被其他国家的特殊部门盯上,她总不能来一个就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吧?

  “而且,有了这些古代瓷器,哪还用得着拍卖培元丹?”唐爱莲一挥手,地毯上就出现一堆还带着海水的瓷器。

  白器睁大了眼睛:“师父——”他以念力初初一看,就知道这一顿瓷器有一百多个。

  唐爱莲见他发呆,招呼道:

  “快过来看看吧,这些东西有多值钱?”

  “是青瓷值钱还是白瓷值钱?或者,这刻花黑瓷更值钱?”

  “哎,你不是打算着开一家珠宝公司吗?你找的鉴定师呢,叫两个过来看看。”

  “哎,叫你呢,你怎么尽发呆了?”唐爱莲不满了。

  白器晚连忙擦了下汗水:“师父,我被您吓住了。您怎么一个晚上就捞来这么多宝贝啊?”

  一百多个宝贝啊,别说还要去找,就光这打捞这一百多个瓷器也不容易。

  念力在海水里受影响非常大,他的念力在空中能看出三公里远,在普通水里,最多是折半,但在海水里,念力探视的范围却连十分之一都不到。

  唐爱莲不好意思说自己忘记了具体位置,先前走错了地方,后来靠着小青才找到沉船的位置。

  “这有什么,你师父我现在有八百万的念力,要找一艘沉船不是小意思嘛。”

  卷在唐爱莲手腕当镯子的小青心中吐槽:主上不要脸,明明是小青找到的。

  “我找三痴来!”白器晚带着对师父的崇敬去打电话了。不一会便打通了电话。跟电话里说了一通,放下又摇了一次。

  一连给三个人打了电话,这才走过来,抚摸着这些精美的瓷器。

  他忽然又想起:“师父,不能让人知道您这宝贝是刚刚从海里捞上来的。你得说,这是你家祖传的宝贝。还有,这些瓷器有些还带着海贝呢,得将它清理一下。”

  “这个容易。”

  唐爱莲甩出一只大盆,凝了满桶的水,将上百件瓷器一古脑全部送入桶中,倒入清洁剂。桶里的水在她的念力作用下,三百六十度冲洗了一阵,那些贝壳,也纷纷掉了下来。

  就连瓷器上面结的一些石诟,也被清理干净。

  洗过后的瓷器非常干净,但却还有水,唐爱莲又一一控制着这些瓷器浮空,一道风绕着这些瓷器吹过,瓷器上的水珠便干了。

  那些瓷器再次落下时,已经光洁如新了。唐爱莲将水桶收进空间,将那些带着贝类的水倒入空间里的湖中,让那些贝类在湖水里继续生存下去。

  屋里没有一点水迹。

  唐爱莲得意地朝着白器晚挑挑眉:“怎么样,你再看看,满意不?”

  白器晚激动难言:“师父,你这一手,能教我不?”

  唐爱莲笑笑:“行啊,不过你还是先解决寿元问题吧。”

  这些是修士手段,白器晚已经五十八岁,想要修真,除非他有足够的寿元。

  三个鉴定师很快来了,一看到那些瓷器,马上扑了上去:

  “白老,你从哪弄来这么多瓷器?”

  “天哪,这是元青瓷!”

  “这是正宗的龙泉窑出的白瓷!”

  “这个是高丽青瓷!”

  他们甚至都没有发现,旁边还有个唐爱莲!

  唐爱莲看看白器晚,又看看那三个中老年:这就是三痴?还真是痴啊。

  白器晚一头黑线:“喂,你们三个太目中无人了吧?”

  三人中一个秃顶的中年男子摇摇手:“别理我,忙着呢。”继续低头去研究那些东西。

  白可晚无奈地:“这是三痴中的玉痴!你别看他现在对着瓷器发痴,如果你拿出一件玉器,保准能将他的注意力吸引走。”

  唐爱莲一听,拿出一条玉龙,一块玉佩,一只玉瓶,然后故意叹口气:“唉,也不知道这些玉器是哪个朝代的。”

  果然,那秃顶男人马上被吸引了。

  “你说什么,除了瓷器之外,你还有玉器?”

  他一边说着,一边不由自主地走向唐爱莲。

  白器晚这才将唐爱莲介绍给他:“这事莲华酒店的真正老板,姓唐。”

  “原来是唐小姐,久仰。”他嘴里说着久仰,眼睛却盯着唐爱莲手中的玉器。

  唐爱莲将三件玉器放在桌子上。

  “天哪,这个玉瓶,好象是唐代宫中的的宝贝呢。”

  他果然马上去研究玉器去了。

  白器晚指着一直不抬头的中年男人对唐爱莲说:“这个瓷痴张奉祖,他最大的兴趣都在研究瓷器上,有了这一堆瓷器,谁也叫不走他!”

  唐爱莲忽然恶作剧心理作祟,拿出一只秦始皇用过的金碗:“那些元代瓷器算什么,我这里还有秦始皇用的碗呢。”

  但三人根本不理唐爱莲,因为,那三个家伙谁也不会相信,唐爱莲会拿出秦嫂皇用过的金碗。

  因此,他们的眼睛都沾在那些唐朝的玉器,元朝的瓷器上了,连个眼神都欠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