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2章八级精怪

  白器晚想发气,唐爱莲却拦住了他:“他们都很敬业。这些瓷器就交给你了,你让他们鉴定好后,拿去拍卖场吧。唉,就是这秦始皇用过的碗不知道怎么处理。”

  听到拍卖二字,三人的老者这才注意到唐爱莲,注意了唐爱莲,这才发现唐爱莲手上真的拿着个金碗。

  “喂,小女娃,你手中是什么东西?”最老的茶杯底眼镜男人指着唐爱莲手上的金碗问道。

  白器晚连忙向唐爱莲介绍:“这位是三痴中的柳痴柳河东,他对先秦以前的古董尤其感兴趣。”

  唐爱莲扬扬金碗:“你问这个啊,这是秦始皇用过的金碗啊。”

  “秦始皇用过的金碗?”那个柳痴象饿狼一般盯着唐爱莲手中的金碗:“姑娘,可以给我看看吗?”

  白器晚介绍了唐爱莲之后,他握住唐爱莲伸出的手,连唐爱莲一眼都没看,眼睛依然只盯着金碗:“这个可以给我看了吗?”

  似乎,他施舍般的跟唐爱莲握手,只为了看那只金碗。

  唐爱莲哭笑不得,只得将金碗给了他。

  只是,当那个老者来接金碗的时候,因为太急切,他的手指碰了唐爱莲的手指一下,唐爱莲只感觉手指上一丝麻意。

  她的眼睛一眯,看着一拿到金碗就先放到鼻下狠狠闻了一下的老者柳河东,眸中闪过一丝了然。

  白器晚晚有点尴尬地解释:“宋老鉴定古玩,先是用闻,然后才用看,他说,先前以前的古董,能闻得到一股古气。”

  唐爱莲心中一冷:什么古气,是日月精华吧!

  “怎么样,好不好闻啊?”唐爱莲问。

  “好闻好闻,太好闻了,好久没有吸,没有闻到这么好的古物了。”柳河东很是陶醉。

  “那,要不要再给你一个吸食啊?”唐爱莲又问。

  “这样的金碗你还有?”柳河东的眼中露出浓浓的贪欲。

  “当然还有,来,接好了。”唐爱莲抛出了一个金色的项圈。

  一声怒叫响起,眨眼间,那柳河东的脖子上已经被套进了金色的项圈里,他拼命挣扎,想要将那金色的项圈扯下,只,不论他用多大的力气,都无法将金项圈取下来。

  他看着唐爱莲怒吼:“你这是干什么?”

  玉痴和瓷痴听到柳河东的怒叫,终于将目光从古董中拨出,看向了柳河东。

  “柳老,你这是,你怎么把金项圈给戴上啦?”玉痴问。

  “是啊柳老,就算你再喜欢那件古董,也不能自己戴起来啊。你经手的古物不是闻过就算的嘛,这次怎么给戴上了?”瓷痴也觉得奇怪。

  唐爱莲听着这两人的话,脸上的神色变得很难看。

  她问白器晚:“莲华轩的古玩,是不是进货的时候明明很好的东西,进了莲华轩之后就变得霉烂易碎,卖不出去了?”

  白器晚一愣:“您怎么知道?”

  唐爱莲一指柳河东:“莲华轩古玩变坏的罪魁祸首就是他!”

  白器晚还没有出声,玉痴和瓷痴已经同时惊叫:“啊?不可能吧?”

  两人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唐爱莲:“柳老那么喜欢古玩,每进一件古玩,他都是当宝贝闻一通,再小心翼翼地摆放好,怎么可能搞破坏?”

  唐爱莲哼了一声,瞪着眼珠向外爆出的柳河东:“那些古玩就是被他闻坏的。”

  白器晚震惊地看着唐爱莲:“闻坏——难道——”

  唐爱莲扫了众人一眼,说:“这世上不但是植物会吸收日华生长,有点灵性的东西,都会吸收日月精华滋养自身。

  年代越久远的东西,吸收的日月精华越多。因此,凡是古物,上面都积存了日月精华,越是古旧的东西,上面的日月精华收集越多。”

  唐爱莲转向柳河东:“古玩,全靠着吸附了日月精华,才能滋养自身,得以存世,你把它们身上日月精华给吸食了,你说,它们还存在下去吗?”

  “你,老朽听不懂你这女娃在说什么。”柳河东眼神闪烁,避开了唐爱莲的目光。

  唐爱莲冷笑:“你懂,你怎么不懂,吸食了我莲华轩那么古玩上面吸附的日月精华,你怎么可能不懂?”

  白器晚睁大了眼睛,什么,柳老居然吸收日月精华?

  一般动物都不会吸食日月精华修炼,那是只有植物才有的本能。眼前的老者吸食古董上的日月精华,那不等于是说,他是一个精怪,而且,是植物精怪?

  “他姓柳,难道,他是一颗老柳树?”

  唐爱莲点头:“不错,他是一颗不知道多少年的老柳树。”

  已经化形的精怪啊,她的灵宠之中,最厉害的小白也只是四级,靠着化形丹才化了形。如果妖精们划分级别,她的灵宠之中,小金黑子也就一级,大黑小黑算是二级,小青大约四级,最高的小白也就五级而已,相当于人类的返璞期。

  而这个柳树精,至少是八级。是真正的化形妖精。

  如果他不是急切地想要吸食日月精华,也不会被唐爱莲将法宝变成的项圈给套住了。

  这飞升修士给的法宝啊,只要套住了,别说柳树精只是八级妖精,哪怕再高一级,也不容易逃走。

  白器晚惭愧啊,一个植物精怪成了他的公司圆工,他居然没有认出来!

  唐爱莲似乎看出白器晚的心思,安慰他道:“你不用懊恼没认他来,他的功力比你还高了两级。”

  瓷痴和玉痴一听柳老居然是精怪,都是大吃一惊:“姑娘,你弄错了吧?他明明是人,天天跟我们一起工作,他怎么可能——”

  “呵呵,怎么不可能?”唐爱莲一指被老柳闻过的碗:“你们看看那只金碗。”

  玉痴瓷痴虽然说偏重玉和瓷,但并非对别的古董就不懂。

  两人捡起被柳老丢下碗,细细一看,便大吃一惊:“这——”

  那只碗之前看着还好好的,但此时,碗上已经蛛纹密布,象是随时有可能化成金粉。

  难道,这世上的古玩真有日月精华,被吸走了日月精华,就会变坏?

  两人询问的眼光就看向唐爱莲。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