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5章净赚十亿

  “爹地啊,创立亨利得贸易公司的本金,也是用酒店的利润投资的吧?”桌林问。

  “那当然,当时我们因战争逃到香江,身无分文,如果没有得到酒店的管理权,哪有钱去创办亨利得贸易公司?用别人的鸡,生自己的蛋,这一招,你还得跟老子我多学学!”卓越得意地说。

  “可是爹地,那样说来,亨利得贸易公司不等于是裕中林酒店投资的了吗?”

  卓林担忧地:“我记得,爹地你跟林中玉签订的合约上好象有这么一条,乙方可利用裕中林酒店的利润另行投资其他产业,股权依然是甲方林中玉占有百分之九十,乙方卓越占有百分十。按照这一条约,这个亨利得贸易公司也是属于林中玉的了?”

  卓越敲了卓林一记:“你傻啊,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亨得利贸易公司是用酒店的资金投资的?”

  卓林还是不安:“可是,难道他们查不出来吗?”

  “查?”卓越指着地上一堆帐册:“依靠这堆帐册,就只能查酒店仅仅是微利而已。裕中林酒店一年的毛收入是一千三百万。

  减去运营成本,酒店获利大约是平均每年一千万,这三十年的利润,加起来是三个亿。这些年,我们利用这些钱投资亨利得贸易公司,产生的利润大约有十个亿。

  但我这里的帐本,三十年加起来也就一百多万。”

  哼,一百多万虽然不多,但在现在的内地,这一百多万可是一个天文数字。我们只要给她这一百多万,她就会乖乖地带着两百多万回去。”

  卓林不解:“不是说一百多万吗?怎么又带着两百多万回去?”

  卓越一点卓林的头:“你傻啊,当然是让她将酒店卖给我了。”

  卓林摸了摸后脑:“可是,这酒店这么大,随便卖一栋房子,都不止一百万吧?人家会卖?”

  “呵呵,如果是林中玉本人来,她当然不会卖。但我早就打听过,林中玉早就死了,而且,她是被害死的,她的儿子并无后代,能拿到契约和房地产地契,肯定不是她的直系后代。

  而我们契约里有一条,只要不是林氏本人或是她的直系后代带着她的贴身印信来,哪怕拿着房地契约和股权证书,也可以置之不理。”

  “她这是防着她的敌人拿到她的产业吧?”卓林长叹一口气。

  “是啊,所以,若是来人不想将酒店转让,乖乖地拿着这两百万走,我会让她什么也得不到!”卓越脸上,终于露出了狞色。

  “啪啪啪!”一阵掌声响起,紧接着,一个好听的声音传了进来:“好一个卓总经理,这一手算盘还真是打得好啊!”

  不知为何,卓越听到这个声音,居然有点惊慌失措。而他的儿子卓林反而显得淡定自如。

  他一抬头,就看到一个非常美丽的女子站在眼前,眼中带着毫不掩饰的厌恶。

  这女孩自然就是唐爱莲了。

  “真没想到,我太婆把酒店交给你,你居然一开始就处心积虑要吞掉我太婆的酒店!”

  “你是谁?”卓越心中狂跳,居然来了,她真的来了。只是,他不是盼着她来吗?因为她来了,他就可以逼着她,将酒店据为己有了。

  可为什么,心在发慌?

  “我是谁?我自然是你的老板!”唐爱莲自己在沙发上坐了下去。她还朝着卓林打了个招呼:“嗨,朋友,谢谢你啦。”

  卓林不知道她为何言谢,但美女向着他笑,他便也笑了:“海,小姐”

  “你,不可能,我才是这个酒店的老板!”卓越忽然就镇定了下来,坐到唐爱莲的前面。

  唐爱莲拿出了林氏跟卓越的合同,股权书,以及房地产的契约,当然,这些都是:“这些,足够证明,我是这家酒店的老板了吧?你虽然是酒店的总经理,但并非酒店的主人。”

  “呵呵。”卓越看了那些证明文件的。

  “你还没说你是谁呢。”卓越紧盯着唐爱莲说。

  唐爱莲往后一靠:“相信你也应该知道吧,这些产业,是属于林中玉的。林中玉有一个儿子名简大钟,早年为了逃避父亲小妾的离家出走,后来参加了革命,现任内地某军区副司令,他的妻子是军区某军师参谋长关秀丽。这些,你应该知道吧?”

  卓越点头:“我知道,林老板的儿子叫简大钟,儿媳叫关秀丽,但简大钟只有一个傻儿子,这个傻儿子且于去年九月因看管不利掉到池塘里淹死了。”卓越盯着唐爱莲:“所以,林中玉算是绝了后。而你,不可能是她的直系后人。”

  “错!”唐爱莲指着卓越:“你既然关注着老板的信息,就应该知道,简大钟不只一个儿子,他的妻子关秀丽在长征路上曾经送过一个女儿给老乡,在抗日战争时期,在鬼子大扫荡的时候,也曾经失去过一个儿子。

  而如今,他的大女儿,大儿子都已经找了回来。而我,就是简大钟的妻子关秀丽在长征路上送出去的那个大女儿简秀娟的女儿唐爱莲。”

  “不可能!”卓越不相信。

  唐爱莲拿出一张相片,那是简大钟和关秀丽以及他们一家人的全家福。

  “看看这张相片,你就应该相信了。”

  相片上,关秀丽跟简秀娟至少有八分相似,一看就是母女,而唐爱莲跟母亲又有八分相似,自然也是母女,

  这么说,这个人的确就是林中玉的外曾孙女了。

  唐爱莲又说:“我今天是代表我外公来视察酒店的。”她又拿出一份委托书。这份委托书是林中玉的儿子简大钟开具的,委托其外孙女唐爱莲全权处置裕中林酒店的所有事宜。

  哪怕这个女孩不是林氏的直系后人,有了这份委托书,她也完全能够行使对这个酒店的处置权。

  最后,唐爱莲又拿出了林中玉的私人印信:“还有什么需要解释的吗?”

  见唐爱莲连印信都拿了出来,卓越的脸色变了一变,变成一付笑脸:“呵呵,既然唐小姐是简先生的委托者,那,这样吧,帐目都在这里,请唐小姐自己查吧。”

  居然连汇报都不打算汇报,让她自己查这些假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