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2章想不通

  听到章弄玉说的话,顾琪琪心中解气的同时,看了弄玉一眼,又不屑地看了宋佳辉一眼,冷哼一声:“从小到大,我只喜欢抢弄玉的东西,既然你已经不是弄玉的男朋友,我要你何用,滚吧!”

  宋佳辉呆蒙了,他不明白,前一刻,他还是被两个女孩争夺的香饽饽,后一刻,两个女朋友都将他弃如弊履?

  “噢,我差点忘了,既然我们没了关系,又不再是我们公司的职工,你开口从我这里借走的三十万块钱,请你还给我吧!”章弄玉说。

  “你——”

  “你不会想赖帐不还吧?当初,你借钱的时候,虽然没有当着别人的面借,但我给你钱的时候,可是让你去出纳处拿的,你写的借条,还在我手里呢。”章弄玉又补充道。

  “你一开始就防着我?”宋佳辉愤怒。

  他当时开口问章弄玉借钱给母亲看病,章弄玉说自己手上没钱,让他到出纳那里拿钱。出纳自然是要他写借条,过后,章弄玉说已经帮他把钱填上了,让他不着急还钱。

  可他没想到,借条却落到了弄玉手里。

  她把借条拿着,说明她一开始就打算让他还这笔钱,亏他当时还对她感激在心呢。

  “难道,你一开始就不打算还这笔钱?”章弄玉嘴角露出讽刺的笑。

  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当初为什么要将那张借条给留下了。难道,在那个时候,她潜意识里就预料到,这男人根本就不是个好的?

  想来也是,他借钱的时候,说好发了工资就慢慢还,他每个月的工资,也有两万,但一年多过去了,他连一分钱都没还过。

  虽然,她帮他垫上了,原本已没打算让他还,但是,他也该有个还钱的态度是不是?

  “我——”他能说,他一开始就真的没打算还这笔钱?

  在他想来,如果琪琪搬倒弄玉,他就跟琪琪结婚,如果琪琪搬不倒弄玉,他就跟弄玉结婚,无论是弄玉赢还是琪琪赢,他都是赢家,公司都是属于他的。

  他都已经将公司算在自己名下,怎么可能还想着还这笔钱?

  弄玉见他神色,便知道他是真的没打算还这笔钱,便说:“没关系,跟你签约的时候,我父亲就已经跟你说过,若是你干得好,就从我们家百分之十的利润里给你百分之三的利润作报酬。这几年,你开得还不错,我很满意,所以,我打算把属于我们的利润里拿出百分之三给你。你这三十万块,就从那里面扣好了。

  你进入公司三年,这三年的利润加属于我们的部分大约就是一千万左右,百分之三就是三十万,虽然现在才九月初,还有四个月才满一年,就便宜你了,这三十万借条就算从你这个月的工资以及这三年百分之三的利润里扣了。”

  实际上,她父亲说的百分之三,是公司利润的百分之三,也就是属于章家那部分的百分之三十,也就是三百万。

  但这个宋佳辉所做的事,实在让她愤恨,因此别怪她玩文字游戏,只给她章家部分的百分之三了。

  “你——你父亲说的明明是整个公司利润的百分之三。”

  “呵呵,那你就拿出合同来看吧,上面是怎么写的!”

  章弄玉根本不怕他闹,这合同本身就有陷井。他父亲当年也是故意的吧,这句话怎么理解都行,她现在这样说也说得过去。

  他父亲原本就将他当作女婿培养,如果他宋佳辉做得好,成了他的女婿,他自然不吝啬那百分之三十。如果他做得不好,这自家所得部分的百分之三也没多少。

  父亲的心思,章弄玉自然也知道,如今他背叛了自己,哪里会给他百分之三十?

  宋佳辉认真看着合同,这话还真是这么写的:“从章家所得的利润里拿出百分之三作为奖励。”

  之前,他只以是公司就是章家的,章家所得利润,自然就是公司的利润,哪里知道,这公司并非属于章家呢?

  宋佳辉觉得,今天就是他的倒楣日:“算你狠。”说罢就昂首阔步地朝门走去。

  只是,有人却不想他走呢。

  “慢——”

  宋佳辉见叫住他的是顾琪琪,对于顾琪琪,毕竟是上过床的情人,都说女人的那啥道就是心道,应该是对他余情未了,想要给他补偿吧?

  他的脸色好了一些:“琪琪——”

  谁知,顾琪琪却指着宋佳辉的手:“这手表、搬指都是我买的,手表我可是花了十多万,那个搬指,也花了六万多,都还给我吧。”

  宋佳辉不敢相信:“琪琪——”

  顾琪琪的脸上充满不屑:“噢,对了,你身上这套西服也是我买的,给我脱下来!”

  宋佳辉还在呆愣之中,顾琪琪已经指着家里的仆人:“给我剥下来!”

  被剥得半裸的宋佳辉狼狈逃出章家别墅后,顾含笑和顾琪琪的眼光放到了唐爱莲的身上。

  “呃,那个,唐小姐,之前我们不知道你是公司法人的代表,对不起了。”顾含笑倒是拿得起放得下。

  她忽然拉过顾琪琪:“你看,我这个侄女刚刚从英国留学回来,她比我女儿漂亮,比我女儿能干,肯定能当好公司的总经理。不如,你让她来当这个双木服装公司的总经理吧。”

  唐爱莲对这个女人也是醉了,自己的女儿不维护,却去维护侄女,这是什么母亲啊。

  如果不是她已经看过两人的血脉骨肉,确定两人是亲母女,她都要怀疑,这个章弄玉是顾含笑捡来的了。

  唐爱莲坚盯着顾含笑:“这位阿姨,我想问件事,你为什么这么维护你的侄女,却将自己的亲生女儿丢在一边?”

  这人不是智障,但她做的事,实在让唐爱莲想不通。

  章弄玉看着自己的母亲,虽然早就知道她母亲对表姐比对自己要好,但听到母亲再次说出这样的话,她的心还是在痛。

  她也想知道,为什么,自己不受母亲待见。明明,她已经很努力了想要做得更好。

  “是不是我说了原因,你就把总经理的职位给琪儿?”顾含笑看着唐爱莲问。

  那神态,非常认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