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4章是你

  “为什么,大哥,你这是为什么?这些年,我给你的还少吗?”顾含笑极度震惊之后,就是满嘴的苦涩。

  真相太残酷了,残酷得自己不敢相信。

  她的亲生大哥,居然算计她这个亲妹子,破坏了亲妹子一辈子的幸福!

  想到丈夫拼全力救下了自己,而自己却将他当成了负心人,从心理上一天天跟丈夫远离,她就悔恨万分。

  再想到自己对待女儿的种种,顾含笑恨不得甩自己几个大耳光。这二十五年,无论女儿怎么讨好她,她从来没有将好好对待过她一天啊!

  “为什么?当然是为了双木公司,为了踩下章严松一脚啊!”

  顾含璋瞪着顾含笑:“同样因战争逃到香江,我们都还得去扛大工,可他章严松凭什么成了双木服装公司的总经理?

  你以为谁不嫉妒?谁不想爬上高位?他以为,施舍我们进公司当个小职员我们就会感恩戴德了?

  只是,他的手段太厉害,我无法去夺他的职位,只能将希望寄托在第二代身上。我把你嫁给了他,离间了你们之间的关系,还把自己的女儿送到你的身边,让你从小带着,产生感情。

  最后,在情敌的女儿和自己的侄女之间,你肯定会选择自己的亲侄女来继承双木公司啊。哈哈,我聪明吧?”

  “是啊,大哥你真聪明,而我却是太笨了!”顾含笑惨笑起来。

  顾含笑悔啊。

  是啊,在自己身上,顾含璋的阴谋的确得逞了,因为,几十年来,她向来只将顾琪琪当成亲生女儿宠爱,而将章弄玉丢给丈夫去管。

  自顾琪琪从国外留学回来后,她顾含笑就一直在逼章弄玉将公司交给顾琪琪,甚至,还逼着章弄玉将自己的男朋友也让给顾琪琪!

  她以为的大哥救命之恩,其实她的命是丈夫救的,她以为的狐狸精生的女儿,其实是自己十月怀胎所生的亲生女儿!

  甚至,她因为怨恨丈夫,还对病中的丈夫不管不顾,也间接导致他的早死。

  他们刚结婚时,也曾经是恩爱夫妻啊!如果不是她误会丈夫背叛了自己,对丈夫产生了怨恨情绪,如果有她的悉心照顾,丈夫肯定能多活几年!

  唐爱莲叹了一声,又朝着顾含璋问道:“我就觉得奇怪,为什么,你老婆会舍得将顾琪琪送给顾含笑带着,难道,她都不想自己的女儿吗?”

  “嘿嘿。”顾含璋干笑了两声:“我栽脏给章严松的事,其实是我自己家里发生的事。因为老婆和情人同时生孩子,因为我只顾情人那一头,忽视了对老婆的照顾,老婆的儿子胎死腹中,我就将情人生的女儿抱了回来,冒充我老婆生的。

  但不知怎么的,我老婆就是不对她亲,所以我为了夺取双木公司计划将女儿抱给妹妹养,她也没什么说法。

  我估计,我老婆应该也知道了,琪琪并不是她亲生的女儿吧。不过没关系,她有含笑将她当亲生女儿就行了。”

  顾含笑悲怆地看着从小崇敬的大哥:“你既然隐瞒了我这么多年,为什么,今天又要告诉我真相?你是想让我生不如死,还是因为,你的目的马上就要达到了?所以不在乎让我知道?”

  是啊,为什么要说出来?

  顾含璋猛然清醒过来。

  顾含璋震惊地看着唐爱莲,就因为唐爱莲那一问,他就什么都说了出来!

  “是你!”他盯着唐爱莲。

  唐爱莲点头承认了:“是我!”

  俩人的对话其他人都听不懂。

  顾含璋直冒冷汗:他居然中了招而不自知。这个女人,太可怕了。

  “你想要怎么样?”顾含璋戒备地问。

  “你都算计上我家里的公司了,倒来问我要怎么样?”唐爱莲冷笑。

  “我——”顾含璋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是啊,人家是公司的主人,他作为一个早就计划着要侵占公司的人,对方设计他也不算过分吧?

  他愤怒的是,自己居然中了招,自己一个几十岁的大男人,中了一个十几岁小女孩的招。

  他顿时老羞成怒:“我就算计你家公司,你又能怎么样?”他一指唐爱莲和章弄玉,对身后四个大汉说:“给我把那个什么法人代表拿下,留她一口气就行,还有,把她和弄玉的包都给我拿过来!”

  他算定,唐爱莲来公司,肯定带着那些能证明公司法人的文件。不在她自己的包里就在是在弄玉的包里,他只要将那些文件拿到手,就能有办法将公司拿到手!

  内地可是公有制,他不怕唐爱莲敢跟他打官司。他甚至打算着,不给她打官司的机会!

  顾含璋的话音一落,两个大汉扑向唐爱莲,两个大汉扑向章弄玉。

  唐爱莲嘴角一歪:“还真没见过这么光明正大抢人的。你以为,抢到法律文件你就能怎么样?”

  还真是蠢啊,就算抢到了法律文书,公司还是她太婆的,继承人是外公。虽然说,太婆给她百分之十的股份,但实际上,如果外公不承认,连她都拿不到这些股份。

  对了,他应该是还不了解内地的实际情况吧?还以为,内地的人有公司是被打倒的对象吧?

  连形势都不了解,你确定你能做好老板?

  唐爱莲身体闪了几下,那四个大汉连同顾含璋都倒在了地上。

  唐爱莲一脚踏是顾含璋的身上:“就这点本事,居然也敢来抢人公司?老白,打电话报警吧。”

  “是!”一直没有进门的白器晚答应一声,走进了章家大厅去打电话。

  “白老板?”顾含璋没想到,这个女孩的背后居然是白器晚。

  不对,这个白器晚似乎对这个女孩态度很恭敬。听说白器晚在失踪的三年里拜了高人为师,难道——顾含璋不敢想下去。

  不一会,警察来了,章弄玉以入室行凶为由,将他们告了。

  顾含璋自然不愿意被警察带走,他高声大叫:“我是弄玉的大舅。我只是来走亲戚!”

  唐爱莲马上斥了一句:“大舅就可以带着人来行凶抢劫吗?大舅就可以算计欺骗抢夺别人的公司吗?”

  唐爱莲拿出录音机:“你的供述我可是都帮你录了下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