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5章毛骨悚然

  一听说唐爱莲将刚才说的都录了音,顾含璋急了,朝着顾含笑大叫:“含笑,你就这么任由别人这么对待你大哥?”

  琪琪也摇着顾含笑的手:“是啊小姑,我爹地只是来看您的,您可不能让人把他抓走。”又着着章弄玉:“都是她,她不念亲情,心狠手辣,连自己舅舅都要告,这样的白眼狼,就该把她打死才对!”

  唐爱莲看着顾琪琪冷笑,她以为,她的小姑还是不知真相之前的小姑吗?

  含笑还没有从大哥为了算计公司算计自己失去丈夫的欢心,将亲生女儿当成仇人这件事里醒过神来。

  听到大哥这句话,只是茫然地问道:“大哥,你真是我大哥吗?”

  她没有再看顾琪琪,将顾琪琪的手从自己的手臂上扯下来:“你爹地所作所为,你也知道的吧?你参与了吗?”

  刚才她爹地说出真相的时候,她脸上可没有一丝一毫的诧异,相反,倒是有种奸计得逞之后的惬意。

  这世上,有这样的大哥吗?你有本事去争夺,用正大光明的手段去争,为什么要利用自己对他的崇敬,为什么要让自己将丈夫和女儿都当成仇人?

  还有,顾琪琪,她几十来当作亲生女儿来宠爱的人,先前知情不报也罢了,现在居然将要将自己的亲生女儿打死的话,当成理所当然的家常话在说!

  她的心凉透了。

  唐爱莲见顾含笑问话,马上对着顾琪琪施了个真言术。

  顾琪琪听到小姑的问话,中了真言术的她自然实话实说:“我爹地要做的事,我当然知道啊,爹地说,让我千方百计取得你的信任,而且,还要故意各种栽脏给章弄玉,让你更加讨厌她。”

  “除了栽脏给弄玉,让你小姑讨厌她,你对弄玉和你姑父做过什么?”

  顾含璋早在顾琪琪开口的时候,就想要制止她说话,但忽然间他就说不出话了,甚至连动都动不了。

  此时,听着女儿说出这些真话,他心中生出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

  他之前就感觉自己说话不经大脑,什么都说了出来,就感觉不对劲了,现在,女儿又是这样,他心中生出了大恐怖!

  那两个警察将那四个大汉戴上手铐后,此时听着顾琪琪说话,两人都是奇怪:这个女人不是傻吧?居然一问就说了?

  但听到唐爱莲问话,又有些期待。

  来之前,他们只不过将今天的出任务当作一般小事罢了,但现在,他们忽然有点感觉,也许,这案子不小呢。

  “当然还有啊。”顾琪琪果然又说了起来:“我爹地给了我一种药,让我单独放到姑父的吃食里,而且,一次不能放多,让他慢慢地生病死亡,然后章家的一切以后都是我的了。”

  “那你放了吗?”唐爱莲循循善诱。

  “放了啊,不放的话,姑父身体那么好,怎么会不满五十就死了。”顾琪琪很听话地回答,而且,似乎因为下药成功让姑父早死,感觉很自豪。

  “那你是怎么给你姑父下药的啊,你们不是一起吃饭的吗?”唐爱莲又问。

  顾琪琪的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很容易啊,姑父管理公司很忙,每次回家都很晚,我只要注意着他回家的时间,在他回来的时候,抢着给姑父倒水就行啦,姑父每次都称赞我孝顺呢。却不知道,我给他喝下的水,是他的催命符!”

  章弄玉虽然对父亲的早逝悲伤,却没想过,他并非是病死,而是被人下了慢性毒药而死!

  她很想上去打死顾琪琪,为父亲报仇。但她也知道,现在顾琪琪的状态有点奇怪,就跟刚才顾含璋一样,问啥说啥,还都是真话。

  但她敢肯定,顾琪琪现在这种有问必答,答必真话的状况,肯定跟身边的公司法人代表委托者有关。

  她不能破坏法人代表的计划,因此,只能强行忍住愤怒,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平静,但两只紧握的拳头,还是暴露了她心中的紧张和愤恨。

  但同时,她对这个公司法人代表的委托者,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没有她,自己还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亲妈却不爱自己,更不会知道,自己的父亲居然是被人谋害死的!

  顾含笑睁大着眼睛看着顾琪琪,她的全身都在打抖:她怎么都没有想到,丈夫的死,居然是这个自己带大的侄女下的手!

  她虽然因为他将情人的女儿带回家而恨他,但是,男女之间,没有爱哪来恨啊,她一直都爱着丈夫章严松的。

  顾琪琪可是将她当成亲女儿带大的啊,跟自己的眼珠子一样对待。连自己,都排到她后面。

  可她居然亲手下毒杀了自己的丈夫!

  她这是带大了一条豺狼啊!

  唐爱莲看了一眼顾含笑,又问:“那你爹地有没有让你给弄玉也下药啊?”

  “我倒是想给她一起下药,但爹地说,如果将她跟姑父一起毒死了,别人就会怀疑到我们。后来姑父死了,我想给弄玉下毒,爹地又说,不着急要她死,还得让她替我看着公司,让我去深造呢。

  等我回来后,再利用小姑把公司给夺走了,一个没了爹,娘也不疼的女孩,还能翻上天去?倒不如象养狗一样的养着,给我当个丫头!”

  终于,顾含笑忍不住了,她扑上去就对着顾琪琪一边推搡一边打了起来:“你这条毒蛇,你就这么报答我的养育之恩?你居然敢杀人,那是你姑父啊,你怎么下得去手?我打死你这只白眼狼!”

  顾琪琪刚刚清醒过来,就被小姑揪打,她只愣了一下,就知道自己说出了不该说的话,而且,还是当着警察的面!

  她惊恐起来。

  但是,一直以来,对她百依百顺的小姑居然打自己,又让她愤怒起来。

  她狠狠地推着小姑:“小姑你发疯了,你怎么能这样对我,我可是你大哥的女儿,我爹地可是对你有救命之恩,你不是应该好好报答我吗?在姑父死的时候,你就把公司交给我,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女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