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6章火热

  如果不是刚才顾含璋自爆当年事,顾含笑还不知道,所谓的救命之恩,根本就是子虚乌有的事。真正救了她的人,是她的丈夫。

  就算大哥救了她,她这些年对大哥一家的照顾,也算还恩了,更何况,她还养大了顾琪琪。

  无论怎么说,她对顾琪琪都有养育之恩,而今,顾琪琪却拿着她爹对她的“救命之恩”来要协于她,根本就没有一点点对她的尊重。

  以前,每当顾琪琪对她不敬,她总是以淘气来解释,但此时,她终于知道了,这根本不是什么淘气。

  顾琪琪从心眼里就认为:你顾含笑活该这样,因为你欠我父亲的,也就是欠我的!

  顾含笑绝望地看向女儿:“女儿,我的弄玉,妈妈对你不起。”

  弄玉知道她是将她当作为情敌的女儿,难怪对自己那种态度了,因此,原本对母亲的恨意倒是消了不少:“妈妈,我不怪你。”

  她看向顾琪琪:“但我恨她!”

  “好,你恨她,妈妈帮你打她!”说罢就向顾琪琪扑了过去。

  刚才她打顾琪琪,看起来凶残,实际上,她自己知道,她舍不得真打,不过是推搡几下,拍几下而已,但这次,她扑上去就对着顾琪琪拳打脚踢起来。

  而且,这次是真打,为自己不值,为女儿愤恨。

  顾琪琪只感觉被打被踢的地方都非常痛。她哪里是个任由人打不还手的?便跟顾含笑撕打起来。

  “顾含笑你疯了,你真的打?你还不住手,信不信我打死你?你还打,还不住手,嗷,我不管了,是你要打我的,我要打死你,打死你,打死你!”

  唐爱莲发现,章弄玉的眼中,居然流露出讽刺之色。她心中一转,便明白了她的想法。

  她这是故意让妈咪去跟顾琪琪打呢。

  几十年来苛待她这个亲生女儿,甚至逼着她将公司交给顾琪琪,将未婚夫也让给顾琪琪。

  几十年的积怨,哪里是一句对不起就能过得去的!

  最后,顾含璋和琪琪都被警察抓走了。

  他们两个谋害了章弄玉父亲的性命,只能等着坐牢。

  处理了章家的事,重新签订了契约,把公司交给了章弄玉,唐爱莲又闲了下来。

  九月九日,华夏伟人逝世,105个国家的领导人或他们的代表到中国使馆吊唁,53个国家降半旗致哀,许多国际机构和国际会议上也开展了悼念活动。

  拍卖会被推迟到了十月,唐爱莲只好又留在香江多住了些日子,幸好,她留了身外化身在黄岭大队卫生部,她在这边住多久都没问题。

  这段时间,她跟章弄玉算了帐,这些年,双木公司的利润都被章总拿来再次投入,因此,公司才能越办越大。

  唐爱莲也没有打算从里面抽走资金,反倒是利用自己多出来几十年的经验,给章弄玉提供了一些管理经验,以及服装的设计。并答应她,回内地之后,每个月给公司提供一张画稿。

  钟鼎房地产和莲花房地产这段时间在唐爱莲的要求下都尽力购进地皮,在唐爱莲提出的设计理念下改变了一些户型。

  拍卖当日,白器晚开着他的别克到莲华酒店里来接唐爱莲过去参加拍卖会。

  他们拿出来拍卖的除了那些瓷器之外选出来好东西之外,那只秦始皇的御用黄金碗也拿了出去。

  唐爱莲一时心血来潮,又拿了三颗大回春丸(其实就是生机丸),以及一块防御牌出来拍卖——她想知道,这些东西到底能拍到什么价位。

  拍卖师是一位一看就是精英的三十多岁男士。

  “各位先生们,各位女士们,大家好,我是周文,欢迎大家来参加这次拍卖会。下面拍卖开始,第一件拍品是把青铜剑,起拍价十万。”

  “十万!”马上有人报价。

  唐爱莲这种战国时期的剑没什么兴趣。

  接下来又拍了几样东西,忽然,唐爱莲发现刚刚拿上来的那只三足鼎有点奇怪,似乎带着药力。她将念力伸出感应了一下,果然,这是一只炼药鼎。

  “把这个拍下。”唐爱莲交代白器晚。

  “相信大家都看到了,这尊鼎既朴素又典雅,放在客厅能瞬间提升客厅的品味。但货主说,这尊鼎,识货的会明白它的价值。现在开始拍卖,起拍价十万加一个要求。”

  “五十万!”唐爱莲举牌。

  众人都向唐爱莲所在的包厢看来。似乎在说,哪里来的人傻钱多,居然开口就是五十万。

  而且,都没听到,对方还有一个要求吗?要求还没有提出来呢。

  “货主的要求是,必须用这个药鼎为他免费炼一次药。”拍卖师接着说道:“炼的药是二品丹药。”

  唐爱莲郁闷,这货不是故意的吧?

  唐爱莲已经有神龙鼎,感觉这鼎能得就好,得不到也就算了。

  于是,她又举手:“抱歉,这个条件我做不到。”

  没有人再出价,很显然这个鼎流拍了。

  接下来,拍的就是唐爱莲拿出来的沉船上的龙泉窑青瓷器,先拍的是一个青瓷大罐,起拍价三十万,最后的价格,还不到一百万。这让唐爱莲有些失望。

  前世的二十一世界,这样一个大罐至少要上千万。

  不过想起现在的物价,又觉得正常。

  最后唐爱莲提供的三十多件陶罐和瓷器,只拍了一千多万。

  只是,当那只秦始皇的御用金碗出现时,却有情况出乎唐爱莲的意外。

  “下面拍卖的是我们今天的压轴奇宝。第一件,是难得一见的秦始皇御用黄金碗,起拍价一百万美元。开始!”

  拍卖师的声音刚刚停下,就有人迫不及待举牌:“一百一十万。”

  “一百五十五。”

  “两百万。”

  “两百五十万!”

  ……

  很快地,就被叫到了一千万,这个时候,已经只剩下三个人在叫价。这三个分别是二号包厢,六号包厢和八号包厢。

  “一千一百万!”

  “两千万!”

  “两千一万!”

  “三千万!”

  “三千一百万!”

  “四千万!”

  “四千万一次,四千万二次,四千万——”

  “五千万!”

  ……

  最后,这只御用金碗以五千万美元的价格拍出。唐爱莲心中暗叫,这一只御用碗,居然比那三十多个青瓷还来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