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3章打耳光

  唐爱莲控制不住怒气,她很想当场杀掉那个渣男!

  只是,杀了他,不说世俗界的法律会拿她判刑,还有巫医诀里的因果要背,因此,她不会杀她。

  她拉住了姐姐,不让姐姐去打他。姐姐才从禁闭室里出来,不能让她再回到禁闭室里去。

  不过,她虽然没有动手杀人,却在朱令璋和锦秀走到军区大院门口的时候,以念力将他口袋里的灵液凭空取了出来,收回了自己手中。

  朱令璋刚刚还说没有灵液了,可现在却突然从自己的口袋里出现一瓶灵液飞了出去,飞出一百多米之后,落入了前面不见。

  他一见前面两个女孩就惊恐了,这是见鬼不成?他一边偷看身边的女人,一边极力掩盖情绪。

  只是,下一刻,他就感觉头脑发痛,手中的四瓶茅台酒“啪”的一声掉了下来,顿时酒香四溢。

  唐爱莲并没有打算杀他,因此,仅仅只是刺了他一下,就收了手。不过,那一丝念力却顺着他的眉心进入他的丹田里刺了一下,将他的丹田刺了一个小洞。

  不错,这个朱令璋的确是难得一遇的炼武奇才,他修炼的应该是古武,姐姐跟他恋爱四年,也就是说,他四年前才开始服用灵液。

  四年的时间,就能将身体改造成现在这样,还修炼到了后天七层,的确才了不起。

  只是,那是从前,从现在起,他以后的功力不断再无寸进,而且,功力还不断下降,直到变成一个普通人为止。

  而此时,唐爱诗也终于没有再忍下去。她撕掉隐身符,伸手接过自动朝她飞来的瓶子,朝着渣男走了过去。

  “朱令璋!”

  朱令璋看到唐爱诗朝他走来,眼中惊慌的神色一闪而过。他马上就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哦,唐司务长,你怎么在这里?”

  忽然,朱令璋看了一下唐爱诗,再看看自己:“你跟踪我?”

  又发现他装灵液的瓶子在唐爱诗的手中,伸手就想抢过来:“你拿我瓶子做什么,快还给我!”

  “啪”

  唐爱诗狠狠地甩了渣男一个耳光。

  她喷火的眼光紧盯着他:“你叫我唐司务长?你平时不都叫我阿诗的吗?哦,今天跟别的美女在一起,就叫我唐司务长了?

  还有,什么叫还你[瓶子?我的宝贝不见了,我还以为,是遭了贼,可听你刚才跟这个女人说,你把我的宝物上交了一部分,送人送了一部分,还有一部分拿来卖了钱?

  朱令璋,你好意思说那是你的灵液,你骗这个女人说,那是你出任务时得到的?你有本事再去得去!

  告诉你,那是我我妹妹的师父送的灵液,你居然有脸说是你得的灵液?你有什么资格处置?你还我灵液来!

  还有,你修炼的功法是我教的,你还给我,以后,不许你再修炼我教的功法!”

  唐爱诗一边说,一边左右开弓,打着朱令璋的耳光。

  唐爱莲心中奇怪,他的功法也是姐姐教的?姐姐没有教他巫体功法,却教了他别的功法?她哪来的功法?

  她想起来了,周二凤的妹妹小凤曾经拿着功法跟她换灵石,其中就有古武功法,她曾经把那些功法给姐姐看过,如果喜欢,可以多学一门,没想到,她居然真的记了一门,还教给了这个渣男!

  朱令璋听到唐爱诗说出灵液的来源,心中惊慌,他从唐爱诗处偷来灵液,上交灵液时,并没有将唐爱诗的名字说出来,而是撒谎说,那是他出任务时从某个秘处得到的。

  他因献宝有功,从连长直接升到了营长,还因他的武力飞涨,落进了锦秀外公历军长的眼里,被当成了历锦秀的女婿人选。

  如果上级知道,他献出去的灵液并非是他所有,这营长不知道会不会被撸下来,如果历军长知道,不知道会不会不许锦秀再跟他来往。

  他还想通过锦秀巴结上军长,以后前程万里呢。

  他想反驳唐爱诗的话,却发现他张口说不出话,想要逃开这个女人,但他却发现,他居然不能动了。他只能被动承受着唐爱诗的耳光。

  站在旁边的锦秀终于反应过来,她冲了上来,狠狠地朝逐唐爱诗脸上甩去:“你怎么打人?你有什么资格打人?”

  唐爱诗抓住锦秀的手:“我为什么打他,难道你不知道?不要告诉我,我跟他谈了四年对象,连结婚报告都打了,你会不知道我为什么打他?”

  “不可能,明明只是你不知廉耻勾引他,他思想纯正不受诱惑,你说什么谈了四年恋爱,根本不可能!还有,你说什么打了结婚报告,更是子虚乌有的事。”

  这个时候,谈恋爱大都是躲躲藏藏的,这个朱令璋也是因为一直没有公开,才敢这样肆意践踏他们几年的感情吧?

  唐爱莲心中暗叹,她并没有上前,毕竟,这种事,姐姐上辈子就是毁在这个朱令璋身上,他们之间的因果需要她自己面对。

  唐爱诗闭了一下眼睛,睁开时,已经没了刚才的暴燥。

  “实话告诉你吧,历姑娘,我跟你牵着手的这个男人,早在半年前就已经打了结婚报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批下来,但是,我跟他打了结婚报告,这是事实。相信上级那里,应该有我们的结婚报告材料。”

  唐爱莲想到躺在朱令璋办公室抽柜里的那份结婚报告,只得传音给姐姐:“姐,你们的结婚报告还在朱头的办公室里,他根本没有往上送。”

  唐爱诗只是怔了一怔,马上就平静下来。

  “我想想,他应该是半年前认识历小姐的吧?我们的结婚报告是半年前写的,我猜猜,应该是他又榜上了你外公,为了靠你外公往上爬,所以才没有把结婚报告往上递交的吧?我敢打赌,我跟他的结婚报告,如果他没有往上交,那就还在他的办公桌里!”

  朱令璋一听唐爱莲这话,心中顿时一怔,她怎么知道,我跟她的结婚报告放在办公室里?

  他想说什么,却说不出来,心中越来越焦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