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4章又打人

  此时,唐爱诗似乎转移了目标:“其实,我更应该打的是你这个第三者才对,毕竟,你才是那个插进我跟朱令璋之间的女人,你是把全世界的男人都当作死人了吧,只有这一个男人还活着,所以你就想要来抢这唯一还活着的男人!”

  “你敢打我,我外公可是军长!”锦秀用力挣扎,却挣不脱手,心中惊慌起来。

  她当然知道,朱营长跟这个唐爱诗谈恋爱,因此,她也特意了解了这个女人。

  以前也曾经听说过,这个女人武力非常厉害,却没想过,她的力气这么大。

  这里是大院的门口,听到这里有人吵架,很快就有一帮人围了一些人上来,听着唐爱诗的话,心中都对这个男人鄙视起来。

  这个男人,连结婚报告都打了,居然还为了巴结高官就甩开原来的恋人。

  这还罢了,关键是,他还是靠着偷恋人的宝物上交来达到升官的目的,这就叫拿着人家的p股当他自己的脸吧。

  还有,这个女孩也是贱,这世上男人那么多,为什么要抢跟别的女人打了结婚报告的男人?

  真是如那个女人说所的,当全世界男人都死光了不成?

  “呵呵,我为什么不敢打你?”

  唐爱诗忽然笑了起来:“你的外公是军长?我的外公还是司令呢!”

  唐爱诗说出外公是司令之后,马上又捂了嘴巴,家里那边还没有公开跟外公的关系呢,爸爸一再交代,让她不要暴露的,她一冲动,居然给说了出来。

  众人一听,顿时都愣住了,什么,这个唐司务长的外公是司令?不会是真的吧?

  “哈哈哈!”

  锦秀忽然大笑起来:“真的好搞笑,你居然说你外公是司令?你想要让令璋回心转意,也不能这样吹牛吧?你以为吹牛会有人相信?”

  众人想想也是,大家都是军中的人,哪有个司令的外孙女在这里当个司务长这样的芝麻官的。

  这一次,大家鄙视的目光都看向了唐爱诗,你看你,吹牛也不打打草稿,把牛给吹破了吧?

  唐爱诗想说自己没有吹牛,她外公本来就是b城的副司令员。可想到爸爸不让她说出来的话,马上又闭了嘴巴,只是,脸上却是涨得通红。

  一直收敛自己的气息,让人感觉不到存在的唐爱莲却忽然上前一步,站在了唐爱诗的身边。

  她抓住了姐姐的手:“姐姐,别跟他们一般见识,以为谁都将自己的显赫亲戚时时挂在嘴边呢。”

  众人这才注意到唐爱莲。

  一见到美如天仙般的唐爱莲,众人都不由倒抽一口冷气,这世上居然有这么美的女孩,今天算是开了眼界了。

  所有人心中都在猜测,她是谁?

  看看唐爱诗,再看看唐爱莲,有人明白了:“这是唐司务长的妹妹?”

  “哇,唐司务长的妹妹长得真美。”

  “是啊,比军中第一朵花严美美都美。”

  “那什么军中第一朵花,那严美美能跟唐司务长的妹妹能比吗?一个是天上的凤,一个是地上的鸡好不好?”

  “真的是太美了。”

  朱令璋也是才注意到了唐爱诗身后的女孩。见到这样的美人,也是震惊呆了。

  历锦秀一见唐爱莲,顿时嫉妒得脸都变色了。

  唐爱诗比她美,她已经感觉不好了,但她的妹妹,怎么能美成那样?

  她愤恨地朝着唐爱莲大叫:“你说什么别人把显赫亲戚挂在嘴巴,是自己没有显赫的亲戚吧?

  啊,也不对,刚刚唐司务长可是说过,她的外公是司令员呢。我想想,咱军区的司令姓龙,他有个女儿嫁给谢家了,可惜你姓唐不姓谢,哈哈哈!

  哈哈哈,吹牛吹破了还罢了,居然还敢说别人把显赫亲戚挂在嘴巴,你想要挂,你有吗?

  你是谁?你怎么进来的?来人啊,把这两个奸细给我抓起来!”

  历锦秀这一喊,还真从里面冲出了一队穿着绿色军装的人,他们一言不发,就冲向唐爱莲姐妹,想要将她们拿下。

  围观的人们惊呆了,这是什么风格,一言不和就要抓人?

  就算唐司务长吹了牛,也不至于就要抓人吧?

  更何况,你先抢了人家已经打了结婚报告的男朋友,现在又要将人抓起来,这也太那啥了吧?

  “你,历同志,我们犯了什么罪,你要抓我们?”唐爱诗大声叫道。

  她没听错,刚才这个历锦秀可是高喊着把他们两个给我抓起来。

  “你冒认部队高级将领亲戚,抓起来!”历锦秀后面那句话,是对跑过来的一队士兵说的。

  “奸细?”唐爱诗笑了,她一把将妹妹拉到自己身后:“你不就是因为抢了别人的男朋友,怕被人说你是第三者吗?你们睁大眼睛看看,我是谁?我看谁敢抓我!”

  但那两人还是扑了上来要抓她,她挡在唐爱莲的前面,一跃而起,落下时,双脚分开踢出,将两个扑上来要抓她的士兵跟踢了出去。

  紧接着,她干脆冲进了那一队要抓她姐妹的士兵之中,跟那些人打了起来。

  她是八级武者,这些士兵哪是她的对手?一阵蓬嘭声之后,所有想要抓她的人,都被她踢了出去,倒在地上爬不起来。

  “打得好,姐,你不错,来,喝点水!”唐爱莲将手中的水壶递了过去。那里面,是深层药井水。

  众人的眼光大冒星星,特别是围观的军嫂们,没想到女人之中,居然也有这样的高手。

  历锦秀一见自己叫来的人被唐爱诗给打倒了,连忙跑进岗亭打电话:“宁团长,唐爱诗又在大院门口行凶,十几个士兵都被打倒了,你快派人来抓她。”

  “什么,又是她?你放心,我马上派人去。”

  宁团长火大,这个唐爱诗!

  前几天,有人说唐爱诗不要脸,为了勾上朱营长从北方军区追到南方军区,结果被唐爱诗听到了,逼着那人跟她打架,三两下就把人给打伤人。

  如果是男兵,他肯定会很高兴,但对方是个女兵,还是司务长,他只得将她关了禁闭。

  只是。今天不是说她家里来人探亲,还将她放了出去吗?怎么又打人了?

  卖弄她能打是吧,干脆派一个连去,跟她打个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