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8章暴露身份

  这个唐爱诗来南洲军区之前就是正连级干部,来了四年,依然还是个连排长都能当的司务长,他要怎么说?

  宁团长也知道,自己有点失职了。

  “她是个女兵,很少有暴露武力的机会。”他为自己辩解了一句。

  其实,哪怕是女兵,也是有机会脱颖而出的,只是,朱令璋一直压制着她,让她不要太过突出,才造成这样的局面。

  而朱令璋自己,倒是在这四年间从一个排长,升到了营长。

  历锦秀见秋军长还没有派人出来将唐爱诗姐妹拿下,又不满了:“秋爷爷,她们两个好嚣张,打叭了一整个连的战士,她是不是应该蹲禁闭啊?”

  她已经感觉到有点不对,因此,原本想着要借事狠整一下唐爱诗的,现在只说要让她们蹲禁闭了。

  唐爱莲看了历锦秀一眼,朝着姐姐说:“真没想到,我姐姐在这里这么被人欺负,外公要是知道了,不知道会怎么样啊?”

  历锦秀见唐爱莲说到外公,忽然又想起之前唐爱诗说的“你外公是军长,我外公还是司令呢”那句话。

  她眼珠一转,马上又朝着秋副军长喊了起来:“秋爷爷,刚才这个女人说什么,她外公是司令呢,秋爷爷,她这冒认部队高级将领亲戚,是不是该抓起来啊?”

  “噢?”秋军长终于走向了唐爱莲:“你说的可是真的?”

  实际上,说“我外公还是司令呢”这句话的人并非是唐爱莲,而是她姐姐唐爱诗。

  只是,历锦秀敏感地查觉到,秋军长他们来后,似乎对唐爱诗的态度有点不对劲。因此,便将她说过的话转嫁到了唐爱莲身上。

  唐爱莲冷冷地看了历锦秀一眼,说:“刚才,我跟姐姐跟在这个女人和朱令璋的后面回来,听到了他们的谈话。我姐非常不高兴。”

  她将跟着朱令璋和历锦秀后面,听到他们所说的话都学了一遍。说:“你们应该知道,我姐是放弃了在b诚的优越条件,跟随朱令璋来到这里的,可以说,为了朱令璋,我姐姐牺牲了很多。”

  “那是她自己下贱,追随着朱哥哥来,又不是朱哥哥让她来,朱哥哥看不上她,她怪谁?”

  “啪!”耳光声响起,历锦秀脸上顿时出现一个掌印。

  “谁,谁敢打我!”历锦秀愤怒大叫。

  打人自然是唐爱莲!

  她没有理历锦秀的话,而是继续顺着刚才的话接着说道:“我姐姐牺牲的,不仅仅是前途,她教会了朱令璋修炼古武,还将我给她用来修炼的灵液也分给朱令璋用。可朱令璋,却将她所有的灵液全部偷走了。”

  虽然,姐姐说是自己给出去的,但她知道,姐姐再傻,也不可能将灵液全部交给朱令璋,极有可能,是朱令璋偷走的!

  果然,一听到她这话,朱令璋的脸上现出心虚之色。他张了张口,依然说不出话,脸上现出焦急的神色。

  秋副军长却是吃了一惊:“什么,朱营长上交的那些天材地宝是你的?”

  唐爱莲看向脸上带了惊色的秋副军长,淡淡地点了点头:“不错,那些灵液是我的,是我师父配出来给我修炼用的。包括我刚才给我姐服用的丹药,也是我师父给的。”

  她不屑地看了目瞪口呆,想说话又说不出的朱令璋一眼:“可我们在路上,却从这个朱令璋嘴里得知,他拿着从我姐姐那里偷来的灵液,一部分往上交换取职位的升迁,一部分送给了历锦秀的外公,一部分卖给了历锦秀介绍的一个姓顾的人,他自己也用掉一部分。”

  历锦秀很想打断她的话,替朱令璋辩驳,但唐爱莲紧接着又将话题转到了她身上:“而且,我们还听到,朱营长正跟这位小姐说到要去见家长,商量他们的结婚问题。”

  “我姐姐早在半年前就跟朱营长已经打了结婚报告,现在朱营长又跟历姑娘谈婚论嫁,是对我姐姐的背叛!”

  什么,朱营长跟那个女人打了结婚报告?

  历锦秀被惊呆了,这是真的吗?被震憾到的她也就忘记了辩驳灵液的事。

  “你说什么,他们打了结婚报告?”宁团长吃惊:他怎么不知道?

  两人都是军人,结婚报告都不用怎么政审,就可以直接批了,政委那里怎么可能半年了都没批?

  唐爱莲点头:“是的,我姐是这样说的。当时,朱令璋也没有否认。我猜测,半年前他们应该是真的打了结婚报告,只不过,朱营长还没有来得及往上递,就认识这位历姑娘。我估计,我姐跟他的那位结婚报告,应该还在朱大营长的办公室。”

  宁团长听到唐爱莲这样说,皱了一下眉头,走到一边的值班室打了电话。

  唐爱莲继续说道:“我姐姐气愤不已,就打了朱令璋,而这位历姑娘就扑上去要打我姐姐,被我姐姐抓住了手。当时,这位历姑娘就说:‘我外公是军长,你敢打我?’

  我姐当时也是气了,就说:‘你外公是军长,我外公还是司令呢!’历姑娘就说我们冒认部队高级将领的亲戚,要抓我们。”

  “这么说,你姐说的只是气话?”秋副军长转向历锦秀:“你这孩子,好话气话都听不出来吗?”

  历锦秀却不认为自己有错:“谁让她说她外公是司令的,难道还不是冒认部队高级将领?”

  唐爱莲扯了一下嘴角:“我姐说的话有点吹牛的嫌疑,但也不过是叫法不同罢了,就象对着一个副军长,很多时候,只要正军长不在,人们只对着那位副军长,都喜欢叫某军长一样,我姐只不过少说了一个副字而已。”

  秋副军长被震惊到了:“你们外公是——”

  “我们外公是b城军区副司令员简大钟。”

  什么,唐司务长居然是b城军区副司令员简大钟的外孙女?

  “你胡说!”

  历锦秀之前听唐爱莲说话,还有点怕了,怕唐爱诗真的是什么副司令的外孙女,但听到唐爱莲说她的外公是简大钟,心中马上又充满了底气。

  “你以为,这里是南方,没有人知道北方的事吗?恰好我就知道,简副司令员根本没有女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