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1章无法抵赖

  朱令璋在献出灵液的时候,一直说的是他在一个古洞中得到的灵液。

  现在唐爱诗揭露出灵液是她的,那怎么行?

  之前,唐爱莲说灵液是她的时候,他就想辩驳了,只是,那个时候他说不出话。现在,他能说话了,自然要咬死灵液属于自己的。

  他继续清晰且快速地说道:“不错,那个时候,你的确劝我将灵液留下来自己用,我也的确说过,这些宝贝留下来会影响安全,怎么就成了偷你的了?”

  他转向秋副军长和宁团长:“秋副军长,宁团长,灵液真的是我自己得到的。唐爱诗想要私心留下,不同意我上交,我们也是因为这个事才分手的。

  她的私心太重,不断纠缠我,说我不该上交,我不喜欢,所以才压下了结婚报告。”

  “而且,我三年前就将灵液上交了,唐爱诗现在才来说那灵液是她的,分明是记恨之前因她的私心太重跟她分手的事,才来败坏我的名誉的。”

  灵液的事不是小事,他的营长也是用灵液交换来的,如果说,这灵液不是他的,他肯定会被打回原形。

  反正,只要他咬死这灵液是自己得到的,唐爱诗就没有办法证实他偷了她的灵液。

  历锦秀马上跟着喊道:“就是,令璋都跟她分手了,她还来败坏令璋的名誉,她太可恶了!”

  “呵呵。”唐爱诗冷笑:“看来,我当年因为跟你的恋爱关系放你一马,反而是我的错了?”

  朱令璋很愤恨地:“你放我一马?唐爱诗,你说我偷你的百宝囊,偷你的灵液,你有什么证据?”

  证据?

  唐爱诗气得闭眼。

  当年她被他花言巧语骗过了,相信他真的是为了她的安全上交灵液的,既然已经上交了,她发过一场火也就过去了,又见朱令璋职位上升,便想着这灵液上交了也有好处,便不再管。

  可她怎么也想不到,这个朱令璋居然这么无耻,居然颠倒黑白,说她是因为追他不上而诬陷他。

  唐爱诗气得七窍生烟,她刚想说话,却被唐爱莲拉到了后面。

  唐爱莲看着朱令璋:“你说,你的灵液是你出任务的时候从一个山洞中得到的,那我问你,你一共得了多少灵液?”

  朱令璋犹豫了一下,说:“一共约有三千多滴!上交了一千滴,我自己留了两千多滴。不过——”他一指唐爱诗:“最后一千多滴在大院门口已经被唐爱诗夺走了。”

  他带着不好意思的神情看了一眼秋副军长:“我之前向上汇报说只得一千多滴,我承认我有点自私,留得多了点。但是,我以军人的身份保证,我这些灵液是自己得到的,绝对不是偷唐司务长的!”

  “你撒谎!”

  唐爱诗大声喊道:“你明明从我的百宝囊里拿走了大半壶,里面还有有三斤半左右的灵液!算起来,至少有三万二千多滴,怎么可能只有三千多滴?”

  秋副军长眉毛微皱。

  朱令璋愤怒地大吼:“唐爱诗,我知道,我之前因为你的自私跟你分手,所以你生气,但刚才首长的意思想要我留住你,我也想着只要你能改过,我就再给你一个机会。

  可没想到你居然想害我,造出这种谣言。好,我现在跟你说,就算你现在求我,我也不会再要你!”

  历锦秀一听这话,心中顿时舒服了:原来刚才令璋是配合首长想要留下唐爱诗才那样说的。

  这么说,他心中爱的人始终是我!

  “哈哈哈!”

  唐爱诗气笑了:“朱令璋,你的脸皮有多厚才能说出这样的话?”她忽然转向秋副军长:“请秋副军长下令,搜查朱令军的宿舍和办公室。”

  朱令璋眼中惊慌之色一闪而过:“唐爱诗,你什么意思?”

  难道,她已经知道了,那剩下的灵液全部被他藏在办公室?

  “我的意思就是,你明明从我百宝囊里偷走了三斤多的灵液,怎么可能只剩下那点点?所以,你的宿舍或是办公室桌里,肯定还有灵液!

  让我想想,你向来信奉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你的宿舍虽然是你一个人住,但是,以你的个性,你不会把灵液藏在宿舍,你应该将灵液放在办公室里!秋副军长,请派人搜查他的办公桌!”

  朱令璋还想阻止:“不——”

  秋副军长打断他的话:“办公室里到底还有没有灵液?”

  朱令璋脸上神色变了又变,眼睛闭了一阵之后张开,终于跟秋副军长坦白:

  “好吧,我承认我受了唐爱诗的影响,将绝大部分的灵液留了下来,放在办公室里。”

  秋副军长面无表情地问:“办公室桌还有多少?”

  朱令璋咬了咬牙:“大约还有两万多滴。但是,那些灵液真的是——”

  “别说了,去办公室!”秋副军长说罢当先向办公室区走去。

  宁团长紧跟着走在秋副军长的后面,走过朱令璋时,他吼一句:“还愣着干什么,走啊。”

  他心中暗叹,跟一个先天高手作对,无论灵液是不是他自己得到的,钱军长看中的这个外孙女婿都毁了!

  到了朱令璋的办公室,朱令璋打开桌子下面柜子的锁,从一堆军事杂志中拿出了被报纸包着的玉壶,放到了桌子上。

  “剩下的灵液,全部都在这里了。”

  唐爱诗一步上前,拿起那个玉壶:“这分明是我妹子送给我的那个玉壶,最先里面装的是五斤,我用掉了一些,后来被他从我的百宝囊里拿走的时候,应该还有三斤半左右,不是说只上交了一千滴吗?怎么只剩下这么点?”

  “唐爱诗!”朱令璋愤怒大吼:“我说过了,这是我在出任务时在十万大山里一个山洞中得到的玉壶!”

  “你特么的放那个屁!”唐爱诗放出了粗言:“这玉壶——”

  唐爱莲打断了姐姐的话:“朱营长说这个装着灵液的玉壶是你在山洞里得到的,那我问你,这玉壶上面可有刻什么字?”

  “刻了什么字?”朱令璋大吃一惊,上面刻了字,他为什么一直没有发现过?

  玉壶上刻字,唐爱莲用的是精神力,如果只是摸,根本摸不出来,如果用眼睛看,不仔细看,也看不出来。因此,这只玉壶朱令璋拿了那么久,一直没有发现上面居然有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