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2章因果线断

  朱令璋心念电转,这玉壶非常光洁,而且,盖子契合非常好,一扭紧盖子,就严丝合缝,倒过来也里面的灵液也不会流出。

  平时他也把玩过,从来没有看见有什么字。

  她一定是虚张声势,壶上根本就不会有字?

  因此,他沉静地回答:“玉壶上哪有什么字?”

  唐爱莲逼近一步:“你确定?”

  朱令璋有点犹豫,难道上面真有字?但转念一想,就算壶身上面真有什么字,也必定非常隐秘,到时,他也可以说自己得到后没有认真看。

  他马上又很肯定的回答:“我确定,壶上没字!”

  唐爱莲将玉壶递给秋副军长:“请秋副军长看吧。”

  秋副军接过去,翻来覆去都看不到字,他不解地看向唐爱莲。

  唐爱莲将手一翻:“看壶底。”

  秋副军长看了好久,才看出壶底上面刻了一个极小的“3”字。

  朱令璋冷笑:“那上面字那么小,又是在壶底,谁那么认真去看。就算你能认真看出了壶底的字,也只是你的视力比较好而已。并不能说明,这个玉壶是你的!”

  “好吧,算你说得有道理吧。”唐爱莲忽然一挥手,桌子上就出现了三个一模一样的玉壶。

  她这一手,将几个人都吓了一跳:这是几个意思?耍魔术吗?

  朱令璋只看了一眼,就明白了唐爱莲的意思,脸上顿时变得惨白,冷汗大颗大颗地冒了出来。

  唐爱莲笑道:“朱营长,你说,你在十万大山里得到的玉壶,为什么跟我自己炼制的玉壶一模一样?就连在壶底刻的字,也是同样的字迹?”

  朱令璋说不出话来。

  秋副军长和宁团长都大吃一惊,这些玉壶,是唐爱诗的这个妹妹制的?

  “秋副军长,你们可以拿起来看看,朱营长所谓的十万大山出品,是不是跟我这些玉壶一模一样?”

  这些玉壶,是唐爱莲成批量炼制的。以她强大的精神力炼制这种玉壶,就算有点差异,也差不了多少。

  “秋副军长和宁团长可以看看我这些壶的壶底数字。”唐爱莲又说。

  秋副军长和宁团长分别拿起壶子查看壶底:“7、8、9?”

  唐爱莲点头:“我炼制了一批玉壶,送给我姐的那个是3号壶,是预备壶。”

  秋副军长和宁团长放下玉壶,看着朱令璋:“你还有什么话说?”

  事实俱在,他应该没有什么话可说了吧?

  朱令璋流着冷汗还想挣扎:“那不不过是巧合罢了。也许,是唐爱诗见这种瓶子好看,把瓶子画给了你,所以你才依样画葫芦请人做了几个同样的玉壶出来。

  就是你有同样的玉壶,那并不代表,我这个装着灵液的玉壶是你的!”

  唐爱莲摇着头:“朱令璋啊朱令璋,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

  她一挥手,将三个空壶收起,又一挥手,桌子上再次出现一个玉壶。

  唐爱莲指着桌上的玉壶:“你睁大你的狗眼看看,这一壶灵液,也是依样画葫芦画出来的不成?”

  朱令璋还没有过来看,秋副军长已经抢先一步将那玉壶抢在手中,打开壶盖,一股清新的气息飘了出来,闻一口,就感觉全身舒泰。

  朱令璋见唐爱莲又甩出满满一壶的灵液,再也无法抵赖下去。

  本来,唐爱莲还想给他一个真言术,让他自己说出真话。

  但是,唐爱莲就不想将法术用他身上,对姐姐前世的这个冤家,她只想让他自己完全暴露,而不想用上一丝法力。

  因为,她知道,在前世,他就跟姐姐牵扯了一场因果,如果她强行以法力干扰,最后还说不定会有什么结果。

  只有让他自己将真面目一点点暴露让姐姐看,他们之间的因果之线,才能完全扯断。姐姐这辈子才能获得自己的幸福。

  秋副军心中长叹了一口气,严肃地看着朱令璋:“朱营长,你还有话要说吗?”

  朱令璋低着头:“对不起,我错了,我并没有在十万大山获得什么奇遇,我的功法是唐爱诗教的,那壶灵液,的确是我从唐爱诗的百宝囊里拿的。”

  唐爱诗见他终于承认了拿了自己的灵液,松了一口气。

  是的,之前他对上级说的在十万大山有奇遇,得了传承武功,还得了一壶灵液。现在,总算还原真相。

  只是,唐爱诗那口气才泄下来,朱令璋又说:“可是,那个时候,我跟唐爱诗同志不分彼此,就算从她袋里拿点东西,也不算什么偷。”

  唐爱诗这次算是彻底认清朱令璋无耻的下限,她已经不想说什么。

  她以前朝着朱令璋打开的心扉,之前一点点关上,但还留着一条缝,这次,是彻底关上了!

  唐爱莲惊喜地发现,他们之间的因果线被姐姐斩断了!

  唐爱莲几乎想要大笑,姐姐这辈子,不用再受猪头的害了。

  “朱营长难道不知道,不问自取即为偷这句话么?你把我姐的灵液拿走了,你问过我姐?我姐同意了?

  实话告诉你,我姐的灵液,都是我师父给我配制,我又送给我姐用的,所以,你偷的实际上是属于我的灵液。

  我记得,刚才在路上的时候历姑娘说过,你把灵液卖给别人的价格是一滴一万块,你从我姐这里偷走的灵液大约三万二千多滴,去掉你上交的,其余三万一千多滴,价值三亿左右。

  朱营长,你偷盗价值三亿的财物,你说说,该判多少年?”

  朱令璋听到唐爱莲这话,顿时吓得魂飞魄散:“不,不可能。”

  他惊慌地眼神看向唐爱诗:“爱诗,你不会告我,对不对?我愿意跟你结婚,我马上跟你结婚,你别告我!”

  唐爱诗看他的目光不带一点感情:“朱营长,你以为,你的**能值三亿么?”

  历锦秀呆住了,怎么一下子就转了风,她的朱哥哥,一下子就从前途闪着金光的精英营长,变成了偷窃三个亿的罪犯?

  她指着唐爱诗:“唐爱诗你给我听着,你若是想回b城,就不要告朱营长,否则,我让我外公不许你走!除非,你不想要这一身皮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