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6章错过了

  四君子之一的龙鞠瘁的父母发现自己儿子跟着岳好梅错过了唐爱莲收徒之后,严禁儿子再跟岳好梅一起玩,虽然没有得到唐爱莲指点,但唐爱莲却让李元青传授功法给他,跟着十八罗汉修炼,如今也成了六级武者。

  而子兰虎子和元青,更是全部都修炼到了后天大圆满,子竹更是突破了先天!

  这让岳好梅既是愤恨又是嫉妒,直到这个时候,他才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

  他后悔了!

  这次,听说大院四人行和十八罗汉又跑到唐爱莲家里庆贺考上大学,岳好梅便拉上了谭兰军,本是想来说几句好话,看能不能和缓关系,不求唐爱莲能收他为徒,能得一点指点就好。

  一进门,看到子兰和虎子带着七八个十八罗汉成员也在喝酒,而且,那大锅里的肉散发的香味非常诱人,众人手中的果酒香味,更是飘得远远的。嚣张惯了谭兰军便忍不住讽刺起来。

  岳好梅好想离谭兰军远一点,明明说好,是来和好的,怎么又说出那样阴阳怪气的话?

  一闻到那肉的香味嘴里就不断分泌唾液:好想吃啊。

  他朝着坐在离门口最近的郭子兰问:“兰子,你们这是吃的什么肉啊?”

  子兰比唐爱莲小一岁,今年十八岁,这次也考上了大学,她报的军医大学。她还记得,当年她和哥哥拜了师后,这个岳好梅故意孤立哥哥的事。

  不过,当时哥哥就说过,他们不配成为他们兄妹的对手,让她要有宽大的襟怀,不要记恨。

  因此,子兰一直没将他放在眼里。

  她礼貌性地站了起来,先回答了一声:“鹿肉!”然后又问:“你们是来找我师父的吗?”

  “是啊,我们来祝贺你师父考上大学了。”岳好梅说。

  子兰看了用鼻孔看人的谭兰军一眼,心说,我还以为你们是来捣乱的呢。

  谭兰军见子兰带点不喜的眼神,顿时怒了:“看什么看,我们好心来祝贺,还不快叫你师父出来迎接。”

  郭子兰向看傻子一样看了谭兰军一眼:“你们来的有点晚,师父正忙着招待简司令员吃饭呢。我是负责招待客人的,你们若是来祝贺的,我给你们登记上,然后先坐下来吃饭吧。”

  谭兰军登时怒了:“什么,她忙?我们来祝贺她的,她居然连见都不能见我们一面?就算她考上了大学,也没那么大的脸吧?”

  岳好梅顿时感觉不好了,他是来跟唐爱莲和好的,早知道谭兰军会这样,还不如自己一个人来呢。

  郭子兰依然是彬彬有礼的样子:“不好意思,今天来的客人有点多,超出了原来的意料,所以,开饭之后,我师父真的是没办法对每个人都亲自迎接,请您谅解。这样吧,先吃饭,吃过饭后,我再带你去见我师父。”

  又朝着里面叫:“六号桌,添两幅碗筷和板凳。”

  岳好梅连忙说:“行行行,这是我们的一点贺礼,请你先替你师父收下吧。”

  见岳好梅态度不错,子兰便将岳好梅带来的两瓶酒登记上,待人拿出碗筷后,请他们就在他们这一桌加入。

  谭兰军又不满了:“你说什么,让我们坐这里?让吃你们的残菜,这也太不把我们当回事了吧?”

  子兰只好解释:“我们今天真的只是准备了五桌,但来的人太多,中院每桌都挤了十四五个人,实在是添不下来,只好又在这前院添了一桌。

  您看我们这一桌就八个人,加你们进来正好十个。而且,我们这一桌也是刚刚开始,你看锅里还是满满的呢,算谈不上残菜。再说,如果菜不够吃,里面还在炖着呢。”

  岳好梅早就被肉香味谗得直流口水了,他坐了下来,拿起碗就吃,一边还含混不清地说:“快坐下吧,好吃。”

  他从来没有吃过这么香的肉,这是鹿肉啊,他还是第一次吃。实在太美味了。

  而且,他有种感觉,这肉一吃下去,丹田位置就热乎乎的。

  在岳好梅的劝说下,谭兰军勉为其难地坐了下来。不过,她很快就发现,这肉是真的好吃,她马上就加入了吃货的行列。

  子兰为他们每人倒了一碗果酒:“来,尝尝这酒,这可是我师父亲自酿的果酒。外面没有卖的,保证对你们有好处。”

  岳好梅已经感觉到了唐爱莲的不凡之处,一听说是唐爱莲亲自酿的果酒,马上就感兴趣了。

  拿起酒碗喝了一口,眼睛马上就亮了:这酒,不是一般的酒!他有种感觉,无论是这肉还是酒,都能增加功力!

  难怪,竹子和兰子他们的功力进展那么快!

  是的,他当年不屑于跟唐爱莲学功法,是因为,他跟谭兰军一样,炼的是家传的武功!

  只是,他家族的子弟,修炼到六七十岁,能达到七八级武者的高度就很不错了,至于说先天,只听说,祖上曾经有人突破过先天。

  也不对,他听说大伯的儿子岳江也突破了先天,但也仅仅是听说,并没有证实。

  在岳家,象他这么大的青年,能修炼到五级,就已经很不错了。他算厉害的,也不过刚刚突破到五级而已。

  可人唐爱莲教的人,子兰才十八岁,就是后天大圆满,子竹只比他小一岁,人家已经是先天了。

  就连只是跟着唐爱莲随便练了一下的十八罗汉,现在哪个不是六级七八级武者了?

  他惭愧啊。

  此时吃到唐爱莲酿制的果酒,他才知道,自己当年真的错了。

  谭兰军虽然也嫉妒十八罗汉和子兰他们,她有家传绝学,但功力至今不过五级。喝到果酒,她心中更加不是滋味起来。

  “你们经常吃这么好的东西啊,难怪你的功力那么高。”谭兰军酸酸地说。

  子兰大方地笑着,招呼着众人,听了谭兰军的话,这才回头看向她:“今天是庆祝,所以师父才拿了好东西出来,这鹿肉,师父用了几十种药材炖的,这果酒,也是师父、亲手酿的,我们能吃上一次,已经是非常侥幸了,平时哪里能够经常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