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7章真心的

  旁边一个十七八来岁的男孩子马上接上:“是啊,不说别的,这鹿肉,也不可能平时吃得上的

  这果酒,普通人吃了强身健体,炼功的人吃了对修炼有助益,我曾经问过师父,要卖多少才划得来。师父说,光炮制这酒用的药材就达一百多种,制好后去了药味。不说别的,就说其中的一种灵芝,就要上千年,还有人参,也必须千年以上,你说要卖多少划得来?”

  其实,这果酒就是唐爱莲用空间里自己种的果子酿的酒,因为果子种在空间,带了点微弱灵气,酿出来酒已经算是最低级的灵酒。

  为了解释这果酒的作用,只能说用了一百多种药材,然后用去味后所成。

  谭兰军一听这话,顿时张口结舌,千年灵芝?那已经算起死回生的仙草了吧?居然拿来泡制果酒?

  她想说那男孩吹牛,但自己喝一口酒,就感觉全身舒服,原本一直突破不了的五层已经隐隐有些松动,说明这真是好东西。

  这么好的东西,居然拿来招待普通人?她恨不得将子兰手中的酒坛抢过来,收入囊中。

  她将酒一口喝干,将酒碗伸向子兰面前:“给我倒酒。”

  岳好梅差点要说:她不是跟我一起的。

  郭子兰看了谭兰军一眼,说:“每桌就只有这么一小坛果酒,所以,每人只能一碗,如果还想喝酒,那边有茅台,管够!”

  茅台酒管够,这话够豪气!

  但对谭兰军来说,她要的是果酒啊,这茅台她又不想喝。

  谭兰军见郭子兰不给果酒,心中气愤:“你那不是还有吗?就倒一碗给我又怎么样?又不是你的酒,别那么小气巴拉的。”

  但郭子兰却不给:“这不是小不小气的问题,而是规定每人就只能一碗果酒。谁知道还会不会有人来?给你喝了,别人怎么办?”

  “还能怎么样,来晚了就别喝了呗。”

  谭兰军坚持要郭子兰倒酒,郭子兰坚决不给,谭兰军气起来,一腿就向郭子兰踢去。

  只是,她朝着郭子兰踢出那一腿,郭子兰没事,她自己却射了出去,射出三十米远,才落到中门上,跌下来就喷出一口血。

  这一桌的人都懵了,这是什么状况?

  岳好梅见谭兰军受伤,顿时吓了一大跳,他跳起来就冲去过抱起谭兰军,但谭兰军已经昏迷过去。

  他指着郭子兰就骂:“郭子兰你太歹毒了吧?兰军不过让你给她再倒一碗酒,你怎么能就把她打成重伤?”

  郭子兰也害怕了:“我没有,我根本就坐在这里没动。”

  其他人纷纷说道:

  “是啊,我看到了,子兰根本没动。”

  “是那个谭姑娘自己踢人,然后飞射出去撞到门上才受伤的。”

  “是啊,我也看到了,子兰姑娘没有踢过人。”

  “就是就是,郭姑娘坐在那里根本连动都没一下,别冤枉好人。”

  ……

  岳好梅欲哭无泪,他怎么可能没看到,当时的确是谭兰军站起来踢子兰,而子兰还坐在那里,当时他还怕谭兰军跳伤了子兰不好交待呢,谁知道,谭兰军反而就反射了出去。

  就好象,她踢在弹簧上,被反弹了出去。

  反弹?

  岳好梅想起了他们大院四君子找唐爱莲的麻烦,谭兰军代表他们四君子出战,本来,谭兰军中了唐爱莲的点穴手法,已经输了,但她却在唐爱莲替她解穴时,一腿踢出。

  那一次,谭兰军受了非常严重的伤,他当时甚至有种感觉,谭兰军已经完了,下一刻,就有可能死亡。

  但唐爱莲只用一颗药就治好了谭兰军。

  那一次的情况,跟今天几乎一模一样。也是谭兰军意图伤人,结果被弹了出去,伤到自己。

  岳好梅盯着郭子兰:“你身上戴了护身牌?”

  众人都觉得奇怪,这个岳好梅不是应该赶快将人送医院抢救吗?怎么他还有闲心问别人不相干的事?

  谁知,郭子兰却点了点头:“是的,若不是我戴着师父送的的护身牌,恐怕现在被伤到昏迷的人就是我吧?护身牌只是将伤害还回去,不会增加力量。这个谭兰军,还是一如既往的心狠手辣。”

  “虽然不是踢的,但也是被你的护身牌弹回去的,她若死了,对你不好,你快叫你师父来救她吧。”岳好梅说。

  郭子兰气了:“我能有什么不好,反正我又没动她的手,这么多人看着呢!”

  岳好梅看着郭子兰,似笑非笑:“唉,子兰你是不是笨啊,她死在这里,无论是什么原因,都会对你和你师父产生不好的影响。你师父到处行善,名声对她非常重要,你总不能因为自己就害了你师父吧?”

  郭子兰更气了,这个岳好梅,居然敢威胁自己!

  但涉及到了师父了,她也不敢不受威胁。她不得不拿出一小瓶灵液,往谭兰军的嘴里滴了一滴。

  谭兰军终于醒了。她感受到,嘴里有着一种淡淡地香味。

  而且,她记得,她起身去踢郭子兰,却突然弹了出去,就好象,很多年前在唐爱莲替她解穴时,她偷袭唐爱莲被弹出去的那种感觉。

  她记得,事情过后,岳好梅告诉她,唐爱莲身上有一种防御牌,谁打她谁吃亏,用多大力打,反击的力量就有多大。那样神奇的东西,她很想见见,可惜,岳好梅跟唐爱莲闹翻了,她不好再去找她。

  这么说来,这个郭子兰也有这样宝贝?如果能将借着这次被伤到的事,也许,能将宝贝搞过来?

  见岳好梅盯着自己手中的灵液看,郭子兰连忙将瓶子收起来。

  “行了,她死不了,你带她走吧。”郭子兰其气鼓鼓地说。

  害自己用掉了一滴灵液,她恨不将这两人打一顿!

  谭兰军却不走:“不行,你打了我,我怎么可能就这样走。”

  郭子兰气愤地:“谭兰军,你讲点道理好不好,我什么时候打过你?”

  谭兰军痞痞地:“我只接触了你,就昏倒了,不是你打的,难道是我自己打的?而这里,这么多人,他们都不可能打我,你说说,不是你打的,是谁打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