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0章封印记忆

  唐爱莲斩钉截铁:“不行,我必须全力以赴地读书。”

  她斜眼看向凤鸣:“你这家伙,先答应跟我谈一万年恋爱再结婚,后来因为你凤家村的破事,被你骗着领了证,说好领了证依然要谈一万年恋爱,后来又被你哄着骗着,答应你大学毕业了就跟你举行婚礼,你现在居然连这几年也不想等了,直接要现在就举行婚礼,说话可以不算话,你的嘴成什么了?”

  “为夫的嘴成什么,娘子不知道吗?”凤鸣说着,就霸道地吻了上去。

  直到两人都燥动起来,凤鸣还没有停下来,唐爱莲才感觉他今天有点不对。他的手伸进了不该伸的地方!

  她感觉到了,凤鸣想要她!如果她再不制止,两人的童贞,都不能留到洞房花烛夜了。

  唐爱莲用力抗拒着他的行为:“凤鸣!”

  凤鸣不舍地放开了她,双手搂着她的腰,额头抵着她的额头,眼中染着浓浓的情玉:“现在,娘子知道为夫的嘴成什么了吧?”

  “你这个色狼,就知道欺负我。”

  唐爱莲强压下心中的燥狂,又羞又怒,伸出手就捶了一下他的胸膛,一边挣扎着要离开他。

  “别动,要不然,发生什么水到渠成的事,我可不管。”凤鸣干脆搂住她,不让她动。

  “阿鸣,你今天到底怎么啦?”唐爱莲感觉,凤鸣今天有点不对劲。

  “阿莲,我,我考了军校。”凤鸣躲闪着。

  “那不是挺好的吗?你不是入世了吗,考军校再正常不过。”

  “我的元婴封印了。”

  “我知道,我的元婴也封印了。”以前是被龙首封印的,后来他们自己通过手段将龙首的封印转移,然后自己封印上了。

  这样,遇到生命危险的时候,可以快速解开,不至于让自己无法控制自己的命运。

  “可是,封了元婴,我没法飞到你学校去。要是你跟被别的男人追走了怎么办?”

  唐爱莲一愣,黯然失色:“你不相信我?”

  凤鸣顿时急了:“我不是不相信你,只是,只是你太美好,我太紧张你了,而且——”而且,她空间里还有个白天玉。

  “凤鸣!”唐爱莲很认真地看着他:“你觉得,我是见异思迁的人吗?”

  “当然不是!”

  “既然不是,为什么会怕?”

  “我——”凤鸣说不出来。

  他能说,是他的预感,她在学校,会被很多男人喜欢吗?

  “正好,我也想跟你商量一下,在校学习期间,我们的关系暂时不能暴露。”唐爱莲说。

  “不能吧?”凤鸣顿时一脸苦。

  唐爱莲叹口气:“你该知道,上大学是我上辈子的执念,我要完全消除这个执念,必须象一个普通人一般读这个大学,而不是带着婚姻去读。”

  凤鸣也知道,唐爱莲上辈子的一切不幸,就从放弃读大学开始。

  难怪,她会报h市中医药大学,因为,前世她考取的也是这所大学。

  这件事形成了一个执念,埋伏在她的心底,平时还罢了,一旦遇到晋级或是度劫,这个执念就会化成心魔,让她的一切努力都成为泡影。

  唐爱莲又说:“我必须象前世一样作为一个普通的学生去读这个大学,只有这样,才能完全消除这个执念。”

  凤鸣心中一怔,化成普通人去读书,可你已经不是普通人啊。

  “我会封印记忆,封印功力去读书!”唐爱莲说。

  “什么?”凤鸣大吃一惊!

  “阿鸣,你不知道,我上次凝婴度劫的时候,遇到了心魔劫。”她将凝婴时遇到心魔劫的过程说了出来:“如果不是最后有白天玉在空间感应到,将我叫醒,我恐怕已经在心魔劫中灰飞烟灭了。”

  说到心魔劫,唐爱莲还有点后怕。

  幸亏白天玉在空间里啊,如果只是小白他们,也不能唤醒她,只因为白天玉的强大,才能感应到了她的危机,还能透过空间,直接唤醒了她。

  凤鸣一听唐爱莲这么说,心中也是又惊又怕。

  如果是平时,只要唐爱莲有危险,他肯定能第一时间感应到,但他当时也在一心一意度劫,因此,就无法感应到唐爱莲的危机。

  他还真没有想到,前世不能上大学的事在阿莲心中有这么大的执念。

  凤鸣知道,阿莲说的不错,被压迫着放弃上大学,是唐爱莲前世悲剧的开始,想要完全消除执念,只有以前世同样的身份,同样的情景去上完大学。

  他心中暗叹,果然,预感什么的最讨厌了。

  原来,凤鸣今天居然预感到唐爱莲去了大学,会被别的男人发现她的好,会被很多人追求,还会被男人缠住,脱不开身。

  他明明知道唐爱莲不是水性扬花的人,但一个修士的预感却不可能是假的,因此,他马上就赶来了,他要她真正成为自己的老婆,他才放心。

  他搂着她:“阿莲,我想让你成为我的人。”

  唐爱莲点了他的额头一下:“傻瓜,我们都领了证,我当然是你的,你也是我的。你难道信不过我?不过是五年而已。这五年,我想好好享受普通大学生的生活。说不定有不同一般的感受。再说,就算是这五年,你不会再去追我吗?还是,你没有自信,能再度把我追到手?”

  “怎么可能?”凤鸣果然被激将了:“行,我就再追你一次,到时候一毕业,我们就结婚。”

  “这个不行,我还打算好好过这五年大学生活呢,你不许出现,我怕,你出现了,我的记忆会突破封印。”

  “不会的,我就算出现,也是以陌生人的面目出现,不会影响你的。”

  “这可难说!”

  “我会小心的。不会有事,你就让我出现吧。我实在不放心你。”

  “那这样吧,不到我有危险的时候,你不许出现。”

  “好吧。”风鸣无奈地说:“只是,你怎么跟家里说?”

  唐爱莲有点郁闷,怎么跟家里说啊。

  “不如,把事情推到你师父头上,就说是师父让你趁着上大学入世修行,五年读书期间,不准暴露家庭情况,如果要回家,就回龙头村,整个上大学期间,必须自食其力,不得从家里拿钱用。

  其他注意事项,我会跟岳父岳母说。还有你那些徒弟,我也会让人通知,在这五年不得跟你联系。”

  唐爱莲给了凤鸣一个熊抱:“老公,谢谢你的理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