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1章从头追

  于是,从唐爱莲开始上大学的那一天开始,唐爱莲就恢复成了前世那个一无所有的大学生。连户口,都是直接从龙头村迁走的,当然,这一切都是由凤鸣操作。

  除了凤鸣给她戴上的那个戒指无法取下之外,她的所有储物袋,储物戒指,都被放进了空间。

  为了不让家人和弟子在这五年没有资源,她将五年所用的资源分发出去,还给大家练制了不少的符。

  特别是军人们,他们很有可能会参加七九年开始的边境战争,因此,她除了给他们换了防御玉符之外,还给了他们大量的金钢符。但符咒仅限于防御,攻击符,她不能给,修士不能参战,给防御符是护着自己人,如果给攻击符,那就等于自己参战了。

  哪怕是凤鸣送的戒指,也被隐藏了,轻易不会出现。她的衣服,只有临时赶制的几套棉布衣服。

  不过,因为凤鸣的坚持,她带了一千块钱。

  一切准备停当,凤鸣送唐爱莲去上火车,在候车室的厕所里,唐爱莲封印了自己的记忆和功力,当她走出厕所时,已经不再记得自己是一个巫修,只记得,自己考上了h市的中医药大学的临床医学系,今天,她怀着激动的心情,搭乘火车去上大学。

  唐爱莲一想自己能够去上大学,心情就是一阵激荡。

  大学生啊,那都是天之骄子,自己有幸成为其中的一员,哪能不激动?

  她按着记忆走去取行李时,发现一个身高一米八,长得俊美非凡,面目略带青涩的少年男子站在那里,面带微笑看着她:“阿莲快过来,差不到时间了。”

  她感觉奇怪:“你认识我?”

  这个美少年自然是凤鸣了。他催眠着自己:他不是有意出现,他只是跟她顺路罢了。

  “是啊,我是你爸爸战友的儿子,受你爸拜托,送你上大学的。你爸有给我看你的相片。”

  凤鸣说着,拿出了唐爱莲的一张相片。

  虽然说过,任何非前世这个时期出现的人不得主动出现在唐爱莲的面前,但凤鸣还是想要在她封印记忆之后的第一时间进入她的视线。

  反正,前世,唐爱莲的爸爸在听到唐爱莲要嫁给李新野时,特意带着凤鸣来见唐爱莲,要唐爱莲嫁给凤鸣。

  只是,那个时候,唐爱莲腹中已经有了李新野的孩子,只能放弃上大学,嫁入李家。

  唐爱莲听到凤鸣说出爸爸的战友的儿子这话,猛然想起,爸爸似乎跟她说过,想把她介绍给战友的儿子。

  只是,她当时没有答应,因为,她那时心中还有李新野。

  只是,上次她找李新野一起拿录取通知书时,却发现,李新野跟刘青玉一起在床上做羞羞事。她呆了好半天,都回不过神来。从那以后,就对李新野死了心。

  其实这段记忆是唐爱莲特意为自己制定的,前世刘青玉跟李新野结婚之后,曾经在她面前炫耀,在他们去领录取通知书之前,她就已经是李新野的人了。

  也因此,她强调,唐爱莲才是第三者。

  此时,唐爱莲听到眼前高大健壮的美少年说是父亲战友的儿子,她心中无端跳了起来:这个少年,可比李新野要强多了。

  “你是,凤鸣?”唐爱莲试探着问道。她记得,爸爸说要介绍给自己的男孩,就叫凤鸣。

  凤鸣的眼睛,露出了温柔的笑意:“我是凤鸣。你爸跟你说过我吧?”

  凤鸣记得,前世自己去找过唐大龙,向唐大龙提出过要娶唐爱莲。唐大龙当时没有直接答应,只说回去探探女儿的意思。

  其实这个时候,唐爱莲并没有多爱李新野,不过是因为双方母亲经常一起去部队探亲,两人一起长大,算是两小无猜,双方母亲也拿他们开玩笑,她也就将他放在心上而已。

  最多说是有点喜欢,爱还谈不上。

  唐爱莲见到眼前的男孩,居然是父亲给自己介绍的男朋友,心中顿如敲鼓:“恩,听我爸爸说起过你。”

  她低下了头红了脸:她那个时候,可是拒绝了他。因为她还小,还想读大学呢。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这样的唐爱莲,凤鸣可从来没有见过。他的心,居然也象毛头小伙子一般咚咚咚狂跳了起来。

  他忽然觉得,唐爱莲封印了功力和记忆,成为一个普通人上大学,也不是一件坏事。

  “我想,我想,如果你同意,我们可以成为朋友。”

  唐爱莲脸热心跳:“我,我还没想好。”

  凤鸣很想说,你都是跟我领证了,怎么能还没想好呢。不过,他当然不会说出来,而是温柔地说:“没关系,你慢慢考虑,我永远等着你的回答。”

  唐爱莲很容易就感动了,他说永远,不象李新野,一边说着喜欢自己,一边跟刘青玉睡在一起。不对,以后不能想李新野了。

  她终于平复了心跳:“我们去上车吧。”

  凤鸣顿时就惊奇了,没有修为没有这世记忆的她,居然也能这么快就掌控了自己的情绪。真是个不错的女孩!

  “好,我帮你提行李。”

  唐爱莲忙说:“不用不用,我是农村人,力气大。”

  此时的唐爱莲,心理上就是个农村姑娘。虽然,她身上出尘的气质依然还在,眼神也干净,透着灵气。

  虽然恢复了前世的那个刚刚考上大学的农村姑娘样子,但有些东西,怎么掩盖都掩盖不住。

  他们从g城出发,先乘车到b城,然后从b诚转向到h市。

  来到候车厅,里面已经挤满了黑压压的人,检票进站时大家都拼了命地往前挤,都想提前上车。

  唐爱莲感觉好像脚都不是自己的,只是顺着人流向前飘动。也不知过了多久,眼前豁然开朗,原来已被人流挤到了检票口。

  检过票,来不及多想,马上顺着人流飞快地往站台跑,一直跑到列车车厢门口,拥挤的情形再度出现。人们争先恐后地往车上挤。

  好容易上了火车,找到座位,靠窗户座位上已经坐了个中年女人。唐爱莲拿着车票对了一下,对那女人说:“对不起,这位同志,这个位子是我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