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2章有点后悔

  中年女人翻开眼皮看了唐爱莲一眼,唐爱莲虽然穿的是新衣服,但却是棉布的,样式老土,一看就是个农村人。

  而且,看她年纪,也就十六岁左右(唐爱莲十二岁筑基,筑基之后,筑基之后就不会再老,但她凝婴时又对面容进行了修改,修改后的面容看起来就象十六岁)。霸占一个小女孩的座位,她更是心安理得,因此又闭上了眼睛养神,连理都不理唐爱莲了。

  如果是短班车,站一下也就罢了,但这是必须坐三天的车,她不可能就这样让。再说,自己自愿让的也就罢了,被人强行霸占,她不舒服!

  凤鸣将行李放到行李架上,见唐爱莲的位置被人霸占,那霸占的中年女人还装听不见,他心中顿时怒了。

  凤鸣一拉上面的行李架,上面一个包便掉了下来,他象是慌忙要伸手去挡,不让行李掉下,又似乎出手晚了一点,那行李包被他的手挡过之后,就向那中年女人那里砸了过去。

  中年女人见行李包砸来,连忙站起,让过行李包,而凤鸣已经顺手一拉,将她拉到了过道,嘴里还道着歉:“对不起,这行李太多了,差点砸到你了。”

  就在那中年女人被拉到过道的时候,唐爱莲已经顺势就坐了进去。

  中年女人大怒:“喂,你这人怎么坐了我的位置?快起来!”说着就要去拉唐爱莲。

  凤鸣连忙站过去,挡在那个女人跟唐爱莲之间:“这位阿姨,麻烦你拿票出来看看?”

  中年女人气势汹汹地:“你有什么资格查我的票?”

  凤鸣一屁股坐下了下来,两人将双人座占住,不理她了。

  “你,你们!你们居然强占我的座位?你们看看,你们说说,现在的年轻,没有一点尊老爱幼的精神,连长辈的座位都抢。啊,这是什么世道?”

  周围的乘客也找责起这两个小年轻:“你们也太不象话了,怎么能抢人大妈的座呢?”

  “是啊,这座位是刚才那中年大妈的,你们怎么能强行霸占呢?”

  “就是就是,一点尊老爱幼的精神都没有。”

  “小姑娘,你们还是起来吧,等这大妈叫乘务员来就不好看了。”

  “是啊,小伙子,你们这样是不对的。快把座位让给这位大姐吧。”

  唐爱莲心中暗叹一声,站了起来。她还没走出去呢,就听坐对面的一位二十五六的齐耳短发女人说:“这就对了,要懂得尊老爱幼嘛。”

  凤鸣拉住了唐爱莲,让她坐下,他朝着前面的女人说:“你既然觉得应该尊老爱幼,你怎么不把自己的位置让给这位大姐?我看你也就二十五六岁吧?这位大姐至少有三十七八岁,比你大了十几岁,你不也应该尊老爱幼,把位置让给她?”

  齐耳短发女人顿时涨红了面皮:“你这人真是不懂道理,我这位置是我出钱买的,为什么要让给别人?”

  凤鸣冷冷地:“呵,你出钱买的位置不能让给别人,为什么我们出钱买的位置就要让给别人?”

  齐耳短发女人被凤鸣一瞪,不敢再说话。坐她旁边的一个带着三四岁男孩的女人看了唐爱莲和凤鸣一眼,说了一句公道话:“这到b城要坐三天的车,谁也不好让得。如果好好说话,轮流坐一下也使得。”

  中年女人见状,便恨恨地说:“你们等着,我这就去找乘务员。”

  “你去吧,我们等着。”凤鸣说。

  本来,唐爱莲还以为,这个中年女人只是说说罢了,毕竟,她才是占人座位的那个人。

  不想,几分钟之后,中年女人居然真的带了乘务员过来,指着唐爱莲说:“小李,就是她,强占了我的座位,周围的群众都看到了,都可以做我的证人。”

  中年女人得意得很,反正,她也不是第一次这样做了,每次上车,只要占住一个位置就行,一般人不跟她计较,她就能坐到底,如果有人计较,她就请来乘务员,说对方抢了她的票,占了她的座。

  最后,总是她赢。当然,关键的是,这个乘务员是她的外甥女。

  乘务员小李看向唐爱莲:“小姑娘,请把座位还给这位大姐。”

  唐爱莲觉得奇怪:“你都不问问,她有没有票?”

  “我当然没有票,因为,我的票被你抢走了,我的票在你手里!”中年女人指着唐爱莲大叫。

  “我抢你的票?一开始,我就问你拿票出来,你可没说过,你有票!”唐爱莲冷笑:“你刚才说,这里的人都是你的证人,那我就问一下,你们谁见过她有票?”

  众人之前谴责唐爱莲抢座,却没人见过那中年女人的票,因此,唐爱莲这一问,没有一个人敢回答见过她有票。

  中年女人理直气壮地说:“我之前自然是有票的,后来,被你抢走了,自然就没有票了。”

  唐爱莲气笑了:“呵呵,自始至终,我都没有碰过你吧?我怎么抢你的票?”

  中年女人三角眼一转,看向凤鸣:“不是你抢的,就是这个伙子抢的。年纪轻轻的不学好,居然学抢人的票占人的座。”

  乘务员问道:“你们有谁见到过这个小伙子碰过这位大姐?”

  对面的齐耳短发女人看了看那个乘务员,说:“我听到这个小伙子问这位大姐要票看了。而且,我还看到这位小伙子碰过这位大姐。”

  这女子的话有很大的岐义,就好象是凤鸣为了偷她的票,先问她拿出来看,知道了她的票放在哪就下手偷一样。

  乘务员又看向带孩子的妇女,带孩子妇女摇头:“我从没见过这位大姐拿出来票过。”

  她的话却等于破了齐耳短发女子话里的岐义。

  唐爱莲有点烦:“我说这位大姐,我们一来,你就坐在我们的位置上,我跟你好好说,让你起来,你不起,直到上面行李落下来,你才迫不得已站起来,后来我朋友拉着你的袖子将你拉到了过道。

  所以,全程我朋友就只是碰了你的袖子外面的中部位置一下,难道,你的票是贴在你袖子的中部?”

  “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