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3章对象

  中年女人刚要说话,凤鸣拿出军官证以及两张票:“我是个军人,这是我对象,我买票的时候,买的自然是两张连号,相信我买票那里还有登记。现在车子还没开,你可以打个电话给售票口,问问这两张票是不是一起卖的。”

  唐爱莲听他说到对象二字,心中顿时又猛跳了两下,自己还没同意呢,他怎么就这样宣布了?

  凤鸣看她一眼,似乎在安抚她,她也不好揭穿说自己不是他对象。而且,票的确是他事先买好的。

  乘务员一听凤鸣是军人,眼中顿时闪过惊慌,连忙说:“不用了,我相信你。”

  众人一听凤鸣是个军人,顿时都变了,言论纷纷起来:

  “没想到这个小年轻是个军人啊。”

  “解放军怎么可能抢她一张票?”

  “她根本就没有拿出过票。”

  “是啊,我也没见过她的票。”

  “我一上来她就占了窗户边的位置,还以为她有票呢。”

  “我也是那样以为。真是误会这两个小年轻了。”

  忽然,有人发现了不对:“咦,我怎么觉得这个女人好面熟?”

  “怎么可能,火车上的人——”

  “我见过我,一个星期以前,也是在火车上,那一次,她好象也是占了别人的位置。”

  “对对对,占了一个小伙子的位置,小伙子请她让开,也是请了乘务员来,反而说是小伙子偷了她的票。”

  “对对,后来那小伙子还补了双倍票。”

  “不错不错,就是她!她根本就是坐霸王车。”

  “原来是个惯犯……”

  中年女人听到众人议论,感觉不好,拉着乘务员就要走路,只是,过道上站的人很多,一时走不快。

  欺负了人就走,哪有这么便宜的事。唐爱莲想要站起来,凤鸣苦笑,哪怕封印了记忆和灵力,她依然有点疾恶如仇。他连忙将她按下:“你坐下,我去。”

  凤鸣走向那中年女人和乘务员,人们纷纷自动让开,不一会,凤鸣就追上了那中年女人。

  中年女人见凤鸣追来,不由又怒了:“你这个人也太过份了吧,我们都已经走开了,你还要怎么样?”

  凤鸣扣住了她的手腕,脸色一沉:“怎么样?经常是将你这个经常坐霸王车还占人座位,被人揭露就拉着亲戚来欺负人的坏人去见列车长了。”

  乘务员一听凤鸣这话,顿时心慌起来:“你胡说,我不认识她!我只是乘务员,最多只是处理不当,你不能冤枉我。”

  “呵呵,你不认识她?你们俩之间分明有着血缘关系,你说不认识她?我也不管你认不认识,我只将你交给列车长,到时候怎么处置你,自然有你们列车长来确定。”

  “不要!”乘务员心慌了:“我不要去见列车长!我错了同志,您原谅我这回吧。”

  “那你说说,她是你什么?”

  “她是我姨妈。”

  “她经常坐这趟车对不?”

  “是。我表姐嫁得远,我姨妈经常坐这趟车去看女儿,每次买票的话,负担不起。所以——”

  “所以就坐霸王车?坐霸王车还罢了,还强占人座位?让她还座就要诬告陷害别人?”

  中年女人连忙认错:“我错了同志,原谅我吧,我以后不敢了。”

  凤鸣看了一眼唐爱莲,唐爱莲点点头,凤鸣便放开了她的手腕:“你好自为之吧。”又对乘务员说:“你自己去找列车长承认错误吧。”

  凤鸣相信,今天这个姓李的乘务员帮着自己姨妈坐霸王车还占人座位,被人揭穿就诬告陷害的事,肯定会传到列车长的耳朵里去了。

  回座位时,凤鸣瞪了最先帮着那乘务员姨妈说话的齐耳短发女子一眼。

  那女子缩了一下,象是自言自语地为自己辩解:“我哪知道她没有票嘛。”见唐爱莲没有理她,又嘀咕了一句:“乡巴佬一个。”

  唐爱莲根本就没有心去理她,因为,车子已经启动了,她靠在窗户边,不一会就在列车的摇晃中睡着了。

  晚上的时候,唐爱莲拿出从家里带来的粽子来,用开水烫了,分了一个给凤鸣,凤鸣拿了点留牛肉以及制作得很精致的点心来请唐爱莲吃。

  凤鸣见唐爱莲吃着熟牛肉,问她:“好吃吗?”

  唐爱莲点头:“好吃。”

  “好吃就多吃点。”凤鸣从她嘴边拿下了一粒芝麻粒。

  唐爱莲的脸“轰”的一下暴红了。

  见坐凤鸣对面的男孩眼盯盯着看自己手上的熟牛肉,唐爱莲为了转移注意力,便递了一块给他:“小朋友,请你吃牛肉。”

  小孩子想吃又不敢吃,看向他的妈妈,他妈妈见孩子实在馋得慌,只得对孩子说:“快谢谢阿姨。”

  “谢谢阿姨!”男孩马上接过了牛肉,很快地吃了起来。

  “好吃多吃点。”凤鸣不知从哪拿了一大包点心和牛肉出来,招呼带孩子的女人:“来,一起吃”。

  那女人忙说:“谢谢,我自己带了吃的。”说着拿了自己从家中煎的粗饼子出来吃。

  别人都谴责自己的时候,就她还帮说了一句公道话,因此,唐爱莲对她的印象不错,她拿起一块点心塞过去:“吃吧,客气什么,这个肯定好吃。”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这点心才是好东西,那牛肉差远了。

  那女人见唐爱莲只是递一块点心给她,觉得点心是粮食做的,吃点不要紧,便接了过来。

  对面齐耳短发女子闻着那香味,很想吃,但唐爱莲和凤鸣都没有招呼她吃,也不好意思开口讨要,便哝了一声什么,将头转向窗外,只是窗外漆黑一团,也不知道她看什么,看得那么专心。

  唐爱莲吃着吃着,便觉得奇怪:“这味道怎么有点熟悉的感觉?”

  凤鸣见唐爱莲吃着她自己做的熟牛肉和点心喊熟悉,心中好笑:“好吃就多吃点。”

  先前四人相对,并没有多话,此时那女人吃了别人的东西,便跟唐爱莲聊了起来,这一聊才知道,这个女人姓左,叫左蔓青,属于知青考上大学,因为舍不得离开儿子,便将儿子一起带来读书。

  而且,左蔓青的就读的学校也是h市中医药大学。

  “没想到,我们是同学哎。”唐爱莲很高兴。

  唐爱莲对面的齐耳短发女子听到他们的话,脸上闪过惊奇之色,似乎,没想到他们会是大学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