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8章水性扬花

  “贺教授,您的脉象有点细,但细而有力,您这是湿邪内阻,最好多喝点红豆意米汤。不过千寒易去,一湿难除,慢慢来吧。”

  贺教授看她熟练的把脉,精准的确定,更加肯定,她已经是一名中医从业者了。

  “你以前经常给人看病吧?”贺教师问。

  唐爱莲摇头:“没有啊。”

  她从小学读到高中,再考取大学,哪有时间去从给人看病?

  但不知为何,刚才给贺教授把脉的时候,又感觉很熟悉,似乎,自己已经看过成千上万的病人,一把脉,病人什么病症了然于胸。

  实际上,唐爱莲当赤脚医生那几个月,因为被传神医,周围十里八乡的病人都跑去找她看病,一天看个一两百人很正常,看了足足三个多月,说成千上万还是算少的。

  一天二十四小时,她看病时间就有十四小时以上,哪有不熟练的?

  唐爱莲不怎么想上课了,她问:“贺教授,这教科书上的内容我都看过了,也都记住了,我能不能不上课,自己去图书馆多看些别的书?”

  贺教授不敢答应:“可这纪律——”

  “贺教授,您能作主吧?我真的只是想多学点知识。而且,我还想一边将理论知识好之后,就试着去外面试试帮人看病。贺教授,我保证考试每科都考高分!而且,你帮我这个忙,就算我欠你个人情。”

  对一个上课就是浪费时间的学生来说,贺教授还真是不忍心拒绝她的要求。只是,听到唐爱莲说欠他个人情,又不由觉得好笑,一个学生的人情能有多大,也敢拿出来说。

  “这样吧,我把你的情况跟系主任说说看,能不能让你不用上课。不过我还是觉得,每个老师都有每个老师的经验,你应该去多多上课,把老师的经验学到手,你若是想实习,倒是可以到我们校附院去,但不能宣扬,只能以请假的形式出去。”

  不过,想到她是介麟的学生,他又觉再让她上这些普通老师的课有点委屈她。

  “行行,每个老师那里,我都会去上一些课,看情况再决定要不要听老师的课。太谢谢贺教授了。”

  唐爱莲大为高兴,没想到,她被贺教授留下来,只以为是被批评,没想到得到了这种福利。

  以后,她就可以躲在图书馆,而不用来上这种没味道的课了。

  唐爱莲走后,贺教授却没有回家,而是去办公室打通了介麟的电话。

  “喂,介教授在吗?噢,好好。我等着。”

  “介教授吗?近来身体还好吧?我说老介,你也太不够意思了,我还以为你那把老骨头撑不住了呢,谁知道,你在农村呆了几年,居然还还收了个徒弟。

  什么,我为什么知道?嘿嘿,你的徒弟,现在已经成了我的学生呢,你说我为什么知道。

  对对对,就是她,唐爱莲,一个长得非常漂亮非常有灵气的学生。你是把家传的中医教给了她吧?我就知道。恩,很不错,理论知识学得很扎实。

  什么,我们学校教不了你的徒弟?呃,应该是吧。她应该是想要个文凭吧,不管怎么样,她现在是我的学生了,哈哈哈!”

  唐爱莲怎么也没有想到,给他们上中药学的这个贺教授,居然是中医药大学的名誉校长贺国祥。

  从教室出来,唐爱莲去寝室拿了饭盒去食堂打饭,正好遇到打好饭回寝室跟儿子一起吃的左蔓青。唐爱莲一看她那饭,不由皱眉:“你儿子跟你一起才吃这点啊?”

  饭菜没有一点油水,但唐爱莲只有前世的记忆,自然不会认为不好,只是觉得她打得太少。

  她记得,她读高中的时候,一个人吃掉四两饭都感觉不饱。可这个左蔓青,两人居然只打了四两饭,她一个人都不够吃。

  “儿子太小,吃不了多少。”左蔓青说。只是,她说话时,眼睛不敢看向唐爱莲。

  “咦,那不是唐爱莲同学吗?”

  “对,就是她,今天上课打瞌睡,被贺教授留下了,肯定挨批评了。”

  “你看她那神采飞扬的样子,象是被批评过的人吗?”

  ……

  同学们大部分都已经吃罢走出了食堂,唐爱莲打了四两饭,要了一个豆腐,一个青菜吃着,只是,怎么感觉有点没味道?难道,这嘴巴在火车上被凤鸣喂叨了?

  她不知道,自己这些年来,吃的都是空间产的灵米灵蔬,那味道,哪里是学校食堂的饭菜能比的?自然就味同嚼腊了。

  不过,在火车上凤鸣拿出来的东西真的是好吃。

  一个身材高大俊美的男同学端着自己的盘子走了过来:“同学你好,贵姓?”

  “免贵,姓唐。”唐爱莲感觉,这个男同学怎么有点面熟?而且,他长得好俊啊。不过没有凤鸣妖孽。

  “唐同学叫什么名字啊,学哪个专业?”

  “唐爱莲,临床医学。”唐爱莲并不觉得自己的名字有什么不能说的。而且,这个男同学给她一种值得信任的感觉。

  “我也姓唐,叫唐天玉,是77届的新生,我学的是临床医学。咱们真是有缘分。以后要互相学习,互相关照了。”

  “好啊。”唐爱莲虽然觉得这个同学很不错,但她并不显得热烙。

  “我看你好象不喜欢吃这些饭菜?也是,这里的饭菜太难吃了。校门口有一家餐馆,那里的饭菜都非常好吃,赏个面子,让我能够请你去怎么样?”

  唐爱莲正感觉这饭太难吃呢。但她有着传统的节约美德,不浪费粮食,再难吃的饭,既然打出来了,也要吃完它。

  “今天就算了,下次吧。”唐爱莲低头吃着没有味道的饭。

  “唐天玉”倒也没有纠缠:“行,那我们晚上再去那里吃。”

  吃完没有味道的一餐饭,唐爱莲和白天玉两人并肩向外走,一男一女,都长得非常养眼,亮瞎了一帮人的眼睛。

  “那两个是一对情侣吗?”

  “那男的长得好精神啊。”

  “女的也不赖。”

  “真是一对金童玉女。”

  “什么金童玉女,男的还罢了,那女的却不过是水性扬花的女人罢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