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1章见财起意

  余问仙却不以为然,不就一点吃食吗?她拿走就让她拿走好了。妈妈也是,拿点吃也罢了,拿了人家那么多,也难怪人家那么做。

  这个时候,好容易才得吃一顿肉,人家买那些肉也要花很多钱吧?平常的熟肉也就一块五一斤,可这肉干,最少要十斤才能做一斤,一斤肉干光材料费就得十五听,加上加工费和香料,怕不要二十块一斤,可妈妈一拿就是一两斤,三四十块钱啊,难怪人家会急。

  唐爱莲那边已经将箱子里的一包牛肉干拿了出来,果然,她至少有两斤多。

  这还罢了,除了这包牛肉干外,那些精致的点心也拿了大半。

  更让唐爱莲气愤的是,那点心包里,还有一对金镯子,分明是唐天玉要给她,她推辞了不拿的那对金镯子。

  想来,是她当时说了不要,天玉哥哥就偷偷把金镯子塞到点心包里去了。

  唐爱莲拿起那对金镯子,愤怒地指着高赞梅:“这对金镯子是怎么回事?”

  左蔓青之前因唐爱莲为了一点吃食就搜高赞梅的箱子,还有些认为她小题大做,但现在见唐爱莲举起手中的金镯,这才知道,原来她丢了金镯子,所以才借着吃食搜查。

  没想到,这个高赞梅看着蛮爽快的一个人,居然还敢偷东西。而且,这一对金镯子老重了,至少有二两,起码值个上千块钱。她居然也敢拿!

  高赞梅眼中躲闪了一,马上就挺起了背:“这是我自己的金镯子,你说怎么回事?”

  “你自己的金镯子?”唐爱莲冷笑:“你自己的金镯子怎么跟从我包袱里拿的点心放在一起?还压进了点心里?”

  高赞梅强作镇静:“我想怎么放就怎么放,你管得着么?你一个乡下来的乡巴佬,哪有什么金镯子!”

  她这话一说,左蔓青也看不懂了,唐爱莲是吃中午饭的时候拿回这个包袱的,里面不但有肉干有点心,还有一对金镯子,还就这么丢在床铺上就敢去上厕所,这也太粗心了吧?

  “行,既然你坚持这么说,那就报公安吧!”唐爱莲说。

  “不要!”余问仙连忙喊道。

  她当然知道,自己家是个什么情况,母女都考上大学,在别人看来是多荣耀的事,但是,家里穷啊,连这路费都是借来的。

  今天中午吃饭,她们母女都是合起来吃一个饭。她都没吃饱。

  也因此,才在看到唐爱莲的肉干后,迫不及待地想要吃。

  就算能申请到助学金,也不会都给他们母女,最多,只能申请到一个人的助学金。

  她和妈妈一直在发愁,怎么才能想个办法赚点钱。

  如果有这对金镯子,早就被换成钱了,哪里还能留在手中?因此,她敢肯定,妈妈应该是见财起意了。

  唐爱莲也知道,这对母女应该是非常缺钱,甚至缺到吃不起饭的地步,但缺钱不是偷盗的理由。

  “余问仙同学,我知道,你想帮你妈妈,但是你看你妈妈的态度,她坚持说这镯子是她自己的,还说我一个乡巴佬不可能有这样金镯子。

  既然她不承认错误,只能由公安来鉴定了,相信公安会给一个公正的裁决,到底是我冤枉了你妈妈,还是你妈妈见财起意偷了我的金镯子,还想要倒打一耙冤枉我!”

  余问仙摇头:“唐爱莲同学,我妈也是一时糊涂,您就大人有大量我放过我妈妈吧,你这些东西是你今天中午拿回来,若是报了公安,恐怕对你的名誉也有影响。”

  高赞梅一听女儿这话,头脑终于清醒过来。是啊,她只想着自己如今面临的难关,想要这对金镯来度过去,却没有仔细去想想,这对金镯跟那些肉干和点心一起,分明是别人送的!

  如果仅仅是唐爱莲自己的手镯,她拿走了,一时倒真不好判断,这镯子到底是谁的。但如果是别人送的,只要让人找到那个送镯子的人说出什么花样,就可以肯定这对镯子是她偷唐爱莲的了。

  高赞梅心中暗叹,女儿果然比自己聪明,很容易就猜到了镯子的由来,而她刚才说的话,也等于是用这由来吓唬唐爱莲:说出去,自己得个贼名声,但唐爱莲的女性贞洁名声也毁了。

  她心中忽然有点激动,是不是能用这个来逼迫她将金镯让给自己呢?她实在太需要这金镯子了,她现在连生活都有点难以维持,如果得到这金镯,就能继续自由地活下去。

  只是,她的算盘还没有打好呢,就听到唐爱莲冷笑着说:“余问仙,你不用指着和尚说秃子,我哥哥送我点东西,有什么名誉可影响的。”

  哥哥?

  “当然,我跟哥哥从食堂出来的时候,还遇到了何冰和田素素几个,田素素还企图毁我的名声,我哥哥跟他们理论了一番。你们不信的话,去问何冰和田素素就好。

  噢,忘了说,我哥哥叫唐天玉,去问的时候别问错人了。顺便帮我问问我哥哥,为什么我明明说了我现在读大学,不好戴太多首饰,还要将镯子塞进点心里?

  哦,高赞梅你刚才说我是乡巴佬哪有这样的东西是吧?告诉你啊,我哥哥送给我的金镯子算什么,我妈妈送给的镯子才是好东西呢。”

  唐爱莲说着,故意举高手臂,一只晶莹惕透的翡翠手镯就露了出来。别人看不出来,但高赞梅却是认得,这分明是一只玻璃种帝王绿手镯。

  她记得,她奶奶曾经有过一只帝王绿戒指,听说价值十万。在三年困难时期换了活命的口粮。

  一只帝王绿的戒指就要十万,一只帝王绿的手镯,那该是价值多少?

  “都说财不露富,我今天露了富,以后啊,恐怕日子都过得不安然了。”

  母女两人都羞愧,人家连这样价值连城的宝物都有,居然说人家没有金镯子?

  两人都焦急了,难道,她真要报公安?

  余问仙扑通一声跪了下去:“唐爱莲同学,这事要是传出去,我妈的书就读不成了,我妈是知青,读不成书,就得回原来插队的地方去。恐怕以后的日子会更难过!您大人有大量,放过我妈妈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