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6章封义诊楼

  左蔓青解释:“你看看我们这里的义诊活动章程,上面写得很清楚,病人在义诊楼看病不花钱,若是医生开药,病人可以拿着方子去别的地方拿药,如果在义诊楼拿药,我们将收回药材的成本费。”

  “谁知道你们这个药的费用到底是不是成本费?”女病人强词夺理。

  “是不是成本,你可以拿着方子去验证啊,看看是别的药房的药价高,还是我们这里的药价高。我们这里的药材必须收回成本,否则,我们的义诊无法为继。”

  “我管你们能不能为继,反正你们说了看病不要钱,就不能收钱!”女病人大闹起来。

  “师父”皱眉:“把她扔出去,扔远点”

  “是!”一对少女马上出手,将人拎了起来,提着往外走。

  “放我下来,你们无权这么对我,我是病人。”

  但那少女拎着那女人走出大门,直接走了一条街,才将她丢下了,转身就回去。

  唐爱莲都不用审问就知道,这人肯定又是被何冰派来的。这几天,这样的事已经有好几起了。

  本来,一开始义诊楼基本是不开药的,但“师父”来了之后,来的病人已经不再是些头疼脑热的病人,义诊楼就只好开始开药了。白天玉从空间里拿出来的药自然就派上了用场。

  但一收钱,就有人开始不满了。

  虽然说,解释清楚,绝大部分病人还是能理解,毕竟这里的药材比医院便宜很多。

  但有人却不这样看,说,你都打着义诊的牌子了,怎么还能收钱?

  如果对方是真的没钱,“师父”会将药给对方,不要钱,但对待那些明显就是来闹事的人,义诊楼就直接将人驱逐。

  唐爱莲也不知道“师父”从哪找了两个少年男女,专门负责驱逐这类闹事的人。而且,这两人她同样感觉好熟悉(当然熟悉,那是你的契约灵宠)。

  这天,义诊楼来了几个干部模样的男女。

  “谁是这里的负责人?”

  唐爱莲挺身而出:“我是!”

  “我们是卫生局的。有人反应,你们打着义诊之名,无证行医,行沽名钓誉,骗取钱财之实。即日起,你们这义诊楼必须停办,并作出整顿,直接负责人,必须承担相关责任!”

  他的眼光打量着义诊楼,心中还在想着,这个房子不错,位置也不错,封了义诊楼之后,可以用这里来做什么。

  唐爱莲皱眉:“我们这里的除了我师父外,都是中医药大学的学生,而且,我们的确是进行义诊啊,看病都没有收费,收点药费也仅限于成本价。”

  跟着卫生部门后面的有一位脸色腊黄的男人,一听到唐爱莲解释,马上站了出来:“你们的药根本没有作用,还敢收钱。我的病都被你们给耽误了。”

  唐爱莲盯着那男人:“我记得,我们这里不收诊癌症病人,你叫什么名字?”

  病人眼中闪过心虚:“我叫刘今何。”

  “你是什么时候来看病的?“

  “五月十二号。”

  唐爱莲拿出登记本,迅速地翻找着:“在我们这里诊病的人都有记录,五月十二日的病人,并没有刘今何这个人。”

  男病人没想到,他们居然还有登记,眼珠转了一下,说:“也许,是你们漏登了我的名字呢?”

  “不可能,我们义诊楼每天的义诊名额只有一百人。五月十二号这天一百人都有登记,没有你的名字。”

  卫生部门接过了唐爱莲的登记翻着着。

  登记本上记录非常详细,上面有病人姓名,病症,有谁诊治,采取何种方法治病。如果是用药的,还写上了方子,以及收的药村成本费用。

  从登记本上可以看出,绝大部分人都是交代病人利用饮食治疗,不用收费,而凡是利用针灸,推拿治病的也没有收费,只有用药这一项才标有药费。

  “我记错了,不是五月十二号,是——”

  “整个五月都没有刘今何这个名字登记。你确定,你真的来我们义诊楼看过病?”

  “谁知道,你们这本登记本是不是真的,谁知道你们是不是搞了两本登记本,把那些收费高的故意漏登呢?”刘今何开始胡搅蛮缠。

  唐爱莲冷冷地看着那告状病人:“我们这里是义诊,收费仅只是收成本费,又不是以营利为目的,收取的费用仅仅是维持药材的运转,否则,义诊就难以为继。你说我们骗取钱财,请问,我们骗取了谁的钱财?骗取了多少钱财?”

  病人刚要开口,唐爱莲又说:“你来告我们骗借义诊之名行骗财之实,请问,你有何证据?就凭你舌头一转,就能证明我们骗取了钱财吗?你这是诬告你知道吗?我可以向公安机关反告你!”

  那病人听唐爱莲这话,顿时着急起来:“我,我没有,我不是——”

  卫生部门的负责人看向唐爱莲:“不管怎么样,你这是无证行医你知道吗?”

  一边的“师父”忽然开口说道“谁说我徒弟没无证行医?她明明领取了行医证书。”他拿出了一本行医资格证书:“这是我徒弟的行医证书。”

  卫生局的人一看,人家还真有行医证书,而且,居然是卫生部直接发的。

  这一下,那个朝月区卫生部门的负责人脸色有点难看了,他看了那脸色腊黄的人一眼:“你说他们骗人钱财,你有什么证据吗?或者,他们曾经开过什么收据给你?”

  那病人登时反应过来:“对对对,他们开过收据的,只是,我放在家里没有带来。”

  唐爱莲口中连连冷笑:“你一句话说没带证据就想算了,然后,你们回去之后就想办法伪造一个收据来,然后给我们定罪是吧?”

  “不是——”卫生部门的想说什么,唐爱莲却抢着说道:“不是?我们每天花大量时间大量精力给人免费看病,我们做的是好事,却遭到别人这样诬告陷害,你们却因为这个人红口白舌一说,没有经过调查,就来封我们的义诊楼,你们这样做,问过广大的人民群众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