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967章 这种气不忍
  第967章这种气不忍

  唐爱莲转过身,面对外面的众多的看热闹的人们:“广大的人民群众,我们在这里开这个义诊楼,是真心想为大家做点好事实事。大家都知道,我们看病不要钱,也尽量让大家不用吃药打针就能将病看好,就算实在要吃药,也仅仅是收点成本费用。大家想想,我们这样做难道错了吗?”

  “不,我们没有错,我们为人民服务错在哪里了?可就是有人看不惯我们,一来就说我们无证行医,说我骗取钱财,要封我们的义诊楼。

  大家知道,我们这个义诊楼从开张两个多月以来,替多少人免费看病了吗?六千多个,治疗这么病人全部加起来,只有一百多个用了药物治疗,其他全部是物理治疗,或者是饮食治疗,行为治疗,而我们所收取的费用,全部加起来还不到一百块钱。

  我们这个位置的门面费,每个月就要三百块钱,参与义诊人员不发工资,但负责伙食费。这一个月,光大家的伙食就要月开支一百多块钱。算起来,门面费加伙食开支每个月就要三百多块钱,说我们骗取钱财,呵呵,大家说,我们该怎么办?

  我们可不想花了钱,为大家做了善事,最后还落下一个恶名,所以,别说今天卫生部的人来封我们的义诊楼,哪怕卫生部门没有封我们的义诊楼,从现在开始,我们的义诊楼也关门停办。直到卫生部门替我们洗清罪名,恢复我们的名誉,义诊楼才能再次开门!”

  卫生部门的人一听唐爱莲的话,心中非常气愤,这话怎么说,哪怕他们不封义诊楼也要关门?这是跟他们顶上咯?

  他们卫生部门可是管医生的,得罪了卫生部门,看你这个医生以后还想不想升职!

  不过,不管怎么样,他们今天来这里的目的:封了义诊楼,也算是达到了。只是,因为唐爱莲有行医资格证,他们不能更进一步处理她。这个目的没能达到,不知道回去会不会挨批评?

  义诊楼因为被卫生部门封门停办的消息迅速传开。

  什么,卫生部门的人来封义诊楼的门?

  什么,义诊楼自主关门?

  那以后大家有病不是又得去花钱看了?

  如果生病了没能享受公费医疗又没钱看怎么办?

  先是一些病人来义诊楼吃了闭门羹之后,聚在一起义愤填膺地说起义诊楼的“冤情”

  “哎,你们说说,义诊楼怎么就会被封呢。”

  “听说是沽名钓誉,骗取钱财。”

  “屁,人家看病不要钱,骗什么钱财?”

  “就是啊,就算收那点药钱,都比医院要便宜多了。上次我儿子感冒,在医院捡了几付药,花了两块多钱,还拖了一个星期才好,前几天我闺女也是感冒,人家根本就不让吃药,就直接给点穴刮痧弄了一下就好了。”

  “还有呢,我听说老四去医院说是结石要动手术,要两百多块钱,可人家来义诊楼,只花了五块钱,捡了几付药回去就吃好了。”

  “人家只收成本,当然便宜。”

  “还有这个什么沽名钓誉,人家免费看病,得到大家称赞也正常啊。”

  “什么沽名钓誉,那个封义诊楼的什么人自己去天天给人免费看病试试?”

  “听说是有人嫉妒了,才被封的。”

  “可这关了义诊楼,他们当干部的当工人的有公费医疗,吃亏的是我们这样没工作的老百姓啊。”

  “就是,他们嫉妒人家,关咱老百姓啥事?”

  “都是这帮龟孙子的看不得老百姓好,咱们去找他们去。”

  “对对对,找他们,替义诊楼讨个公道去。”

  “一起去!”

  “走起!”

  ……

  也不知道是谁吆喝了两声,众人便一窝蜂往本区的卫生局跑去,一个个堵着卫生局的门大喊:

  “卫生局的老小子们,你们吃了饭没事做,去封人家义诊楼做什么?”

  “你们冤枉义诊楼沽名钓誉,你们有本事也去开义诊去。”

  “你们是怎么为人民服务的?”

  “就是,你们当干部的生病有公费医疗,你们为我们普通老百姓想过怎么办吗?”

  “我们好容易有个义诊楼,你们就跑来封了,你们把广大人民群众放在心里了吗?”

  “你们坏良心啊你们!”

  “对,义诊楼是我们老百姓的义诊楼!”

  “你们是看不得我们老百姓好吧?”

  “你们学雷锋学哪里去了?”

  ……

  群众跑到朝月区卫生局闹事,为义诊楼打抱不平,朝月区卫生局的人顿时慌了,任何时候,引起民变民愤都不是小事。

  卫生马局长愤怒地叱问:“谁让你们去封了义诊楼的,啊?那是给老百姓带来好处的地方,没有经过我的指示,你们也敢擅自行动?你们把我当什么了,啊?”

  有人回答局长:“这事是办公室主任老胡去办的,听说是有病人来告状,说义诊楼沽名钓誉,骗取钱财。”

  一听是办公室主任,马局长更火:“这个老胡,怎么回事?有人告诉?有人告状就去封人义诊楼?他进行过调查吗?是真的有那回事?搞义诊,你说她沽名钓誉还勉强能沾上边,怎么又搞个骗取钱财?人家要骗取钱财,直接替人治病取财了,还开什么义诊楼?”

  众人都不敢回答。

  “有没有说那个学生骗取了多少钱,数额有多大?有没有证明材料?”

  没有人回答。

  马局长指着一个秘书:“你说,别人不知道,你办公室的人不可能不知道吧?”

  被指名的秘书只好回答:“好象是上面有人打电话来,是胡主任恰好接了电话,就直接叫了两个人去了。我当时拦了一下,胡主任还骂了我,然后让我在家守电话。”

  “上面,哪个上面?”

  “听说,电话是从市革委会打来的。”

  “有问过对方是什么人吗?”

  “好象,胡主任问过,对方说没说我不知道。”

  马局长瞪着秘书,他明白,对方肯定是说了身份的,否则,以胡主任的精明,不会轻易出手。

  他哪里知道,那个打电话的人,只是为了讨好市委办副主任,受了一个小丫头的指使才打的这个电话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