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0章收费病人

  郑校长叹了一口气,如果是平时,何冰这点事,以她的背景其实连记个过都不会,但此时,因为群众围了卫生局,替义诊楼讨公道,这事被闹大了,再加上名誉校长贺英华的参与,却不对不对她进行从严处分。

  他说:“何冰同学所犯错误,的确令人痛心,但也不能一拳头打死,所以,就给个开除学籍留校查看一年的处分吧。”

  当这个处分被通知到家长的时候,何成大惊失色!

  何成原以为,那朝月区卫生局封义诊楼的事,处理了那个卫生局办公室主任,以及那几个跟随办公室主任的跟随人员就已经翻篇,因为没有确凿的证据,自己的女儿不会有事。

  而他,以为对方就几个小女孩玩闹性质的义诊楼,开了禁也就行了,不会再起什么浪。

  如果他之前带着女儿去求得那唐爱莲的原谅,应该就不会有事,可他因为轻视了对方,才因此失去了最佳的取得对方凉解的时机。

  可他万万没有想到,胡主任在被处理之后,居然咬出了他的女儿。

  这已还罢了,女儿派出去给义诊捣乱的人,居然还在别人的手中。这一下直接捅到了学校那里。

  他更没想到的是学校高层,居然一点都也不给面子,就那么处分了她的女儿!

  罗副市长听说外甥女被学校处分,脸色也是非常难看。那个唐爱莲,不但敢跟自己的外甥女抢男人,居然还敢对自己的外甥女动手!

  难道,真以为自己是吃素的不成?

  “给我查清楚这个唐爱莲。”

  “是!”

  何冰得知自己被开除学籍留校查看一年的处分时,脸上的狰狞怎么也掩盖不住。得知是那个胡主任被开除公职之后咬出了自己,她愤恨异常:“我要拆了他的骨!”

  跟在她身边的田素素提醒她:“他好象是一被开除就回原籍去了。”

  “回原籍?”

  “是啊,他的原籍在极北。”田素素说。

  她叹气:“冰冰,其实他也是被逼无奈才说出你的,如果不是被逼到绝境,也不会把你供出来吧?”

  田素素心中其实很看不起会何冰,用得着人的时候还好,用过就扔,也不知道保护自己人。胡主任之前很仗义什么都不说,他们却任由他被开除,若是她让父亲和舅舅保住胡主任,哪怕只是保留一个公职,胡主任又怎么会供出她呢?

  这样只知用不知保的人,不是个好主子,如果她田素素不是需要她的力量对付唐爱莲,她都不想跟着他何冰了。

  何冰并不知道田素素已经因为胡主人的事跟她离了心,她恨恨地说:“都是那个唐爱莲,居然把我逼到这种境地,这一次,我要她死!”

  不过,她话一说完,才发觉身边还有个田素素呢。

  “呃,我也只是说说而已。”

  田素素连忙点头:“我知道,你也不过是刀子嘴豆腐心,哪里可能真要想杀死同学。不过,那个唐爱莲敢这样对你,也的确该死。我若是有能力,我都想搞死她!”

  何冰听了田素素这话,看了她好久,才说:“你这说的是真话?”

  田素素忙说:“当然。”

  “好,那我们就合作起来,做死她。”何冰的眼中发出噬血的光芒。

  田素素吓了一跳:她想唐爱莲死,可不敢真的动手,最多她挑一下,真要让她自己动手,她可不敢。

  她偷看了何冰一眼:“我,我虽然希望她死,可我胆小,我可不能动手。”

  何冰轻蔑地:“你就是一胆小鬼,又不要你亲自杀人。”

  “那你要我干什么?”田素素有点不安。

  何冰抬着头:“我记得,你不是说过,你在来学校的火车上见过唐爱莲抢夺老大妈的座位么?我要你把她怎么夺取老大妈座位,还伙同军人对象将大妈赶下车,如今军人对象不在,又跟白衣王子唐天玉在外面开房,出双入对等等,全部散播出去。”

  田素素缩了缩:“可是,我真的胆子很小,还有,我来到学校,就只跟你交了朋友,别人都没怎么认识啊,我怎么散播?”

  何冰不屑你:“说来说去,你还是没用。”她想了一下,又说:“我找两个人来,你把这些都说给她们听,然后由他们去散播。”

  田素素一嘴巴的苦涩,火车上的事,只有她和左蔓青知道,而左蔓青可是一直跟着唐爱莲身边,如果这事传播出来,唐爱莲不用调查就知道,是自己传播出来的。

  可是,她之前就已经跟何冰说过,就算她现在不说,何冰也可以自己说给别人听,最后还是追查到她自己。

  既然如此,还不如自己做还能讨好这个副市长的外甥女呢。

  不过,何冰忽然又想起父亲给自己下令:“不要再动唐爱莲,至少,在这几个月内不许动!”

  何冰想着,几个月不动就不动吧,再过几个月,那就要放署假了,放完署假回来,那个时候大家都不会注意到这事,再动她的手不迟。

  唐爱莲刚刚回到义诊楼,就发现“师父”正送一个中年男人出门。她觉得奇怪,“师父”平时替人看病,可从不送人,今天是怎么啦?那么热情送出来,一点都不没有平时的高人形象。

  师父见到唐爱莲,连忙跟那人告辞,然后迎向唐爱莲:“阿莲,我明天要去s市替人治病,义诊楼的事就交给你了。”

  唐爱莲觉得奇怪,师父平时从不出诊,怎么今天想要出诊,而且,还是跑s市那么远的地方。

  “师父——”

  “恩,刚才那个人的父亲生病,师父去替他看一下。”想了想,又说:“这个人给了一千出诊费,如果能治好,还有九千的诊费。为师看你这里,也不能坐吃山空,所以决定去一趟。”

  唐爱莲一听,师父出诊,居然还是为了自己。

  也是,这个义诊楼也实在太花钱了,目前只是用着天玉哥哥拿来的那些药,但算起来,已经用掉了一万块钱左右的药费,收回来的还不到一千块。

  没想到,师父出诊一趟,就能赚回一万,她倒也不反对:“恩,师父好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