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1章替身救命

  几天后,师父回来,将一万块钱给了唐爱莲:“病治好了,不过用掉了一颗还阳丹。”

  唐爱莲羡慕:“师父真厉害,一出手就赚了一万。”

  师父想了想,劝唐爱莲:“你这里义诊楼的药费,最好还是收回成本吧。”自上次重开义诊楼之后,义诊楼的影响越来越大。很多人知道这里只要是真正没钱看病的穷人,不仅免费看病,连药费也给免的时候,一传十十传百,几乎是蜂涌而来。

  尽管,义诊楼规定了每天只看百名病人,但来的人还是不肯走。往往不得不超出名额看病,而付出的药也越来越多。

  虽然,唐爱莲每天都感觉非常舒服(功德增长),自己的医术也感觉越来越高明,就连左蔓青和余问仙的能力也大大增强,比死坐在学校上课要强了很多。

  但再这样下去,再多的药也不够用啊,因为听到天玉说心想事成不是总有,她也不想总用那个法术。怕现在用完了,有一天真正需要的时候拿不出来。

  她已经买过一次药,花了一万多块钱,而且,购买一些器材,也花了三万多,师父也是看到义诊楼只出不进,才出诊的吧?

  “不如这样吧,为了让义诊楼可持续发展,我们暗地里接接受一些疑难杂症的出诊,这部分出诊我们收费。就象师父这次到s市出诊一样。”

  “也好!”唐爱莲说。

  于是,义诊楼增加一个项目:出诊,出诊的人员大部分时候都在由“师父”出诊。而且,出诊这种事,都是悄悄地在做。

  这天中午,一个年轻人闯进了义诊楼,一进来就急切地说:“医师,快,去救救我家老太太。”

  “师父”说:“你知道我们这里出诊的规矩吧?”

  那年轻人点头:“知道,义诊楼出诊,起步价一万。”

  师父交待白天玉:“天玉,你陪阿莲走一趟吧。”

  白天玉答应着,跟唐爱莲一起走。那年轻人想说,我请的是大师,“师父”看了他一眼:“我的徒弟自一岁起就跟着我学医,如今已经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年轻人无奈,只得请唐爱莲和白天玉上了车。

  车子开到了写了“顾宅”的一个大院子,直接开了进去,一直开到后院才下了车。唐爱莲甚至都来不及看看那院子里的布局,就被请进了主卧室。

  主卧室里已经有两个中年男女等在那里,一见唐爱莲两个,有些惊诧。年轻人连忙上前,说:“那位大师没空,派了他的徒弟来,不过,大师说,他的徒弟一岁起跟着他学医,已经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中年男女脸上明显失望,但还是将唐爱莲延请进去:“唐医师请。”

  唐爱莲走进屋里,里面一股浓重的药味,直獯得人欲呕,一张拨步床上,一个老头发全白的老太婆躺在床上,脸色灰败,眉间已见死气。

  唐爱莲只看了一眼,就吩咐:“打开窗户。”

  那中年女人连忙说:“婆母久病,不能见风。”

  唐爱莲摇头:“这个空气,哪怕好人都会生病,何况病人?”

  中年女人这才打开窗户。

  唐爱莲上前,拿住了老人的腕脉,果然,脉搏几乎不见。

  唐爱莲诊了右边,又诊了左边,然后将老人的手放下,给中年女人丢了个眼色。几人都走了出去。

  到了客厅,奉了茶,中年男人迫不及待地问:“那个——”

  “请问您是?

  “我姓顾,床上病人是家母。”

  “噢,顾先生,顾夫人。”唐爱莲伸手跟他们握了握。

  顾先生急不可待地问:“家母的病怎么样?”

  顾夫人也急切地问:“可还有救?”

  不是她不懂说话,实在是因为看过了太多医生,都让准备后事,还是有位医生告诉了他们,中医药大学南门不远处有个义诊楼,可以去那里请人来看看。

  “只是,他们的诊费本市内起步价就要一万,不过若治不好,他们分文不取。”

  “那个义诊楼,不是中医药大学的学生办的义诊所吗?只是方便学生理论联系实际学习罢了,医术能有多高明?”

  “那里实习的学生自然一般,但那里有个老医师,医术非常高超。若能请得他来,说不定老太太还有救。”

  于是,他们在打听之后,马上派儿子去请人,没想到老医师没请来,却请了个姑娘来。

  “顾老夫人已经昏睡半个月以上了吧?”

  顾夫人连忙点头:“是啊,已经昏了十六天了。医院——”

  “病人一开始仅是昏睡状态,意识严重不清晰,对外界刺激无任何主动反应,仅在疼痛刺激时才有防御反应。有时会发出含混不清的、无目的的喊叫,无任何思维内容,整天闭目似睡眠状,反射无任何变化,咳嗽、吞咽、喷嚏、角膜等反射均存在。

  但昏睡十天后,就转入昏迷,意识严重不清晰,对外界刺激无反应,疼痛刺激也不能引起防御反应。无思维内容,不喊叫,吞咽和咳嗽反射迟钝,腱反射减弱,往往出现病理反射。十五天后,转入最严重的意识障碍,一切反射包括腱反射和脑干反射均消失。肌张力低下,连病理反射也消失,而且,连葡萄糖也难以输进。

  到了这个程度,所有来检查的医生应该是告诉你们准备后事,我说的可对?”

  顾夫人点头,这个姑娘看来真有点本事:“唐医生,我婆母可还能治?”

  唐爱莲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客厅里的顾家三人都是心中一沉,顿时面若死灰。

  谁知,唐爱莲却又说道:“如果在第一个时期,我来治疗,一剂药即可,第二个时期,也还容易,加上钟灸和药物就行。可这第三个时期——”

  顾先生连忙说:“唐医师若能治好家母,原以百两黄金奉上。”他看了儿子一眼,儿子连忙进入内间,不多时,提着一只箱子到来,一打开,里面是十只金锭,每只十两。

  现在的黄金银行价大约二十块钱一克,但实际上,在黑市要卖到三十多块钱一克,也就是说,这百两黄金也就价值十到十五万元

  唐爱莲沉吟一下:“顾先生和顾夫人对老人的孝心可嘉,可我也只有五成把握。”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