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2章流言

  顾先生一听唐爱莲说有五成把握,顿时大喜:之前在医院的时候,就已经让他们将老人带回家中等着办后事,后来请来的医生,也没哪个敢说有一成把握。

  可这个女孩,居然敢说有五成把握!

  “请唐医生尽力救治,哪怕——也绝对不怪你!”

  唐爱莲要的就是这句话!

  如果是在记忆封印之前,这样的病人,唐爱莲根本就是百分之百能治好,但她记忆被封,因此不敢保证。

  “这样吧,我尽全力一试,能治好,什么都好说,治不好,我分文不取。不过,我有个条件。”

  “请说。”

  “第一,我要一只气血旺盛的活公鸡;第二,我治病的时候,除了我师兄在旁边协助,旁边不得有任何人打挠。第三,我来治病的事,不得传出去。”

  顾夫人还有点犹豫,顾先生已经答应了:“行!”

  再次进入老人的房间,唐爱莲先将刚才打开的门窗都关上了,然后让白天玉守在门口,自己便开始给老太太施针。

  之前师父给她传混沌诀的时候,还顺带传了巫医的治疗术。

  这个老人的病,属于邪祟入脑,因此,采用一般治疗方法很难治好。

  而且,生命力已经耗尽,如果仅仅用中医术已经很难救活,因此,她想到了师父传的巫医术——替身法。

  替身法,即将病人的病气抽出,寄到替身之上。

  但因为老人体内正气无几,如果她直接上手就抽出邪气,仅剩的一点正气也会被抽出,说不定,她这里刚出手,老人仅剩的最后一点生命力也就消失。

  因此,她必须先给病人增加正气。她用的是九转混沌针给病人施针,给病人度气。

  不一会,病人身上,已经插满了金针。然后才开始给病人度气。

  “师父”之所将这套针法传给她,是因为,她的合体灵力虽然被封,但她重新修炼之后,修炼出来的灵力却还可以用。再次修炼混沌诀,唐爱莲的功力增长很快,修炼一个月,已经是炼气五层。

  这也是别人无法救老人,而唐爱莲能救的原因。

  甚至,就连“师父”来,也不好救,因为,“师父”不过是一尊木傀儡幻化,根本没有灵力。

  灵力度入,老人的脸色变得好了很多,生命力也慢慢增强,可以抽取邪气了。

  客厅里,顾先生和顾夫人,以及小顾都非常紧张地坐在那里。

  “爸,妈,你们觉得,这个小唐医生真的能治好奶奶吗?”小顾担心地问。

  “应该能吧?”顾先生也没底。

  顾夫人长叹一口气:“我真有点害怕。”

  “有什么好害怕的,反正也没有医生肯出手了。”顾先生说。

  是啊,都没有医生肯出手治疗了,就算最坏的结果,也就是别的医生所说的那个结果了。

  “我就是觉得奇怪,她为什么会要一只活公鸡。”小顾说:“她不会是,搞封建迷信吧?”

  顾先生和顾夫人面面相觑,但只一下,顾先生又说:“只要能治好你奶奶的病,管她用什么方式!”

  顾夫人一想也是,只要能治病,管她用什么方式呢?就算是封建迷信,能治好人,就不算封建迷信了。

  “我倒是听说,一些民间奇人,用来治病的方式是有些跟医院不同,但往往有奇效!说不定,咱妈真的有救。”

  想了想,顾先生又说:“今天这个唐医生治病要用活公鸡的事,不得传出去!”

  “是!”

  “肯定的。”

  三人紧张地等了有两个小时,才听到门栓响了一声,紧接,门被打开了,白天玉扶着疲惫的唐爱莲走了出来。

  顾夫人猛然站起,扑上去抓唐爱莲的手:“唐医生,我妈怎么样?”

  白天玉伸手掉住:“急什么,没看到我师妹累得话都说不出来了吗?”

  顾先生却是冲进了卧室,只见床上的老太太虽然还在昏睡,但脸色却好了很多,呼吸也很平稳了,不象原来只是若有若无。

  很显然,老太太被救活了!

  顾先生游目四顾,终于发现地上的有一只鸡,正是唐爱莲要的那只气息很足的活公鸡,只是,此时那只公鸡已经变得焉焉的,没精打彩。

  更关键是,原来红红的鸡冠,现在变成了黑红色!

  不知道“师父”是怎么联系的,他出诊的次数慢慢多了起来,师父出诊的地方全国各地都有,每次出诊的诊金少则上万,多则上十万。

  这些钱,全部都由唐爱莲收了,用于义诊楼的日常开支。偶尔,也有由唐爱莲出诊的,当然,唐爱莲只在本市出诊。

  只是,虽然出诊的时候不多,但慢慢的,义诊楼里的“神医”之名越来越响,唐爱莲的名声在h市甚至盖过了她的“师父”。

  因为,她的“师父”还有不能治的病,而唐爱莲只要出手,几乎就没有治不好的病。

  当然,因为她每次都要求保密,因此,众人只知道义诊楼有个神医,大家都当是那个仙风道骨的“师父”,却不知道,实际上,真正的神医是唐爱莲。

  这天,唐爱莲从图书馆走出来,准备回义诊楼。

  她这段时间看了很多书,将古代医书都看了个遍,有些医书里面的一些内容初看不是很理解,比如黄帝内经。她去问过教授,但教授的回答似是而非,她干脆也不问了。

  但自从师父传功之后,她再去看时,感觉就容易懂了。因此,她几乎是所有医书都看。

  她在想,这中医学,是不是跟修炼内气是相通的呢?

  她一边走,一边想着问题,隐约听到有人说话,一些句子隐隐约约传进了耳鼓。

  “……怎么都没有一点不好意思呢?

  “要是我…..死了算了……”

  “水性扬花……”

  唐爱莲心想,谁又被传什么了?不知为何,她马上想到,这些人说的似乎跟自己有关。便干脆注意听着。

  她作出依然在沉思的样子,但却把精力集中在耳朵上。

  果然,跟平时一样,只要她把精力集中的耳朵,就能听到很远的声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