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3章追查到底

  “是真是假啊?”

  “谁知道,反正都这样传。”

  “她不象啊,都开义诊楼了,可见是个有良心的人,怎么可能做出那样的事?”

  “谁知道了,知人知面不知心。”

  “不是说,她办这个义诊楼,就是为了沽名钓誉的吗?”

  “我看也是,表面上不收钱,谁知道暗地里收了多少?”

  “你们说,她在火车上真的把一个老人赶下了火车?”

  “应该不会假吧?听说她先是要强占那个老人的位置,那个老人叫来乘务员,她不但不让出座位,还说老人是王票乘车,其实,是她抢了老人的车票。老人拿不出车票,结果被赶成了火车。”

  “不会吧,将人半途赶下火车?那老人怎么回家?”

  “你们不要乱传,火车上谁是谁非很难说,列车长既然认定是老人的错,肯定有他的道理。”

  “去,你不就是去她义诊楼里看过病吗?就替她说话?”

  “我不是替她说话,而是让你们想一想,不要乱传谣。”

  “我们才不会乱传呢,整个校园都传遍了,还用得着我们来传吗?”

  “就是,她做得,别人说不得?”

  “别的不说,我就说一点,听说她是个有对象的,可你们看,她跟她那个师兄,出双入对的,说没关系都没人信。”

  “听说,有人看到他们去开房呢。”

  “那白衣王子唐天玉不等于破坏军婚啊?”

  “什么军婚,她跟那个军人也还没结婚呢。她就算玩十个八个都谈不上破坏军婚。”

  “是啊,之前还骗人说她跟天玉是兄妹,原来只是师兄妹。这师兄跟师妹,不正好做亲吗?”

  ……

  唐爱莲听着这些人议论,胸间顿时气堵,出不得气。

  她深呼吸一口,突然出现在那正在议论的几个女生前面:“你们听谁说的?”

  几个正在传谣的女生忽然发现流言的正主就站在眼前,传谣的女生吓得尖叫一声,就要逃跑。唐爱莲一个箭步,抓住她:“说,听谁说的?”

  她心中想着:要是有个录音机就好了。

  下一刻,她的手中就出现了一个录音机,她惊喜地按下了录音键,不知为何,她拿到录音机,就是怎么知道做什么用。

  她提着录音机:“说吧,你听谁说的,说不出,你就是造谣者!”

  那女生想要挣脱,却怎么也挣不脱。被流言的正主抓到,她也算倒楣。

  其他两个女生见同伴被唐爱莲抓住,都不敢跑。

  唐爱莲看了他们一眼,特别是那个为她分辨的同学一眼:“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艾珍珍。”

  “艾珍珍,你很好,懂得明辨是非。你想不想在课余时间去义诊楼实习?”

  艾珍珍顿时大喜,连连点头:“我想,我想,我做梦都想。”

  “行,从明天开始你就可以去了。”

  这段时间,很多同学想去义诊楼实习,一来,因为义诊楼有个神医,不说别的,看着他治病就能学到不少东西。二来,义诊楼的实习生都供应晚饭。据说伙食很好;三来,在义诊楼能接触到很多病人,对经验积累非常有用。

  这个女生自然也非常想去,只是之前唐爱莲不再收人,无法进入。没想到,帮着唐爱莲一句话,就能进入义诊楼实习了。

  她喜出意外:“谢谢唐同学,我明天就去报到。”

  “好,你带着这个去吧。”唐爱莲将自己的信物给了她。

  待那女生走后,唐爱莲才转向剩下的两人:“想好了没有,是在哪听到的,听谁说的?如果说不出来,而我只听到你们在造我的谣言,所以,就请你们跟我走一趟公安吧。”

  两个女生哭了起来,其中一个穿着红格子裙的女生说:“我不是,我真的是听到别人说的。那个人是针灸专业的连更红。”

  唐爱莲又看向另一个女生,那个女生连忙说:“的确是连更红,我们一起听到她说的!”

  她们以为,他们已经说出了传谣的人,唐爱莲会将她们放开,谁知道,唐爱莲却下令:“走吧,去找连更红,如果她不承认,造瑶的人就还是你们两个,别怪我不提醒你们,我现在也算是知名医师,不说在全国,在全市都是有名的。你们造我的谣言,可是要坐牢的。”

  两个女生吓得直哭,但唐爱莲并不因为她们哭得伤心就放过她们。

  “走吧,去找连更红。你们得注意了,只有让对方承认了她对你们说过这些话,你们的嫌疑才能洗清,否则,我只亲耳听到了你们在散播有关我的谣言,我要告的人就只有你们!”

  两个女生心中暗叫倒楣,只能带着唐爱莲去找连更红。

  现在本应该是吃晚饭的时间,人们本就听了满耳朵的唐爱莲的谣言,此时又见唐爱莲一手抓着一个女生走,都有些奇怪。这个唐爱莲这是怎么啦?

  正在此时,两个女生眼尖,发现了正走向食堂的连更红,连忙大叫:“连更红,你站住!”

  连更红见这两个女生,又见她们身边还跟着唐爱莲,心中格登一下:“你们这是怎么啦?”

  唐爱莲放开她们的手,两个传摇女生扑上去,抓住了连更好:“连更红,你快告诉她,关于校园里有关唐爱莲同学的流言是你告诉我的。”

  连更红脸色铁青,她想走,却被两个女生抓住,根本无法走。

  “说唐爱莲同学在火车上欺负老人,在校园里水性扬花,办义诊是沽名钓誉,暗地里骗取钱财等等,我们是听你说的,你可不能不承认。”

  唐爱莲心中暗暗祈祷:“说实话说实话。”

  那连更红原本想否认,不知为何,一开口就说了真话:“不错,是我说的。”

  两个女生长出了一口气,还好,连更红说了实话,她们不用被唐爱莲告造谣了。

  唐爱莲看着连更红:“连更红同学是吧,我只要你告诉我,你是听谁说的?如果你说不出,那就只能起诉你造谣了。”

  连更红原本想以听到别人说的这样的模糊话混过去,但唐爱莲的话却是让她没有了一点侥幸:“我是听中药学系的万正红说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