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5章开房

  要知道,这个时代,工人的工资才二十多块,干部的工资也才三四十块。一万块钱,那是一个干部一辈子才能赚到的工资!

  众人都羡慕着,难怪,这个唐爱莲那么有钱!

  唐爱莲说到这里,抬头一一扫向围着看热闹的众人:“所以,我是真的不缺钱。田素素,你说,不缺钱的我,为什么要去抢劫一个女人的一张十几块钱的车票?”

  田素素嫉妒得要命:“我怎么知道你为什么抢劫别人的车票?”

  唐爱莲严肃地:“田素素,我知道,你为什么要帮那个女人来对付我,因为,你当时并不知道那个女人是经常坐霸王车的人,你帮她说话,结果后来发现帮错了,但你为了你自己那点可怜的自尊,不肯认错。

  实际上,车站已经查清,那个女人就是个经常坐霸王车的人,她还经常跟她的外甥女乘务员联合,不但占了别人的座位,还害得别人被罚交双倍车费。

  还有,列车长将她押了起来,但并没有在中途赶她下车,只是她肯定会受到惩罚,连她的外甥女也同样会受到惩罚。

  一件已经经过调查,已经有了定论的事,你都能拿来中伤我,田素素,你是不是觉得,就因为在火车上我原谅了你,所以你就以为,无论你怎么编排我,我都不会拿你怎么样是不是?”

  “你——”田素素有点心慌,但她还是强作镇静:“你说得比唱的好听,不要告诉我,你办义诊不是为了钱。我听说,你偷偷出诊,而且每次出诊,最少都要收一万块钱。”

  众人一听到田素素这话,都是倒抽一口冷气:出诊费要一万?

  这个时期,一个医生,一个月的工资也就四十多块吧?出一诊,居然收一万?这已太悬乎了吧?

  唐爱莲心中一顿,她出诊赚钱的事泄露了?

  她淡淡一笑:“我有行医资格证书,出个诊有什么奇怪的?至于说我有没有出收费,收费多少,那是我跟病人的事,跟你无关。再说,你以为病人都是傻子,随便让我骗钱?

  你有本事,你也可以去出诊啊?你去收一下看看,能不能收到一万!别说一万,就算能收到一百,我也算你厉害!”

  上次有人来闹的时候,她师父突然拿出了她的行医资格证,她虽然觉得奇怪,但也将它归于自己记忆流失,并没有怀疑过证书是假。实际上,她的证书也是真的。

  众人听唐爱莲这样一说,顿时用怀疑的眼光看着田素素:出诊一次就要一万,谁相信?

  其实吧,田素素也不相信唐爱莲出诊能收一万块的出诊费。因此,并没有纠结这件事。

  “就算你没有收一万出诊费,但你办义诊就是为了沽名钓誉,这点没错吧?还有,你跟白衣王子唐天玉明明是师兄妹,却骗人说是兄妹!”

  众人一听这话,倒是觉得余问仙有点胡搅蛮缠了,人家师兄妹说是兄妹关你什么事?

  唐爱莲看着田素素那张原本长得不错,却因为嫉妒而扭曲的脸,不知为何居然有点心痛。

  她叹了一口气,说:“田素素,实话跟你说吧,我最开始,并不打算去开义诊,而是打算听从贺教授的建议去附属医院实习。

  但一来,进附属医院,肯定不能直接帮病人看病,而我需要理论联系实际,让自己的医术更上一层楼。

  第二点,我办义诊是最初的起因,还是因为何冰,何冰嫌弃左蔓青母子,将她们母子赶到了我们309着,把你换到了303室。

  你们都嫌弃左蔓青,可你们想过没有,如果能有别的办法,她会带着儿子来上学吗?可你们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将她赶出了303室。”

  “赶她出303室的人又不是我。”

  “可你是既得利益者。因为你嫌弃309室贴近水房,想要去303室。你若不是想要去303室,你为什么不拒绝交换?所以,别说什么不是你,你比提议让你们交换的人更可恨!

  左蔓青这种情况,最好在外面找个房子,但以她的实际情况,那不现实。想到我需要一个地方实践,于是,我就想到了开个义诊,既能解决我自己的问题,也顺带解决了左蔓玉的问题。”

  其实还有第三点,是因为高赞梅母子的遭遇,但她们的情况,她不好说出来,因此,她就只说了这两点。

  “所以——”唐爱莲看向田素素:“连我都不知道我开义诊楼是为了沽名钓誉,你是怎么知道的?

  还有,我的义诊楼规则挂在门口呢,看病不要钱,推拿,钟灸不要钱,只有吃药,收点成本费。店里所有的病人处理都有登记,我真佩服你的想象啊田素素,你是怎么想象成我暗地里赚钱的?”

  “还有,关于我跟唐天玉的事,唐天玉是我师兄不错,但师兄也是兄,我认他做哥哥有什么错?我们师兄妹关系好更进一步认成兄妹也正常吧?

  你为了抹黑我,居然还诬蔑我跟师兄开房!你知道,一个女人的清白有多重要吗?你怎么能信口开河?你跟我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就这么想要毁掉我?”

  田素素的眼睛发红:“义诊楼还没有开张的时候,我亲眼看到你跟你师兄两人从房里出来,分明就是刚刚在屋里鬼混过。

  你们就是出来之后,依然神态亲密,我这里有相片为证。你想赖都赖不掉!你自己做出那样的事,怪谁咯?”

  田素素说着,拿出了几张相片。相片上,唐爱莲跟白天玉并肩走着,边走边打手势边交谈。

  这相片一出,众人看向唐爱莲的眼光就变了。

  唐爱莲倒是没有想到,这个田素素居然照了她的相。

  她眼珠转了几下,笑了起来:“呵呵,我听说,一个人心里有屎,看什么都脏的,你心里太污了,所以看什么都是污的。

  在开办义诊楼之前,我跟师兄去找房子开义诊所,找了好几天,你看到我们从别人屋里出来有什么好奇怪的,怎么在你眼里,就是做坏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